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金華成貞節牌坊 北京這場風暴停的急(多圖)
 
青晴
 
2006-9-3
 

臺灣官不聊生,大陸民不聊生!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9月3日的焦點新聞是《臺灣的"官"不好當》,看了真讓人忍俊不禁。

報導說,臺灣的「高官下臺有如走馬燈」。確實啊,2002年政治局五次會議決定江澤民全退,並妥協讓江人馬全進政治局常委會,結果江沒成走馬燈,屬馬的胡錦濤倒被江澤民點了燈。現如今胡錦濤想挪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的屁股,挪了好幾年,現在還沒見動地兒。臺灣的官有這麼好當嗎?!

新華網報導中這樣說臺灣官員:「好可憐的官啊。看來,民不聊生這句話,在臺灣要改成「官不聊生」了。」── 至理名言,至理名言!

在大陸「民不聊生」,在臺灣和其它西方民主國家是「官不聊生」。這警臺名言是大陸記者們數十年的刻骨銘心的體會。

這也從一個側面說明了為啥大陸老百姓去臺灣跳機,而臺灣的失意官僚玩兒了命的搶著去北京走紅地毯。

臺灣想當官的請投到中共懷裡

北京向臺灣招手:想當官上這兒來!

大貪官賈慶林體會最深,全世界當官最舒服的地方就是在大陸中共統治下。像他那樣證據俱全的,在民主國家早不知在哪個監獄裡蹲著了,可是在中共政權裡,想辭官都辭不掉呢,江澤民對賈說:「你下臺了,我就完了!」

而黃菊把上海搞到一塌糊塗後,才有資格當上了政治局常委、副總理。現在是死是活還是「國家最高機密」,上海人從他老婆被調查來猜測,他已經死了。但新華網過一個階段,就要出黃菊的一個文字消息,這在民主社會是匪夷所思的事情:你癌症晚期了,為何非佔著位子,官方還得表示你身體很健康呢?

這些事情,西方人就不懂了,對黃菊這些江家幫來說,不是讓位這麼簡單的問題,而是麻繩拴螞蚱,一拎一大嘟嚕都面臨被審判、被槍斃的問題。當初江澤民提拔只會四季發情的黃菊,就為了在決策層裡有自己人,江保黃,黃保江,越壞越貪越毒越狠的官在中共裡越有「聊生」的餘地,越不容易下臺。

中共全面腐敗


河北省駐京辦事處效果圖。
為了說明貪腐的官員在中共治下最容易「聊生」,新華網9月3日「焦點新聞」第二條《因「跑部錢進」被點名 駐京辦面臨整肅風暴》成為了非常有力的補充材料。

報導說,「各級政府的駐京辦事處因「跑部錢進」而被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點名」,「此前,整頓駐京辦事處已被中紀委和監察部列為2006年四大工作任務之一」,「5000余家政府駐京辦事處正面臨著半個世紀以來最大的一次生存危機」。

半個世紀!50年來沒有整頓過。「偉光正」需要整頓嗎?誰來「危機」這些駐京機構的生存?法律還是人治?還有,治人的中紀委,誰來治他們?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是江澤民的親信,那麼也就是說,治人的中紀委聽江澤民的喝兒!江澤民是什麼東西?

江西省駐京辦有關人士說,中紀委曾計劃三年完成對駐京機構的改革和整頓,「今年是三年裡的最後一年」。可見中紀委的計劃純粹瞎掰,沒有法律做尺子,這個新聞不過是婊子的牌坊罷了,這種牌坊中共每到危機時都要豎起幾個。

另外,我們還可以從一段新聞中看到中共在耍小把戲:「不管出於什麼原因,駐京辦事處成為腐敗高發區是不爭的事實。據不完全統計,最近幾年因腐敗落馬的駐京辦負責人就有河北省李真案中的河北省駐京辦主任王福友、成克傑案中廣西駐京辦事處副主任李一洪、瀋陽「慕馬案」中瀋陽駐京辦主任崔力等等。」

這是哪年的舊聞了?為何依然不斷重覆李真、成克傑、「慕馬案」這些死了多年的蒼蠅,而不敢碰依然吃人的惡虎?這新聞玩兒誰呢?

江澤民的罪惡

在江澤民當政期間,地方諸侯被迅速腐蝕。

報導說,1949年,內蒙古自治區率先在北京設立第一家駐京辦事機構。1991年江澤民當政初期,北京共有186個市級以上的駐京辦。此後,駐京辦以驚人的速度在北京紮營,到2002年江將下臺時已激增至426個,十年之內翻了一番!

報導還說,沒有人確切地知道,中國有多少形形色色的駐京辦事機構。粗略統計,在北京,除了52家副省級以上辦事處外,還有520家市級和5000余家縣級辦事處。而據江西省駐京辦事處人士估計,如果加上各種協會、企業和大學的聯絡處,各種駐京機構超過1萬家。

報導還說,各地辦事處每年用在疏通關係上的「灰色經費」在200億元以上。也就是說那些京官單這一項每年就有橫財200億元以上。怪不得中共媒體譏笑在臺灣「官不聊生」。

中共沒有任何改革的可能性

在報導中有這麼一句話,「各級政府的駐京辦事處因「跑部錢進」而被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點名」,還有一句話有點意思:「一場針對各級地方政府駐京辦事處的整肅風暴正在醞釀中。」

注意,是「醞釀」,什麼時候能「釀」熟,那另說。


審計長李金華常遭暗殺。
中共此次打著有廉政名聲的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的名義,說他點了「跑部錢進」的各級政府的駐京辦事處,給人感覺這次中共要下決心整頓了。其實審計長李金華時常遭到暗殺襲擊,據說透露他行蹤消息的都來自高層。而且有人提出十七大讓李金華再升一升,但沒有通過。中共不會搞個刺兒頭在決策層裡,跟自己過不去。中共高調提到他時都是為了起貞節牌坊作用的。

其實,中共的整肅風暴說刮就刮,說停就停,打小蚊子時用高射炮,殺大鱷魚時鈍刀子磨皮。

此次面臨整肅風暴的不是賣國賊、竊國大盜、「三個代表」江文選,也不是賈慶林、黃菊、曾慶紅們,而是……呵……呵呵,「跑部錢進」的駐京辦。

退一萬步講,「駐京辦」真整頓好了,真不「跑部錢進」了,那上邊、那「部」裡豈不每年損失200個億?如此看來,審計長李金華要動真傢伙,宰的不是送錢的駐京辦,而是收錢的部以上的官大老爺。所以,中共鐵定不會讓這整肅風暴刮起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