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常念這緊箍咒 江毫無還手之力(多圖)
 
姜青
 
2006-9-6
 

胡錦濤把我給涮了!
【人民報消息】9月2日新華網高調轉載了《國際在線》的文章,說管教周正毅的上海提籃橋監獄二監區刑務處嚴管隊教導員俞金寶已於8月22日因「嚴重違反黨紀,嚴重違反黨的工作紀律」而 被上級機關「雙規」。而周正毅本人再因「協助」調查失去自由。

看來,胡錦濤這次的刀尖對向的是上海幫,否則把這個消息刊登在新華網上幹什麼。

搜集上海幫罪證

據民眾及人大代表向上海市檢察院監所處的舉報,周正毅在上海提籃橋監獄服刑期間得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特別優待」,基本不參加勞動,也不待在囚室,而是經常出入看守的辦公室,打電話,看電視,享受空調,後來更乾脆搬到俞的辦公室裡住,DVD、冰箱、沙發,應有盡有。

而這些特殊待遇並不是俞金寶這個級別的管教幹部可以提供的,因為連監獄長都沒有這個權力。不過,上海市檢察院當時接到有關舉報竟然「無動於衷」,隨之任之。因為當時在中央有黃菊撐腰,在上海有陳良宇控制。

表面上看是俞金寶違規了,其實調查組心裡明鏡兒似的,他們知道一名普通管教幹部就是借他點兒膽子他也不敢如此縱容犯人,而且監獄長也會出面處理。所以正是俞嚴格按照上級指示來侍候周正毅,而要讓他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把上級是怎麼交代的,要和盤托出。所以,「雙規」俞金寶的真正目地是讓他兜出上海幫的罪證,並防止串供。

據悉,現在陳良宇已經坐臥不安了。能不能調到天津任一把手,已經不是他考慮的問題,現在擔心的是胡錦濤會不會就在上海當地把他「解決」了。

周正毅協查黃菊陳良宇

周正毅又進去了。不是他進去了,是江澤民給繞進去了。


有這個緊箍咒,江無還手之力!
他再次失去自由的理由是「協助」調查。周正毅協助誰去調查誰呢?除了協助胡溫調查黃菊、陳良宇這些上海幫,沒有其它解釋了。最有趣的是,在定居上海的江澤民的眼皮子底下收拾江系人馬,江還沒法兒耍脾氣。因為胡錦濤利用江澤民的虛榮心,在新華網時不時的開展學習《江澤民文選》運動,用一頂紙糊的小高帽兒把江壓到啞巴吃黃連。

上海灘小混混周正毅剛被抓時供認說,從銀行裡拿中共的錢太容易了,讓他驚嚇到夜裡經常失眠。出獄後他反倒猖狂起來了,揚言要打斷鄭恩寵的一條腿,並四處活動,多次聲稱要東山再起。這主要是因為三年監獄坐的太舒服了,他至今還是稀裡糊塗的,以為上海幫是鐵打的營盤,根本不知中共官場的內斗是如何的你死我活。

出獄後,周正毅以為一切事過境遷,只要他重新熟悉和掌握農凱系的情況,還可以像以前那樣呼風喚雨。於是隱身於倫敦廣場,等待時機重出江湖。

但這三年的變化,江澤民已經不能江前胡後了,很多高官棄江而投胡,即使沒完全投胡者也還在觀看。連自己名字都寫不全的周正毅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命運是隨著江家幫命運的變化而變化的。

周出獄後,有人透露周曾通過多種渠道向他傳話,提出合作的意向,但被其拒絕。周也試圖尋找以前的其他商業夥伴,也碰了軟釘子。「通天」的那些富商都知道,在中共地盤做生意,沒有硬後臺別說「貸款」、搞壞賬,就是這條小命也隨時懸於一線間。

周正毅出獄後無人願意與之合作,是這些人看到江澤民和上海幫正在衰敗。有人暗示過周正毅,讓他在商界收手。但對官場白癡的周不明白官商的成敗和高層的局勢變化是緊密相連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現在上海幫正處於挨打的地位。周不時出沒於南京西路的「繽紛年代」夜總會,還和三年前一樣,有時走過去為陌生人買單,有時消遣娛樂,以顯示自己在上海的經濟龍頭地位。


錢交給周正毅,再反饋給自己。(爭鳴)
周正毅並不明白,上海幫只不過是把銀行的錢先送到他的口袋,再轉放到自己口袋,這樣的貪污就隱蔽多了。周正毅把自己當成什麼人物,其實他只不過是一臺可以利用的機器罷了。

前不久,風聲越來越緊,陳良宇派人通知犯罪證人周正毅趕快出國,周才知道後臺已經自身難保,於是火急火燎開始辦理相關手續,恨不得一腳邁出國門。由於香港廉政公署直到目前仍然在通緝周正毅,周選定的出國去向是非洲或美洲的與香港沒簽訂引渡條約的國家,這和高層準備成立流亡政府的那幫人選定的國家不謀而合。

證人跑了,小胡能幹嗎?於是周正毅又回監獄做了「協助」調查人。別忘了,江澤民的兩個兒子都在上海黃金地段白白圈了地。是周正毅的老婆白玉萍給劉金寶和江綿恒拉上的關係。劉金寶入獄後,為了免遭江派人暗殺滅口,出庭做證時派五個特警荷槍實彈貼身保鏢。

作為證人,周正毅又入監了,被保護起來了,這對他來說不是件壞事,起碼輕易不會被他的後臺滅口。看來上海這一仗,有《江澤民文選》這個緊箍咒念著,作為擺平的交換條件,江澤民沒有還手之力。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