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数据为何一直是党国最高机密
 
周晓辉
 
2023年6月14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据大纪元报导,在中共民政部6月9日公布的“2022年四季度民政统计数据”中,并没有按照惯例发布火化遗体相关数据。究其原因,有分析认为,应当是去年12月当局放开防疫后死亡人数巨大,中共怕造假穿帮而不敢公布,毕竟从这些数据可以反推出疫情相对真实的死亡数据、中国真实的人口数据。

世人要知晓的是,这绝非是中共首次掩盖真实死亡数据。实际上,从中共建政以来,中共就掩盖历次运动中被其害死的真实数据,从“土改”到“三反五反”“肃反”、,从“反右”到“三年大饥荒”,从文革到“六四”镇压学生,从迫害“法轮功”到“萨斯”再到中共病毒肆虐。中共为何要掩盖呢?

不妨先说说上述中共发起的运动和爆发的瘟疫中,知情者、研究者和解密档案曝出的被中共掩盖的真实数据。

三年瘟疫已死亡四亿人

导致中共如此恐惧的三年疫情死亡数字,民间感受与官方公布的数据有着巨大的差距。而在今年1月16日,大纪元网站在新闻头条报导了一则震惊中国和世界的消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大师说,三年多来中共一直在掩盖疫情,中国的疫情已经死了4亿人,这波疫情结束的时候中国会死5亿人。李大师还说,上次(2003年)萨斯出现的时候,中国死了2亿人。多年后,中共发现人口减少了,马上放开二胎制、三胎制。

无疑,这个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的死亡数据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想像,很多人都难以置信,而这正是因为中共一直拚命在掩盖真实数字,也是中共不敢公布真实数据的主因。

法轮功修炼者至少五千人被迫害致死

再看看自1999年7月以来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修炼者人数。对此,中共无任何官方数据。根据明慧网的最新消息,截至2023年6月,可以确认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高达4956人,其中男性2215人,占44.69%;女性2682人,占54.12%;未知性别的有59人,占1.19%。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

在中共迫害二十多年里,由于中共当局的刻意封锁,许多被非法抓捕以及抓捕后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被失踪,且数量巨大,可能达到上百万人。联想到中共强摘器官数量在迫害后剧增,以及被曝光的法轮功学员被强摘案例,无法不让人细思极恐:这个骇人听闻罪恶背后杀死了多少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异议人士、良心犯?

“六四”至少一万人被打死

让时光倒流到1989年6月4日。这一天,中共军队进入北京,屠杀“反腐败,要求民主”的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同样,中共没有公开官方数据。但根据1996年3月初召开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当前社会状况》研讨会上公布的一些内部档案材料,全国共有931死亡,22,000余人受伤。

不过,2013年俄罗斯解密的前苏联档案中称,“六四”大屠杀死伤3,000人。美国白宫的机密档案显示,“六四”死伤民众多达四万人,当中10,454人被杀。2017年,英国最新解密的文档显示,“六四”事件中,中国军方杀害了至少一万人。

文革死“天文数字”

在毛泽东1966年发动、1976年结束的文革中,不仅中华传统文化被彻底摧毁,而且戕害了无数中国人。美国汉学界权威、哈佛大学的费正清教授在专著《中国:新历史》里估计超过100万人被迫害致死。海外华裔学者丁抒教授则以史料分析推论的方法,得出文革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在200万左右的结论。

美国研究世界上大屠杀的权威、鲁密尔教授在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国》中则认为,文革中丧生者大约为773万人。

在1997年出版的由山东大学副教授董宝训与山东党史副主任丁龙嘉合著的《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错案》一书中,曾引用时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叶剑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会议闭幕式上的讲话:“中央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万人,受政治迫害人数超过1亿人,占全国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费了8,000亿人民币。”蹊跷的是,叶剑英的此次讲话并没有被中共中央文献收录,但却出现在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出版的《叶剑英选集》里,但具体数字消失。

而据《邓小平文选》记载,邓小平1980年8月在接受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说“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数字,永远都无法估算的数字”。是无法估算,还是中共刻意掩盖?想要找出一个接近的数字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

在1959年至1961年,中共“大跃进”人为制造的大饥荒中,究竟饿死了多少人?中共内部解密文件中透露:在1959年至1962年的档案解封后,合计全国饿死3,755.8万多人!而且,1959年人口增长率为负2.4%;1960年为负4.7%;1961年为负5.2%;1962年为负3.8%。需要注意的是,上述数字只是部分地区的统计数字!

