一位墮胎倖存者得以存活的15個神蹟
 
2023年7月1日發表
 


1982年7月26日,勞倫出生了,重量只有2磅6盎司。(Courtesy of Lauren Eden)

【人民報消息】勞倫‧伊登(Lauren Eden)是3個孩子的母親,與丈夫戴維‧伊登(David Eden)和三個年幼的兒子生活在喬治亞州南部阿特蘭大市。作爲一名墮胎倖存者,勞倫知道,自己活下來是有使命的。

四十年前,勞倫的母親凱倫(Karen)懷上了勞倫時,年僅18歲,那時她還是一名學生。凱倫曾六次試圖墮胎。勞倫父親,當時還是大學高年級生的威廉‧斯托爾(William Stoll),開始虔誠地祈禱,祈求神及時干預,奇蹟一個接一個地發生了。

其中一次,墮胎程序已進行到完成宮頸擴張,但凱倫在最後一刻放棄了手術,不過這也造成勞倫在26周就早產出生,是神創造的一個個神蹟,讓凱倫的墮胎不能成行,保住了勞倫,使她得以出生,並健康地存活下來。

勞倫說:「我父親講述了神在拯救我脫離死亡過程中所行的15個神蹟。」

父親講述的故事讓勞倫感到生命的謙卑,她明白了當年是神創造了這一連串的奇蹟,改變了母親的想法,拯救了自己的生命。

自此,勞倫也找到了自己的職業和人生目標。她從喬治亞大學新聞廣播專業畢業,現在致力於驅散墮胎的謊言。


勞倫‧伊登於1982年出生,當時母親凱倫妊娠只有26周。(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勞倫回憶當年母親對她說出這一切時的情景,她告訴《大紀元時報》說:「我媽媽害怕我會覺得她是個『可怕的母親』,或者我會生她的氣。」「神已經幫我準備好了的我心,我立刻原諒了媽媽。並且瞬間了悟,神已爲我的生活做好了目標和計劃,他呼召我將他的神蹟分享出去,併爲未出生嬰兒發聲。」

「他不僅拯救了我的生命,還在精神上拯救了我的母親。他顯神蹟回應了父親的禱告,並向我母親表明,她對我生命的規劃不是神爲我安排的……他所創造的生命都不是偶然的。每個生命對神來說都是寶貴的。他是創造神蹟的神,他會回應祈禱。」

勞倫的父母——現年60歲凱倫‧斯托爾(Karen Stoll),和67歲退役達美航空工程師威廉‧斯托爾(William Stoll)也住在喬治亞州南部阿特蘭大市。

爲挽救其他孩子免遭墮胎,勞倫最近在喬治亞州議會分享了自己得以存活的故事。6月底,她將在全美生命權利大會上分享她的見證,並在青少年晚宴活動上做主講人之一。


勞倫和她的丈夫戴維以及他們的三個兒子。(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勞倫(右)與她的父母以及自己的兩個妹妹。(Courtesy of Eleanor Stenner Photography via Lauren Eden)

「我不知道我媽媽曾試圖墮胎」

回憶當年母親凱倫講出自己的故事那一刻,勞倫說:「我不知道我媽媽曾試圖墮胎。」

1982年,18歲的凱倫生下了勞倫。這位年輕的母親不得不輟學照顧需要「全天候護理」的早產兒勞倫。後來,勞倫的兩個妹妹先後降生,直到三姐妹都長大後,母親凱倫才回到大學完成自己的學業。

那是2004年的一天,凱倫正在複習功課準備考試,不自覺地「突然哭泣起來」。這是她與上帝相遇的時刻。她知道她不能再揹負那個包袱了,是時候告訴勞倫所有細節了。那年勞倫21歲。

勞倫說:「爲了鼓起勇氣告訴我,母親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調整自己。」

勞倫記得,2004年6月20日,自己正在整理行李準備去旅行,母親鼓起勇氣敲開自己臥室的門。勞倫說:「她臉上有一種我無法讀懂的表情,她看着我——那雙大大的綠色眼睛充滿淚水。」「我的媽媽說:『從未想過對你隱瞞什麼。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是早產兒,但你不知道的是在你出生前,我曾想過墮胎。』」

勞倫記得當時自己感到震驚。她說:「我完全不知道!」「我知道我的父母在大學時懷上了我,但我不知道我的媽媽曾試圖墮胎。」

勞倫的父母,凱倫和威廉的故事要從40多年前說起。

40多年前,凱倫和威廉在阿肯色大學相遇。當這對大學情侶得知懷孕時,最初,他們試圖避免談論懷孕的事情,幾周後,凱倫決定要做流產手術。威廉則不同意凱倫的決定,「堅定地認爲她做出了錯誤的選擇」。

