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失去機會!拜登必須完成這張考卷(圖)
 
張目
 
2021年10月21日發表
 



2011年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訪華,由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接待,兩人首次見面後迅速建立「私人關係」。當胡錦濤副手的習近平10年前眼睛形狀還正常,不是三角形。



由於紐約市的最新共產政策,最近紐約市的超市被小偷肆意盜竊現象非常嚴重。圖爲大紀元記者在曼哈頓下東城一家地鐵旁的超市看到的現象。

【人民報消息】拜登得到了美國總統的職位,不是靠實力,這是個不爭的事實,但他現在畢竟坐在這個位子上,那麼他就等於被推進了考場,他就必須完成考卷。

今天先看看美國的部份墮落政策。

◎ 紐約州「精神錯亂」的政策

這裏提到的紐約州「精神錯亂」政策是什麼?無現金保釋法。

所謂「保釋法」,指的是紐約州去年實施了刑事司法改革,即從2020年1月1日起,取消了輕罪和非暴力重罪的現金保釋,警察對被指控輕罪和E級重罪的嫌犯,開具出庭通知,而不是拘押他們。絕大多數被指控但尚未裁定犯罪的嫌疑人,在出庭之前不會被拘押。紐約市從2020年迄今,出現了諸多犯罪分子「抓了就放」、「屢放屢犯」的惡性案件,跟非法移民入境美國的政策一樣。

根據《紐約郵報》上週消息,一個皇后區的小偷在今年就被捕46次,然而都在當天被釋放了。這個小偷自己供認,光Walgreens超市他就去偷了37次。

截止到9月12日,紐約市收到了2.6萬多個零售業被偷的投訴,而去年只有2萬件投訴。

警察局長謝伊(Dermot Shea)把這種犯罪直接歸罪於州府對犯罪的縱容。

「精神錯亂」,警察局長在推特上寫道,「沒有其它辦法來描述災難性的保釋法導致的犯罪後果。」

《華爾街日報》上個月報導,美國有組織盜竊犯罪金額高達450億美元,零售商店是罪犯的主要目標,他們把偷來的商品很多或直接在附近的街道上、或放到亞馬遜網上銷售。這不是法律制度保護的共產主義麼?!

一位顧客說:「現在一切都亂套了,很可怕!」

當然,紐約州並不是第一個制定如此墮落人性的政策。在這方面加州是領頭羊。

◎ 加州史上最令人驚呆的法案

加州2014年投票通過47號提案,將低於950美元的財產犯罪進行了重新分類,其中偷竊、入店行竊、收受贓物、僞造支票等均降爲輕罪。

自打加州47號法案出臺後,就開始世風日下…

這期間有個著名的案子,就是在47號法案實施前,有個偷車賊因未經車主同意開走他人汽車被判犯有重罪,但是後來實施了法案,那輛原本就不值950美元的二手車,讓這名偷車賊最終輕罪釋放。

即便輿論一片譁然,但是他就能大搖大擺的走出監獄……

該法案實施後,很多城市的街頭小偷小摸的偷竊案日益猖獗。這不僅令百姓、商家頭疼不已,警察在執法中面對此類犯罪行爲時,也幾乎是束手無策。

加州砸車猖狂到無法想象的地步。2018年12月聖誕節前一天,羅蘭崗99大華超市門口就出現過多起奔馳車被砸,車內物品全部被盜,旁邊的寶馬車玻璃也被砸碎,車內也有被翻過的痕跡。

據CBS2019年的報道,灣區三大城市,舊金山,聖何塞和奧克蘭,2018年發生的砸車盜竊案全部創下歷史記錄:舊金山:31,120 起;聖何塞:6,476 起(比2016年增長17%);奧克蘭:10,007 起(比2016年增長32%)。

但實際數字恐怕要大得多,因爲很多人習以爲常,車窗被砸根本不去報案了。

再者說報案也沒用,比如舊金山,破案率不到2%,而且即使抓住又能怎樣?

砸車是民衆頭疼的事情,但是不止這件事,47號法案涵蓋的多了去了。

加州一直不遺餘力通過立法形式保護各種犯罪行爲,除了庇護州以外,Prop 47等多項法案都有一個共同的目的:大罪輕判,小罪不判。

搶劫950美元以下從重罪變輕罪,基本上不抓,抓了也不判;持槍搶劫不再加重處罰;連續三次犯罪也不再重罰;爲吸毒創造各種便利條件,爲涉毒犯罪減刑;

更神奇的是,以監獄太滿爲理由,把大批罪犯提前釋放(關着他們太費錢,乾脆放到社會上去禍害民衆)。

◎ 美國重返沒有人權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2018年6月19日,川普政府宣佈美國退出人權理事會。

長腦子的人都知道,當中共政府開動國家機器有組織的活摘器官時,它竟然是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員,而且還輪值主席,這個人權理事會豈不是婊子的牌坊嗎?川普當總統時想對這個機構進行改革,但沒有一個國家有勇氣跟隨美國大膽改革人權理事會。

拜登在總統競選時宣稱,若當選將讓美國重返人權理事會,並表示他的政府將「努力確保該機構真正實現其價值觀」。現在他正一步一步的在兌現奧巴馬的老路。

拜登曾是奧巴馬的副總統,現在他當上了總統,他就得到了一次表現真實自己的機會,因爲他有了權力,他可以做他內心想做的事情。

這讓我想起了「鐵帽子王」曾慶紅,他曾在2002年十六大得到類似的機會。中共十六大之前,曾慶紅一直是給江澤民出壞點子的幕僚,從來沒有被安排政府職位。2002年11月江澤民必須交班給胡錦濤,所以把政治局候補委員曾慶紅直接送進政治局常委會,並給了國家副主席的職位。曾慶紅得到很大的權力,包括對香港的管轄權,對中央黨校的領導權。這個時候如何做,他可以自己作主了,也就是展現他真實的自我。

曾慶紅到了前臺,上躥下跳,折騰的更兇了。他用行動證實自己有權力與無實權都是一樣的壞,有實權更壞。七、八個月之後,考試結束了。十七大之前,曾慶紅絞盡腦汁想繼續連任政治局常委,卻無法如願。這就是盡人事聽天命。

我們希望拜登能通過考試。(文/張目)△

(人民報首發)

 
分享:
 
人氣:261,069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打賞。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人民報網站服務條款
 
反饋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