2007年,海外学者丁抒先生在《阳谋》一书中,指出大跃进一共造成了3,500万人到4,000万人被饿死的严重后果。2009年底,著名水稻专家袁隆平在接受采访时,首度提到当年大饥荒时饿死了四五千万人。2010年,荷兰研究中国近现代史的学者冯客(Frank Kikotter)博士在其专著《毛制造的大饥荒:中国最大灾难的故事》中认为,有4,500万人死于大饥荒。显然,根据各方的研究,死于三年大饥荒的人数应该不低于4,000万。

“反右”逾二百万知识分子失踪

因恐惧匈牙利知识分子的反抗在中国出现,1957年,中共开展了“整风反右运动”。“整风”是共产党的整风,“反右”是给党内、党外人士确定“右派”身份,并进行打击。毛采取了“引蛇出洞”的方法,诱使党外人士给中共提意见。在天真的知识分子真诚地批评中共后,毛露出了魔鬼的真面目。

根据1958年5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布的数字,“反右运动”中被定性为右派分子的317.8万人;定性为右派集团22,071个;定性为反党集团4,127个。文革后,中共中央根据1978年55号档对右派进行“平反”,共摘掉右派帽子552,973人;予以“改正”552,877人;不予“改正”96人。错划率为99.998%。至1986年,全国约剩右派5,000余名。消息人士称,至90年代中期,全国只剩下不到1,000名“右派”,其中中央级“右派”只剩五人。

从资料中可以看出,317万“右派”中只有55万人摘掉右派帽子,其余的二百多万知识分子在哪里?显然,中共不敢言说的是他们已经不在人世了。

“肃反”七万多人被杀

中共建政后,为了肃清中共党政机关、革命团体、民主党派内部隐藏的所谓的“反革命分子”、“台湾特务”,于1955年至1957年发动了“肃清反革命运动”,简称“肃反”。

“肃反”结束后,中共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在工作报告中称:全国规模的内部“肃反”在1,800多万职员中开展,共查出10万余名“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其中混入党内的有5,000多名,县级以上领导干部260名,混入共青团的3,000多名。根据解密档案:全国有140多万知识分子和干部在这场运动中遭受打击,其中逮捕21.4万人,枪决2.2万人,非正常死亡5.3万人。

“三反五反”运动近千人自杀

“三反五反”运动是1951年至1952年间,毛泽东等中共高层开展的两场以“反腐败”、“反贪污”等为名义的政治运动,其目的就是清楚党内异己和消灭城乡民族资产阶级,抢夺他们的财产。“五反”主要在上海等经济发达城市进行。

据披露,民营企业家们或白天黑夜被叫去“交代问题”,或被带到私设公堂审问,强迫“交代罪行”。在腥风血雨中,企业家、业主、商贩被迫上交了他们的资产,其中也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轻生的,有吞毒药自杀的,也有跳楼自尽的,如大名鼎鼎的冠生园老板冼冠生。

靠着这种逼迫方法,在几年内,中共在全国全面取消了资产阶级和私有制,将商业收归中共所有。根据1996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四个部门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数据,在“三反五反”中,有32.31万人被逮捕,280余人自杀或失踪。另据学者杨奎松的研究,仅在上海一地,从1952年1月25日至4月1日的不完全统计,因运动而自杀者就达到了876人,平均每天的自杀人数几乎都在10人以上。

若想找到真实的死亡数据,查查中共的档案,并不难得出。

“镇反运动”逾七十万人被杀

中共建政初期,为了消灭所谓的对中共政权构成威胁的“土匪、特务,国民党残留分子、恶霸、反动会道门和党团分子”等,于1950年发起了“镇反运动”,毛甚至还下达了按比例的杀人指标。

按比例杀人的“镇反”,到底杀了多少人?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在1954年的一份报告中说:镇反运动中,全国共逮捕了262万人,其中杀了71.2万人,占全国人口的千分之1.31;判刑劳改129万人;管制120万人;教育释放38万人。

学者杨奎松则认为,“如果注意到1951年4月下旬毛泽东及时刹车并委婉批评一些地方太过强调多杀,以至有些地方明显地出现了瞒报的情况,故实际上全国范围实际的处决人数很可能要大大超过71.2万这个数字。”

至少二百万地主死于改造运动

中共建政后,在农村很快展开了所谓的“社会主义改造运动”,即进行土地改革,旨在消灭地主,夺取地主富农的财产,并建立中共对农民的控制。

运动中,有多少地主被害?199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美国历史学家费正清编撰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中称:中共掌权初期,镇压地主富农,一百万到二百万。

而根据旅美当代历史学者辛灏年的研究,在中共中央“将土改中的打击面规定在新解区农民总户数的百分之八、农民总人口百分之十”的指示精神下,中国大陆农村至少有三千万农民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即遭遇了形形色色的批判、斗争和非刑折磨,至少有二百万以上的地主遭遇了镇压并被剥夺了所有的财产,他们不仅失去了土地,而且许多是家破人亡。

另据有关专家保守估计,当年的土改杀死了200万“地主分子”。一位美国学者甚至估计有多达450万人在土改中死亡。

除了上述中共不敢言说的死亡数据外,还有朝鲜战争中共军人死亡人数,以及唐山大地震、汶川地震、郑州暴雨等诸多天灾人祸中遇难人数,也都同样被中共掩盖。

可以说,每一次的死亡数据都成为了党国的最高机密。这是因为一旦真实数据曝光,危及的必将是中共邪恶的政权。而世人要了解真实的死亡数据,了解更多中共的罪恶,一定要将中共的画皮扒开,并将中共彻底抛弃。△
 
分享:
 
人气:20,058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