隨後,凱倫和威廉開始接二連三地經歷神蹟。


勞倫‧伊登。(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失敗的墮胎嘗試

爲了終止妊娠,凱倫打電話給自己的母親要250美元。出乎意料的是,她媽媽陰差陽錯地寄給了她一張2.5美元的支票,這使得她延誤了預約。但是,這才只是神蹟的開始。

威廉無法說服凱倫。他只好開車送凱倫去朋友家,因爲凱倫計劃將和朋友一同前往預約的墮胎診所。在去朋友家的路上,威廉禱告着希望有神蹟發生,第二個神蹟隨即發生,突然間濃密大霧籠罩了道路。

勞倫說:「霧氣非常濃密以至於他們不得不掉頭回去。」「後來當母親終於和朋友在一起,她們驅車前往第一個預約的墮胎診所時,我爸爸禱告希望這間診所關門,第三個神蹟發生了,她們發現預約的診所搬到小鎮另一邊,她錯過了預約。」

接下來下一個神蹟發生在凱倫前往另一個預約診所時。這次威廉禱告:「希望胎兒太大不能進行手術。」當診所的工作人員爲凱倫做超聲檢查時,出現了令人驚訝的結果,凱倫的胎兒測量值剛剛超過13周多一點。而該診所只流產12周內的胎兒。

隨後,凱倫又預約了一個接受15周內胎兒墮胎的診所。「當我媽媽到達(這個診所)時,她發現自己處於同樣的熟悉的超聲波檢查室。這次我的頭圍測量值爲15.3周——但實際上距上次超聲波檢查僅兩天!」勞倫說。

這讓還是少女的凱倫頗爲焦慮,但她還是堅持自己的想法。隨後她約到了一個第二天早上的預約,是在德克薩斯州達拉斯市一家診所,那裏可以做妊娠21周之內墮胎。勞倫說:這次「我爸爸禱告希望儀器失靈。於是我的頭圍突然從15周變成21周。又是一個神蹟發生!」

「這怎麼可能?我母親開始感到似乎有比她強大的力量在阻止她進行她計劃。」


(Courtesy of Lauren Eden)

達拉斯診所的工作人員隨後將凱倫送去市另一側的姐妹診所。他們又做了一次超聲波檢查。顯示凱倫已屬於中期妊娠,需接受爲期兩天的D&E流產手術。

勞倫說:「墮胎醫生在我母親的宮頸插入了一種稱爲海藻凝膠(laminaria)的物質,他們告訴母親這會使她的宮口在第二天早上完全擴張。」

那晚,凱倫發現自己很害怕、身體呈現分娩狀態,非常疼痛。出乎意料地,她接到威廉打來的電話,詢問是否可以爲她禱告。勞倫說:「當父親的禱告結束時,神觸動了我媽媽的內心,她告訴我父親說,如果他開車去達拉斯,她會有90%的把握做出不流產的決定。」

對於威廉來說,這是與時間賽跑。

他凌晨4點離開阿肯色州北小石城的家前往達拉斯。當他抵達診所時,看不到凱倫的蹤影。威廉擔心自己遲到了,他惶恐地在走廊裏來回踱步。就在這時,電梯門突然打開,凱倫站在那裏。她睡過頭了。

威廉衝上去抱住凱倫,並告訴診所工作人員她不進行手術了。墮胎醫生告訴他們,「她的宮口已經完全擴張,身體已準備好分娩。」

第二天,在返回北小石城途中,他們談論他們所經歷過的這一切。

勞倫說:「神再次觸動了我母親的心。她開始問:『現在怎麼辦?』旅途中,我的母親回憶她在每個診所經歷的障礙。我父親微笑着。他知道是神一直阻止她墮胎。無論去哪個診所,他都禱告懇請神幫助——神一次又一次地施神蹟。」


勞倫小時候的照片。(Courtesy of Lauren Eden)

誕生

住在北小石城的一對年輕夫婦,比爾(Bill)和簡娜(Janna),是來自威廉家所去的教堂。在去達拉斯診所接凱倫之前的那個晚上,威廉與他們交談。這對熱心的夫婦借給威廉他們的信用卡,並要威廉把凱倫帶去他們那裏。簡娜爲凱倫禱告,並將教堂辦公室改成了凱倫的臥室。

