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會不會打臺灣 看這個風向標就知道(圖)
 
2023年6月8日發表
 

章天亮在臺演講:以臺灣軟實力應對中共威脅。(圖/希望之聲)

【人民報消息】資深自媒體時評人章天亮教授,近期走訪臺灣。他在臺灣各地舉辦演講會,與民衆交流如何以臺灣的軟實力去應對國際局勢的挑戰。他認爲中共和習近平不敢打臺灣,因爲中共高官以及家屬們的財產全部藏在美國和其他民主國家,一打臺灣,民主國家就會凍結他們所有的海外資產,光是現金至少10萬億美元。就算習近平瘋了要打臺灣,那些高官也會拼命阻擋。只要看有沒有發生大規模洗錢,就可以知道中共是不是準備攻打臺灣。

以下是對他演講內容的整理。

今天想跟大家聊一下關於臺灣如何用軟實力去應對國際局勢的挑戰。

臺灣成了一個具有指標性的地方

臺灣現在面臨的最大威脅毫無疑問是中共,而且臺灣問題已經變成了解決國際問題的一個最重要的支點。

多年以前我曾經讀過大陸著名作家王力雄的一篇文章,叫《黃河邊上的木頭洞》。他說當年在八十年代的時候,他在黃河漂流、採風,試圖尋找黃河的源頭。他就聽黃河邊上的當地人講,在很久以前沒有公路的時候,從黃河上游伐的木頭,沒有公路運到黃河中下游地區,所以只能夠通過河水讓它順流漂下來。

我們知道黃河的落差,從它的發源地到貫入渤海,它整個走的這條路的海拔落差非常大,很多地方轉彎非常的急,水也非常的險。在這樣的情況下,木頭有的時候它就會被卡在岩石之間,一個木頭一旦被卡住,它實際上就擋住了後面那些木材的路,於是一些木頭就會堆積起來,有的時候會堆積如山,變成一個很大的木頭牆,連黃河的河水都可以截斷。

在這種情況下,一旦河水被堵住怎麼辦呢?就是上千根木頭互相之間交叉地堵在那兒。這個時候就需要在黃河上游找到一個老把式,這個老把式會仔細端詳木頭之間的結構,也可能會端詳幾天的時間,他會找到最關鍵的那根木頭,只要把那根木頭砍斷,整個木牆一下就會坍塌,然後水流通暢,木材就會順流而下飄到下游去。

王力雄講的這個故事,讓我也想到了中國的政局和國際的政局。

現在我們看到,在國際上就兩件大事:一件事情是俄烏戰爭,還有一件事情就是臺海危機。

俄烏戰爭這個事情其實很快就會過去,之後我覺得,整個國際就會聚焦在臺灣這個問題上。

臺灣問題的實質無關於領土,因爲中共出賣中國的領土實在是太多了。從中共奪取政權之後,中共放棄的那些領土、有爭議的領土,至少得有50個到100個臺灣之多,非常非常的多。所以對中共來說,放棄領土根本就不是一個問題。臺灣問題其實也無關於統、獨。

那麼臺灣問題的實質是什麼?

這個問題我覺得,我們臺灣人一定要自己明白,也要跟國際社會講清楚。

臺灣最大的問題,跟中共之間的關係,其實是自由和專制之爭,是自由和獨裁之爭。

這個定位我覺得只有我們有了這樣的一個清醒的認識和非常明晰的敘事,我們才能在國際上爭取支持自由的那些國家站在我們的一邊。因爲這不是簡簡單單的領土之爭,這是自由的勝利還是專制的勝利的問題。所以臺灣就成了一個具有指標性的地方。

當然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知道,中共它是非常仇恨自由的,它爲什麼要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過程中,對香港的那些市民那麼暴力的去打壓?甚至通過香港《國安法》去剝奪香港的自由?就是因爲任何一個地方,特別是中國人能夠看到,像香港這樣地方的自由,可能都會激發大陸人心中對自由的渴望。所以中共就一定要把香港的自由打掉。

