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極力討好馬斯克 拜登如何應對
 
唐靖遠
 
2023年6月3日發表
 
【人民報消息】根據實時航空信息,今天上午11點23分,馬斯克那架註冊號爲N628TS的私人飛機顯示已經離開上海虹橋機場,飛往美國奧斯汀貝格斯特羅姆機場。這意味着馬斯克結束了他對中國大陸2天的訪問,回到了美國。

這並不是馬斯克第一次訪華,但卻是他所有10次訪華經歷中最神祕、最與衆不同的一次,當然也是引發中國大陸狂熱關注他的溫度最高的一次。總之,對馬斯克這次訪華,可以用4個字來概括,就是「極不尋常」。

馬斯克兩天見三個部長 中共極盡示好

我們先簡要的梳理一下馬斯克在中國的受到的待遇。

首先,馬斯克這次中國行程從出發到結束都被全程保密,僅有極少信息通過官方渠道公開。除了特斯拉全球高級副總裁朱曉彤和特斯拉中國政府公共事務副總裁陶琳一直隨行外,馬斯克身邊被鏡頭拍到最多的面孔是他的保鏢——這種畫風跟他上次訪華時的個人行程和形象截然不同。

馬斯克在中國全程只停留了44小時,但幾乎是每一個小時都被充分利用。抵達北京當天,國務委員兼外長秦剛立馬就會見了馬斯克,並第一時間發佈了雙方關於中美關係討論內容的官方通告,也就是馬斯克那番「中美如連體嬰兒」「反對脫鉤斷鏈」的說辭,但馬斯克一方保持沉默沒有呼應外交部的說法。

結束與秦剛的會見後的第二天,在5月31號中午12點23分,「工信微報」發佈消息稱,工業和信息化部(工信部)部長金壯龍在京會見了馬斯克,雙方就新能源汽車和智能網聯汽車發展等交換了意見。同一天傍晚5點41分,「商務微新聞」又發佈消息稱,商務部部長王文濤會見了馬斯克。雙方就中美經貿合作、特斯拉在華髮展等議題進行了廣泛、深入的交流。

按照官方說法,王文濤當然是表示了一番中國如何充滿機遇,如何支持外資企業在華長期、穩定發展等官腔。然後說馬斯克贊同美中關係不是零和博弈,感謝中方對特斯拉上海工廠的支持和保障,中國發展如何有潛力,對中國市場如何充滿信心等等。

兩天內見了三個部長,這還不算完。今天,路透社發佈獨家新聞爆料,說一位知情人士稱,馬斯克在分別與工信部、商務部兩個部長的會面結束後,又祕密得到了中共國務院副總理丁薛祥的召見。這是丁薛祥政治生涯中首次與一位外國 CEO進行一對一會談,足以表明中共對與特斯拉關係的重視。

報導說目前還不清楚馬斯克在此期間是否也有和李強見面,因爲根據路透社3 月份報導,特斯拉原本是想尋求安排馬斯克與李強會面的。但不管馬斯克是否見到了老朋友李強,這次三個部級一個正國級官員排隊和他見面,已經足以說明,中共是刻意要給予馬斯克一個超規格的待遇的,甚至說極盡示好之能事都不算誇張。

非正式國宴的排場 中共極盡討好

如果說官方層面還儘量把握在「示好」這個層面,那麼在非官方的層面,那就可以說是極盡討好之能事了。

在與秦剛會面的當天晚上,馬斯克受邀與電動車電池巨頭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羣在北京頂級會所華府會見面,並在華府會的特色中餐廳——縵府宴共進晚餐。這家雕樑畫棟的餐廳的主理人是法國埃科菲廚皇名廚會中國分會終身名譽會長趙胤胤,菜品主理人是號稱爲國寶級江南菜大師的俞斌。

這頓晚宴可以說規格極高,隱隱然有非正式國宴的排場。有內部人士在社交平臺曝光了晚宴菜單,可以看到菜單封面上有兩匹馬圖案,別出心裁以漢字「一馬當先」與英文「Extraordinary」(非凡的)爲主題,分別對應馬斯克名字的中英文首字。

晚宴共16道菜,分爲前菜、海鮮、肉類、時蔬、主食等七大類,包括意大利黑醋松板肉、懷舊媽媽菜、馬家溝芹菜櫻花蝦等,「壓軸」主食則是炸醬面。

這頓馬斯克足足喫了3個小時的飯局,在第一時間就刷爆了中國的網絡,「馬斯克到北京第一天喫了啥」「馬斯克晚宴主食是炸醬面」「馬斯克與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羣會面」等話題輪番衝上熱搜。據大陸媒體不完全統計,截至5月31日晚,關於馬斯克的話題在不到2天時間內累計閱讀量超過了1.7億人次。

而且,據華府會知情人士向媒體透露,馬斯克來過之後,第二天就有顧客專程前來,點名要體驗「馬斯克同款」套餐。我想馬斯克在美國即便是最高光的時候恐怕也沒有享受過這樣的待遇。

相對而言,馬斯克在上海訪問的行程才更像是迴歸了他的本色。他視察了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廠,然後招待全體員工喫漢堡。今天凌晨,特斯拉駐中國公共事務負責人陶琳在微博上貼出了馬斯克現身上海特斯拉工廠與員工的大合影照片,並寫上「感謝所有的支持!收穫滿滿的一天!」。

與馬斯克佔盡風光的超國民待遇相比,今年3月蘋果公司總裁庫克在中國的訪問只能用寒酸來形容,而與馬斯克同期在中國訪問的摩根大通CEO戴蒙和星巴克的行政總裁拉西姆漢幾乎都沒人知道。

馬斯克擁有最多的頂尖資源

但有一點值得注意的是,儘管中共單方面表現出了極高的熱情,但馬斯克迄今爲止一直保持了沉默,沒有對這次非同尋常的訪問發表任何正式的說法。在推特非常活躍的他甚至連手機都沒帶,在兩天的行程中沒有發出哪怕一條推文。

這就帶來一個問題:爲什麼中共對馬斯克如此厚愛?它們究竟想要達到一個什麼樣的目的?

