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报告踢爆:COVID零号病人竟是石正丽得意门生(图)
 
2023年6月16日发表
 

胡犇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人员。(网页截图)

【人民报消息】美国一份最新的报告说,有重要的新证据表明,SARS-CoV-2病毒是从武汉病毒研究所(WIV)意外泄漏的,零号病人是武汉实验室的胡犇、朱燕和喻萍(Yu Ping,音译)。

6月14日,美国网络平台Substack上的自媒体Public和Racket发表报导称,经过多位美国政府官员的长期调查,第一批被SARS-CoV-2病毒感染的人,即“零号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胡犇(Ben Hu)、朱燕(Yan Zhu)和喻萍(Yu Ping,音译)。这些人都参与了这次大流行的制造、传播和掩盖。

报导说,在疫情爆发后三年多,世界各地的许多人已经放弃了查找SARS-CoV-2的起源。美国和其它国家的一些官员反复暗示,揭示疫情起源是不可能的。“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前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安东尼·福奇说。

然而现在,答案越来越触手可及。美国政府内部的消息来源说,最早感染SARS-CoV-2的三个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胡犇等三人。他们都是武汉实验室的成员。在2019年11月,他们就出现了类似的感染症状,当时他们正在对SARS-CoV-2进行研究。

报导写道,“因此,我们不仅知道武汉实验室科学家在2019年11月患上类似COVID-19的疾病,而且还知道他们正在与SARS-CoV-2的近亲合作,并通过插入功能获得独一无二的特征。”

报导说,关于这三名武汉病毒研究所科学家的身份,美国政府内部的消息源回答得非常确定。

“当一位消息人士被问及他们如何确定这三名武汉实验室科学家的身份时,我们被告知,这是100%确定的。”

关于胡犇

“胡犇基本上是下一个石正丽”,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的分子生物学家阿丽娜·陈(Alina Chan)说,“他是石正丽的得意门生。他一直在制造合成的SARS样病毒,并在人源化小鼠中进行测试。如果我要猜测谁会做这种冒险的病毒研究,并最有可能意外感染,那就是他。”


胡犇是石正丽的得意门生。

石正丽被称为“蝙蝠女”,她在武汉病毒研究所领导病毒研究。

报导说,胡犇和喻萍(Ping Yu,音译)研究了SARS-CoV-2所源自的类SARS病毒的新谱系,并在2019年与石正丽合写了一篇论文,描述了他们多年来研究的类SARS谱系。

世界卫生组织人类基因组编辑专家咨询委员会前成员杰米·梅茨尔(Jamie Metzl)从2020年初开始,就对胡犇提出过质疑,他说:“如果能够证明胡犇生病了,这会更早改变新冠疫情的游戏规则,那就是确凿的证据,胡犇,武汉实验室的首席研究员。”

其它新闻机构也在追踪这个消息。上周,伦敦《泰晤士报》引用一名匿名的美国国务院调查员的话说,“越来越清楚,武汉病毒研究所参与了新冠肺炎大流行的创造、传播和掩盖。”

阿丽娜·陈说,“病毒输出国会采取防御措施”,“但受到病毒侵害的国家不会隐瞒关键证据,这点大家都很清楚”。

阿丽娜·陈最后说,“我觉得自己是正确的,但我很沮丧。如果你知道这可能是一种实验室增强的病原体,那么你可以做很多不同的事情,整个大流行病本可以重塑。”

Public和Racket是首次揭示感染SARS-CoV-2病毒的三名人员姓名,并把这三人和武汉病毒实验室的关系也揭露出来的媒体。△

(新唐人)

 
分享:
 
人气:38,06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