其實對臺灣同樣如此。大家不用覺得,如果中共來了之後,臺灣只是換了一個政黨,我們的生活不會變化,就像鄧小平當年說的「馬照跑,舞照跳」。但其實根本就不是。

如果這是自由和專制之爭,中共奪取臺灣之後,第一件事情它要幹掉的就是臺灣的自由。

其實臺灣對於中共的威脅比香港要大得多。香港它只是一個法治社會,在九七「迴歸」之前是沒有民主選舉的,而臺灣人民有自己的民主選舉。這一點對中共來說是絕對不能夠容忍的。尤其是臺灣和中國大陸有著相同的或者說相似的文化歷史的淵源,還有著相同的這種大陸架文化圈形成的這樣一個社會狀態。

那麼這些東西中國人看到會想到,如果臺灣人可以搞自由,臺灣人可以有選舉、有民主,爲什麼我們大陸不可以?所以臺灣的選舉就成了中共心中的一根刺。

中共對臺灣民主的痛恨,大家知道臺灣第一次搞普選的時候,那是1996年的臺海危機,像我這個年齡往上的人印象非常深刻,恨不得臺灣只要一選舉,中共馬上就要打過來,就是因爲它對於自由的這種仇恨,這種恐懼。

所以中共現在只不過是沒有實力而已,如果有實力,它一定會把全世界都變成跟它一樣的制度。

一個指標可看出中共會不會打臺灣

所以對於臺灣,中共是一定要想方設法把它摧毀掉。那麼這裏面就有兩個途徑,一個途徑是暴力的方式,一種途徑是非暴力的方式。

很多人都擔心中共可能會武裝入侵臺灣。我記得2021年9、10月份的時候,我到加州去參加一個活動,當時《希望之聲》的主持人高潔到機場去接我,她說,當時灣區很多華人社團都在紛紛傳言,習近平爲了在2022年能夠連任,他會很快開始打臺灣。

我心裏篤定他不會打,然後我就跟高潔講了一個問題,我說:其實你要看中共會不會打臺灣,只要看一個指標就行了,那就是中共在海外藏的那些錢,有沒有大規模出逃。因爲我相信,中共一旦開始打臺灣,國際社會一定會猛烈制裁中共的那些高官和他們的親屬,而他們和他們的親屬在海外藏的錢非常之多。

多到什麼程度?在2020年7月20號我曾經做過一期節目,談到了一個機構,叫做「國際金融廉政」這麼一個非營利組織。在2012年,著名的《經濟學人》雜誌上談到,中共在外貿的過程中如何通過貿易來洗錢,洗了多少錢到海外。他們採用的方法就是,統計各個國家所公佈的從中國進口的錢和中共公佈的對這個國家出口的錢。

按說中共出口了1000億美元,那這個國家應該錄得進口1000億,中共錄得出口1000億,這個賬應該是能對得上的。但是他們發現對不上,具體採用的方法就不解釋了。他們通過這樣的方式去計算發現:中共從加入世貿到2011年,就這麼十幾年的時間,中共往海外洗出了36000億美元。我們沒有理由相信到了2012年之後,中共突然改弦更張學好了,之後就不那麼洗錢了。

所以當時我就按照中共洗錢的這個比例,和中共每年外貿進出口總額這個錢做了一個計算,發現:累積到2020年,中共已經往海外洗了10萬億美元。

這只是他們發現的一個途徑,還有很多別的途徑,像在海外投資等等,很多。

那麼這些錢到哪去了?中國改革開放40年,其實大多數老百姓並沒有享受到紅利,即使享受到紅利,也只是紙面上的紅利而已,他的房子表面上比如說從10萬塊錢漲到了200萬,但這個錢他沒有辦法變現。當經濟不好的時候,這個房子可能會跌回到10萬。所以對大多數來說,老百姓真正能夠享受到的財富,只是紙面的財富。