簡娜是兩個年幼孩子的母親,她白天會照顧臥床休息的凱倫。晚上,她會和凱倫、威廉一起聊天,閱讀《聖經》並祈禱。勞倫說:「這是神的又一個神蹟——簡娜的母親懷簡娜時也曾想過墮胎——上帝用她生命(的故事)救了我的生命。」

當凱倫懷孕26周時的一個深夜裏,醒來發現自己正在分娩。「太早了!」勞倫說。

醫院醫生告訴他們最有可能出現的三種結果,但都不是好結果:只有5%的存活率;或者如果寶寶能存活下來,則大腦有95%的損傷風險;或者寶寶可能會死胎。當凱倫分娩時,威廉和簡娜一整夜都沒睡覺,祈求神的幫助。神再次顯神蹟。

1982年7月26日,勞倫出生了,體重只有2磅6盎司(約1.07公斤)。


勞倫‧伊登。(Courtesy of Eleanor Stenner Photography via Lauren Eden)

「神奇的是,我不僅活了下來,而且沒有腦損傷,儘管出生過早,但幾乎沒有早產併發症。」勞倫說,「我本來要被送去領養,並且應該不讓我的媽媽看到我。一位護士最終還是帶着我的母親去了新生兒重症監護室(NICU),當她看到我那未發育好的小身體時,她的淚水奪眶而出,她知道寶寶必須留下。這是又一個奇蹟!

「我在NICU度過了53天,終於出院了。(我的父母)以神作爲他們生活的中心,三個月後他們結婚了。我參加了他們的婚禮。」

勞倫說:「我父親講述神在拯救我免於死亡的過程中所顯示的15個奇蹟。我雖不能完全了解這些神蹟的每一個細節,通過我的故事,見證了神對我的愛。當我還在母腹的時候,是神創造了我。」勞倫稱這是又一個神蹟。


勞倫和戴維的兒子們:從左到右依次是迦勒(Caleb)、諾亞(Noah)和伊森(Ethan)。(Courtesy of Eleanor Stenner Photography via Lauren Eden)

胎兒的人性

信仰是勞倫的生活基石。她曾在教堂和朋友間分享自己的見證,她說,在擁有了自己的孩子之後,「這個故事更加觸動我」。

勞倫直到2019年才知道「流產倖存者(abortion survivor)」這一術語存在,那是她閱讀一篇新聞時,看到文章使用了『流產倖存者』這個說法,這個說法來自流產倖存者網站ASN(Abortion Survivors Networ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梅麗莎‧奧登(Melissa Ohden)。這個網站引起勞倫的興趣,她搜索更多關於ASN的信息,並得知梅麗莎想與世界上每一個流產倖存者會面,並幫助他們找到康復之路。隨後,勞倫給ASN發了電子郵件。

勞倫說:「(梅麗莎)表示我是流產倖存者。意識到自己不再孤單時的那種感受很難用言語表達!」

從那天起,勞倫見到了許多像她一樣的人,勞倫表示與來自美國和世界各地的流產倖存者相互聯繫是「一種幸運」。她說:「他們都歷經不同而神奇的經歷!」

三位都是墮胎倖存者,(從左至右)勞倫‧伊登、梅麗莎‧奧登和德拉娜‧布魯克斯。(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勞倫已經完成了ASN的治療課程和演講培訓,現在她利用她的新聞廣播經驗幫助其他倖存者敞開心扉,分享他們的故事。

「能夠分享我的故事並代表那些無法或尚未準備好分享自己故事的人,是一件非常令人感到欣慰的事情。同樣重要的是,人們應該意識到墮胎倖存者的存在。我們往往是反墮胎運動中被忽視的一個重要的聲音。」她說。


勞倫和其他墮胎倖存者參加ASN演講者活動。(Courtesy of Lauren Eden)

勞倫對於像自己媽媽一樣處境困難的懷孕的女性們「充滿了無比的同情」。她說,人們可以以許多方式參與幫助拯救胎兒的生命。

「有很多出色的組織和事工」,她說,「我們可以在懷孕資源中心幫忙提供服務。我們可以在教堂裏禱告,考慮在我們的教會開展支持有需要的婦女的事工。我們可以在墮胎診所外禱告,並與『40天爲生命(40 Days for Life)』等組織合作向女性提供資源。我們還可以參與支持那些,將爲州內懷孕女性提供幫助和資源的立法贊助者的候選人。我們有很多選擇。

「最重要的是參與進來,讓我們的聲音被聽到。」


勞倫和她的丈夫以及兒子們。(Courtesy of Eleanor Stenner Photography via Lauren Eden)

 
分享:
 
人氣:29,216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