在微博上,一個廣爲熱傳的段子是這樣說的:馬斯克來了,芯片圈的消息是馬斯克用私人飛機帶了一臺EUV光刻機過來;電腦圈的消息是馬斯克帶了CHAT GPT5的大模型源代碼過來;製造圈的消息是馬斯克帶了兩個人形機器人配件和算法過來,而酒圈的消息是馬斯克離開時將帶走一噸白酒原漿。

這雖然是個段子,但卻從一個側面說出了某些關鍵的東西,就是:馬斯克本身擁有的最多頂尖資源,以及以馬斯克爲代表的一衆科技金融領域巨頭的資源,都是中共極其垂涎,做夢都想要得到的。而當前的中共,正在經濟斷崖下降,外資集體撤離,失業屢創新高的泥潭裏掙扎。

所以,這是中共超規格厚愛馬斯克在經濟和技術層面的意圖:它們想要將厚待馬斯克樹立成一個樣板,來表達一個核心信息:脫鉤斷鏈不得人心,世界先進產業界離不開中國市場,世界首富馬斯克都用實際行動給我們投下了信任票,你們還在猶豫什麼?

說到猶豫,美國媒體近期頻頻報導說,中共對國際諮詢公司的打擊、對美光公司的報復性制裁,以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不確定的投資前景等等,都使得大量外資公司不願向中國投入更多資金。英國商會上個月一項調查顯示,有70%的企業表示,他們對在中國進行長期投資的決定採取「觀望」態度。

中共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對這些觀望的公司猛推一把,讓他們把觀望變成行動。馬斯克就是中共選中的猛推一把的最佳人選。也就是說,中共要用馬斯克來證明,說中國經濟環境惡化不再是投資樂土的輿論都是謊言,而黨媽定調的「經濟復甦,穩中向好」才是真相。

除此之外,中共對馬斯克還有政治層面的意圖。美國圍堵中共,當前最主要的舉措就是關鍵產業鏈的「去共化」,今年的G7峯會可以說就是這種戰略的標誌性成果。也就是說,脫鉤斷鏈本身從一開始就不是一個單純的經濟問題,而是發源於政治問題。

盯上馬斯克 中共老套路「政經分離」

所以,中共現在盯上了馬斯克,目的就是想利用過去的一個老手段,所謂「政經分離」,將美歐政界和產業界分開對待,政府層面保持「兩手抓」的硬的那一手,保持意識形態的對抗基本面不變;同時對商業產業層面採用「兩手抓」中軟的那一手,用市場紅利與待遇腐蝕來誘惑各路只圖利潤不問是非的資本家們,在中共眼中,他們都是有用的白癡,不騙白不騙。

爲什麼我們看到中共在政治軍事層面一直保持對美國的強硬,拒絕防長對話,南海挑釁美軍,但王文濤卻主動到美國與商務部長雷蒙多會晤,又極力邀請馬斯克高調中國行充當「民間大使」?其實就是這種「政經分離」的套路。

當年鄧小平在六四屠殺後,面臨整個國際社會、尤其是西方各國集體封殺抵制,就是靠這手「政經分離」,將西方企業作爲習近平所說的那個「抓手」,利用中國市場作爲誘餌,一步步突破了西方的封鎖圈,最後成功騙得了搭上順風車甚至彎道超車的機會。

所以中共現在不過是故技重施,「政經分離」並不是真的要分離,而是借經濟商業合作作爲打破封鎖的突破口,最終達成政治目的。西方企業、尤其是各大巨頭都不從屬於政府,但又都對政府有巨大的影響力。對中共來說,搞定企業總裁比搞定政府高官要容易的太多了。

馬斯克沉默 中共在破圍堵 拜登如何應對

當然,不是所有的企業巨頭都服中共「超規格待遇」這包藥。馬斯克在訪華過程中全程保持沉默,除了中共官方轉述的那些場面話,並沒有立即登高一呼,我覺得他應該是有意識到中共的意圖與他自己的微妙處境的。

馬斯克在中國保持沉默,不帶手機不發推特,這種沉默本身就是一種態度。當然,馬斯克畢竟在中國有龐大產業,他這次去中國談了什麼誰都不知道,但大陸黨媒已經公開在放風,說馬斯克未來可能會有推出新款Model 3、籌建上海Megapack儲能超級工廠,以及將完全自動駕駛(FSD)引入中國大陸三大動作。

是不是真的,我們不妨拭目以待。作爲一個企業主,在商言商無可厚非,但馬斯克的特殊性在於,他手裏的星鏈、推特、先進火箭技術與自動駕駛技術等等,沒哪一樣不是中共朝思暮想的東西。在這個百年變局新冷戰成型的時期,任何想要兩頭通喫的想法都是危險的。

馬斯克不是沒被鐵拳砸過的人,也許他心裏門兒清,也許他沒覺得被砸的有多疼,不管如何,中共打破圍堵的這張牌已經打出來了,拜登和盟友們將如何應對,我們只能繼續往下看。
 
分享:
 
人氣:18,14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