當然中共喫肉,可能有一部分中產階級也是喝到一些湯的,但是總的來講,大部分利益都被中共侵佔走了。

過去中共30多年、40年經濟飛速的發展,大量的錢其實都被貪官洗到了海外。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戰爭爆發會有一個什麼結果?就像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一樣,當時林鄭月娥被制裁,誰要被美國製裁,這個人真的就慘了,沒有任何一個銀行會給她開賬戶,沒有任何一個信用卡公司會讓她用信用卡,這個人就只能使用現金。所以當時林鄭月娥就講,我現在只能使用現金,家裏的現金都堆起來了,但是花不出去。她也存不了銀行,沒有人跟她去做這個交易。

那麼如果中共真的要打臺灣,美國一定會動用他的全球金融霸主的地位,把這些中共官員們的財產凍結起來,這些官員一定非常害怕。

特別是俄烏戰爭之後,我們看到很多俄羅斯的寡頭和他們家屬的財產就是被這樣凍結了。

所以我說,如果中共打臺灣之前,他們肯定也得把錢從海外的這些銀行全部搬走。這個事情如果沒發生,中共是不會打臺灣的,至少不會很快打臺灣。這就是觀察中共是否會打臺灣的一個重要的指標。

美國國會議員提出554號法案 對保護臺灣很關鍵

說到這兒,我想跟大家說一件事情,大家知道美國去年中期選舉之後,共和黨當了衆議院多數黨,現在的美國衆議院議長、美國政壇中的第三號人物凱文·麥卡錫立刻成立了一個專門對抗中共(不是對付中國人)的委員會。這個委員會成立之後,很多的共和黨議員提出了一批法案。

大家知道,美國是一個法治社會,要做任何事情都有一個法律的依據,就有一批法案出來。

其中我覺得對於臺灣來說最重要的法案是第554號法案,它是今年2月28號提出來的。法案的內容是,如果中共要去進攻臺灣,或者美國發現這樣的跡象,必須馬上通知國會,同時美國政府在90天之內,讓美國財政部制裁所有中共中央委員以上官員。

中央委員是個什麼概念?大家知道,習近平是國家主席、政治局常委、黨的總書記,他的最高權力機構是政治局常委,一共七個人。政治局常委下面是18個人,加在一塊一共25個人,都屬於政治局委員。這25個人下面還有200多個人,叫做中央委員。名義上中共最高的權力機構是中共中央委員會,就是這200多個人組成的一個核心機構,所有的中央委員,或者是省長、省委書記,或者是大到部委的部長,或者是什麼委員會的一把手,也就是說,他們是中國最有權力、最核心的精英階層。

那麼第554號法案說,如果發生中共要打臺灣這樣的事,美國的財政部把所有中央委員,就是這200多人,和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本人、他們的配偶、他們的兄弟姐妹,他們兄弟姐妹的配偶,他們的孫子、孫女以及配偶,按照中國古代的說法,就是「誅三族」,也就是這個範圍之內的這些人的財產全部要公開。

美國中情局會對這些人進行調查,去查詢他們財產的來源,他們在海外藏了多少錢,然後會公佈出來。也就是說,如果554號法案通過,就意味着中共如果打臺灣,就面臨著所有中央委員的財產全部失去的危險。即使習近平一個人想發瘋,那些中央委員也會跟習近平拚命的,等於是你不能把我們的錢全給毀掉了。

所以我覺得這個554號法案對於保護臺灣的安全來說是非常非常關鍵的。

但大家知道,美國的法案它是有這樣的一個過程,首先是有人提案,第二步是尋找人聯署,最好是兩黨都有人聯署,第三步會放到委員會去表決。因爲不可能任何一個法案都是435個議員同時開會,所以他有很多的委員會,什麼外交委員會、法律委員會、撥款委員會等,會交給相應的委員會來投票。委員會投票通過以後,再把這個法案放在floor上,435個議員一塊來表決。

現在這個554號法案到了哪一步呢?現在僅僅是在找人聯署的階段。如果最終真的能夠放到floor上表決,我覺得一定會通過,因爲現在整個美國參衆兩院,共和、民主兩黨,雖然在政治議題上幾乎是你說什麼我都反對,沒有一件事情他們是共同同意的,但是遏制中共、保護臺灣是他們的共識。所以一旦放到floor上,沒有理由不通過。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得把它推成一個美國國會的優先事項,我們一定要把它推到最高的級別上,讓它迅速通過。一旦通過,對臺灣是一個非常大的保護。

有人說,那是美國的法案,我們臺灣人能做什麼?

如果你有親人在美國,或者有朋友在美國,告訴他有這麼一個554號法案,讓他給他所在選區的國會議員打電話或者寫信,請他們聯署。越多的人聯署,這個法案就越會往前推,會推得越快。

所以跟大家報告一下這樣的事情。這個法案一旦通過了,會對臺灣是一個極大的保護。

習近平會不會打臺灣?

我一直認爲習近平是不會打臺灣的。這裏邊有幾個理由,剛才我們說到也是一個理由了,就是現在各國對臺灣的支持。

除此以外,習近平還有很多的理由他是無法發動這場戰爭的。

第一,在科技方面,如果習近平打臺灣,他會面臨着高科技的禁運。就不用說高科技,現在其實美國已經對中共進行高科技的禁運了,如果習近平打臺灣,所有的芯片,相關的技術都會對中共斷供。

現在只是斷供14納米以下的芯片製程,大家知道,那個數越小集成度越高。而中共現在其實高度依賴科技,就是中共現在是靠大數據、人臉識別,對社會的情況進行分析等等,它實際上是靠這些東西來監控社會,來完成共產黨對社會的控制。如果它沒有了這些科技,整個社會的情況對共產黨來說是兩眼一抹黑。所以中共是非常害怕高科技斷供的,只要美國一使勁,中共的很多企業可能一下就死掉了。

大家可能記得,2018年,中興通訊違反了美國的禁令,美國商務部一紙禁令禁止向中興提供芯片,中興在當時跟華爲是幾乎並列的這麼一個通信公司,在半個月之後就陷入完全休克狀態,公司就快不存在了。

後來還是習近平打電話給川普求情,願意付出五億美元罰款的代價,包括美國派人到中興一直監視它遵循美國的法案,最後川普下令商務部解除了禁令,讓中興又活過來。

也就是說,美國如果想下決心在高科技領域讓一箇中國的公司死掉,那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就是一紙禁令的事情。

所以對中共來說,如果打臺灣,就面臨著這樣的一個結局,所有的科技公司可能一夜之間全死了,這是中共不可承受之痛,也是它不能夠打臺灣的原因。

第二,中共的經濟其實是高度依賴貿易的。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時代,我們知道產業鏈是全球佈局的,同樣一個iPhone的生產,它可能有200多道工序,它可能跨越了幾十個國家,產業鏈就這麼長。任何一個國家如果不向你提供關鍵部件,你這個產品都沒法做。

所以如果中共打臺灣,面臨著幾乎所有的稍微複雜一點點的產業鏈中斷,這些產業鏈只要在幾個國家佈局,這些國家不向你提供這些技術或是半成品,你就完蛋了,馬上通脹就起來,很多的問題就會出現。

所以因經濟原因,中共其實也不敢打臺灣,真打就完蛋了。

第三,中國能源問題,中共如果打臺灣,如果不能速戰速決,中共可能都撐不過一個月的時間。中共70%的原油靠進口,如果要打臺灣,中國戰略儲備的原油可能都不到兩個月,加上戰爭機器的開動,可能一個月就消耗光了,連能源都沒有,飛機都飛不起來,它還怎麼打臺灣。

第四,習近平如果要打臺灣,必須得把自己手中的軍事指揮權交出去,你讓誰領兵,就得把權力交給他。就像烏克蘭的總司令扎盧日內,澤連斯基在外面活動,搞外交,要援助,真正指揮部隊的是扎盧日內。你得把軍隊指揮權交給他,給他武器。

而對於習近平來說,等於是要他交槍,他得把這個槍交出去。而習近平如果把槍交出去,他就會想,你萬一掉轉槍口怎麼辦?對於獨裁者來說,他身邊沒有他自己可以信任的人,就算我能夠信任你,那你的屬下會不會背叛你?我還不知道。特別是如果戰爭陷入膠着的時候,你萬一掉轉槍口怎麼辦?所以習近平會很擔心這樣的事情。

第五,全世界現在幾乎都在支持臺灣。前兩天美軍印太地區總司令在紐約召開一個記者會,他說,國防部長奧斯汀給他兩個任務:第一個任務避免臺海戰爭的爆發;第二個任務如果臺海戰爭真的不可避免地爆發,一定要打贏。

這就是美國發出的最爲明確和強硬的信號。只要中共打臺灣,美國一定下場,不光是下場而且一定要打贏。

這個對於美國來說其實是沒有選擇的。過去美國只是不把這個事情說破而已,現在美國看得很清楚,如果中共真的武裝佔領臺灣,整個二戰以後的國際秩序全都亂了。如果一個警察不能夠幹掉一個流氓,他叫什麼警察?從此之後,這警察你也就別當了,國際警察你也就別當了,國際秩序就亂了。

沒有警察,如果是黑社會橫行的市場,大家也別做生意了,國際貿易就全都完了。而現在我們看到的全球的繁榮,我們現在爲什麼一個產品生產出來之後,生產幾百萬、幾千萬件,銷到全球各個地方?就是因爲全球化。爲什麼那個產品的成本可以做得那麼低?就是因爲規模。如果沒有了這些東西,全世界的經濟可能會回到八十年代,甚至可能比那個之前更慘。

對美國來說,他是絕不能夠允許經濟受到這麼大的重創。而保護臺灣也是沒有選擇的,只能夠打,要想打贏,美國只能下場,甚至必須要速勝。

所以種種事情疊加起來之後,我們都覺得,客觀上來說,習近平他很難打臺灣。主觀上來講,習近平當然也很難打。

習近平這個人,大家可能對他不夠了解,這個人的性格決定了,他看到比他窩囊的人,他就特別強硬,看到比他強硬的人,他自己就特別的窩囊,他就這麼一個人。

大陸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圍棋國手叫聶衛平,在當時習近平還任福建省省長的時候,聶衛平就寫過一本書。那時候習近平不是國家領導人,所以他也沒有什麼避諱,就講他小時候跟習近平與別人打架的事。他提到說,有一次他跟習近平和別人打架,習近平一看對方人多勢衆,轉身就跑,而且跑得非常快。這就是習近平性格的特點。

所以大家可能會看到,當習近平一旦意識到一個事情做不成的時候,他會立刻做一個180度的轉身。就像是從嚴格的「動態清零」到突然之間躺平式的放開,他一夜之間會翻過來;今天打馬雲,明天又把馬雲請回來⋯⋯ 類似於這樣的事情,在習近平手上幹了很多。

所以當習近平一旦發現他幹不過美國,一旦發現打臺灣美國一定會下場,習近平就絕對不敢。他哪怕有1%的可能性會輸,99%的可能性會贏,他也會考慮:如果我要是打輸,1%的可能一旦發生,我會丟掉我100%的權力;但如果不打,我就一定能保住我100%的權力。因爲美國並沒有想真的去推翻共產黨,他只是想遏制共產黨。

大家知道,軍事是一種極端的外交方面的形式,而外交是內政的延續,習近平一切都是爲他的政治權力服務,他絕不可能爲了1%的可能,去做100%失去權力的冒險。

所以我覺得,從習的個人性格上來講,他也不會打臺灣。

習近平會放棄打臺灣嗎?臺灣的軟實力都是什麼?

習近平會放棄「統一臺灣」嗎?當然不是。習近平可能會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滲透的方式去控制檯灣,甚至可能希望天上掉個陷餅,臺灣突然間出來一個人,願意跟中國大陸統一等等,他可能會有這樣的想法。

如果習近平對臺灣不是用武力,這就涉及到臺灣人什麼樣的防禦方式是最好的。這就要講到我提到的臺灣軟實力。

也就是說,我們一定要想清楚,臺海的危機是專制獨裁和自由民主之爭。當我們有這樣一個定位的時候,我們才能夠把我們在自由社會的盟友緊緊地團結起來。這是一個站隊,就是你站在自由一邊,還是站在獨裁者的一邊。

臺灣有着民主自由,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臺灣跟北韓一樣,美國還會保住臺灣嗎?中國跟北韓打起來,美國會去保護北韓嗎?美國爲什麼要保護臺灣?因爲臺灣是一個自由之地,是一個民主國家,所以對於自由和民主這方面,我覺得一定要強調這種趨勢。

其實臺灣的民主賦予了臺灣政府合法性,你問蔡英文爲什麼當總統?蔡英文會說,我是選出來的。

其實我有一個想法,當然不見得他們也會這麼想。如果我是蔡英文,我會說:你不是想兩岸統一嗎?這個事情可以談,但是你們得派出一個合法的你們國家的代表。什麼是「合法的國家代表」?就是經過民衆直接授權選出來的,你們只要能夠選出來一個合法的代表,我可以和他談統一的問題。

中共是絕對不敢做這樣的事情,你一下就把球踢到中共那兒去了。大家就會知道,臺灣不是不想談統一,是你中共沒資格!

中共如果辯解說,我們也是大家選出來的,但真正的民主得有言論自由啊,你沒有言論自由,我怎麼知道你的政綱是什麼,你們國家有沒有反對黨,你們國家如果提出反對共產黨會不會進監獄⋯⋯ 如果沒有這些自由,你的民主是假民主,我不能跟你談生意,你不能代表中國人民。一下子就把它將死了。

中共經常講什麼,我們沒有前提,什麼都可以談。那我們先談一談大陸的自由問題,我們談一談大陸民主化的問題,我們就談這些問題,我們先把這些問題談透了,我們才能往下談。

所以我覺得,第一點,我們一定要講清楚臺灣的軟實力,臺灣的制度就是臺灣最大的保護傘。你只有是一個自由國家,美國才會保護你。

第二點,臺灣在外交方面現在也具有非常大的優勢,一定要聯絡那些自由的國家,建立一個自由的國家的聯盟,通過這樣的方式來保護臺灣。在外交上,臺灣大有可爲。

第三點,臺灣一定要保持自己的經濟發展,不能夠讓臺灣的產業空心化,只有臺灣的人富裕、繁榮,老百姓才會珍惜他現在的生活狀態。如果臺灣是一個貧窮、動盪的地方,那麼他們可能會覺得,中國大陸經濟不錯,我們乾脆投奔共產黨就算了。

這就是哈耶克講的一個原理,當人們真正陷入經濟上困境的時候,人們可能會願意爲了面包而放棄自由,但是最後的結果是,他們既失去了面包,也失去了自由,也就是自由沒有了,面包也沒有得到。

所以我覺得,臺灣在經濟上一定要自立自強,臺灣在社會上一定要繁榮和穩定,這樣才能夠避免在島內出現滑向中共、投靠中共的論調。

第四點,臺灣還具備一個優勢,就是文化方面的優勢。這次來臺灣,感受到臺灣人的熱情、善良,也是看到了中華文化保存得最好的地方。

昨天我們承宋國成老師的幫助去看故宮博物院,看到很多中國當時夏商時期的青銅器文物。我當時想,它也就是在臺灣,如果在大陸,可能早就被共產黨毀掉了。

現在中國大陸的文化、文明已經被毀得不像樣子了,過去孔子有一句話叫「禮失求諸野」,在中國大陸沒有的東西,其實現在已經散落在海外了。在日本,在韓國,在臺灣我們還能夠看到過去中國傳統文化的影響和影子。

所以我覺得臺灣這個文化的保留,不光是保留了一個非常珍貴的人類的文化遺產,更爲重要的是,中國文化是一個特別了不起的文化,這個文化中它有很多可貴的精神,這些東西我們一定要把它保護好,有了這些東西,有了這個文化,才有了這種民族的認同;有了這種民族認同,這個社會才有凝聚力。

所以我覺得,臺灣其實是具備了這樣四個軟實力的優勢,一定要把它發揮好。

(摘自希望之聲)

 
分享:
 
人氣:24,182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