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常念这紧箍咒 江毫无还手之力(多图)
 
姜青
 
2006-9-6
 

胡锦涛把我给涮了!
【人民报消息】9月2日新华网高调转载了《国际在线》的文章,说管教周正毅的上海提篮桥监狱二监区刑务处严管队教导员俞金宝已于8月22日因「严重违反党纪,严重违反党的工作纪律」而 被上级机关「双规」。而周正毅本人再因「协助」调查失去自由。

看来,胡锦涛这次的刀尖对向的是上海帮,否则把这个消息刊登在新华网上干什么。

搜集上海帮罪证

据民众及人大代表向上海市检察院监所处的举报,周正毅在上海提篮桥监狱服刑期间得到令人匪夷所思的「特别优待」,基本不参加劳动,也不待在囚室,而是经常出入看守的办公室,打电话,看电视,享受空调,后来更干脆搬到俞的办公室里住,DVD、冰箱、沙发,应有尽有。

而这些特殊待遇并不是俞金宝这个级别的管教干部可以提供的,因为连监狱长都没有这个权力。不过,上海市检察院当时接到有关举报竟然「无动于衷」,随之任之。因为当时在中央有黄菊撑腰,在上海有陈良宇控制。

表面上看是俞金宝违规了,其实调查组心里明镜儿似的,他们知道一名普通管教干部就是借他点儿胆子他也不敢如此纵容犯人,而且监狱长也会出面处理。所以正是俞严格按照上级指示来侍候周正毅,而要让他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把上级是怎么交代的,要和盘托出。所以,“双规”俞金宝的真正目地是让他兜出上海帮的罪证,并防止串供。

据悉,现在陈良宇已经坐卧不安了。能不能调到天津任一把手,已经不是他考虑的问题,现在担心的是胡锦涛会不会就在上海当地把他「解决」了。

周正毅协查黄菊陈良宇

周正毅又进去了。不是他进去了,是江泽民给绕进去了。


有这个紧箍咒,江无还手之力!
他再次失去自由的理由是「协助」调查。周正毅协助谁去调查谁呢?除了协助胡温调查黄菊、陈良宇这些上海帮,没有其它解释了。最有趣的是,在定居上海的江泽民的眼皮子底下收拾江系人马,江还没法儿耍脾气。因为胡锦涛利用江泽民的虚荣心,在新华网时不时的开展学习《江泽民文选》运动,用一顶纸糊的小高帽儿把江压到哑巴吃黄连。

上海滩小混混周正毅刚被抓时供认说,从银行里拿中共的钱太容易了,让他惊吓到夜里经常失眠。出狱后他反倒猖狂起来了,扬言要打断郑恩宠的一条腿,并四处活动,多次声称要东山再起。这主要是因为三年监狱坐的太舒服了,他至今还是稀里糊涂的,以为上海帮是铁打的营盘,根本不知中共官场的内斗是如何的你死我活。

出狱后,周正毅以为一切事过境迁,只要他重新熟悉和掌握农凯系的情况,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呼风唤雨。于是隐身于伦敦广场,等待时机重出江湖。

但这三年的变化,江泽民已经不能江前胡后了,很多高官弃江而投胡,即使没完全投胡者也还在观看。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全的周正毅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命运是随着江家帮命运的变化而变化的。

周出狱后,有人透露周曾通过多种渠道向他传话,提出合作的意向,但被其拒绝。周也试图寻找以前的其他商业伙伴,也碰了软钉子。“通天”的那些富商都知道,在中共地盘做生意,没有硬后台别说「贷款」、搞坏账,就是这条小命也随时悬于一线间。

周正毅出狱后无人愿意与之合作,是这些人看到江泽民和上海帮正在衰败。有人暗示过周正毅,让他在商界收手。但对官场白痴的周不明白官商的成败和高层的局势变化是紧密相连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现在上海帮正处于挨打的地位。周不时出没于南京西路的「缤纷年代」夜总会,还和三年前一样,有时走过去为陌生人买单,有时消遣娱乐,以显示自己在上海的经济龙头地位。


钱交给周正毅,再反馈给自己。(争鸣)
周正毅并不明白,上海帮只不过是把银行的钱先送到他的口袋,再转放到自己口袋,这样的贪污就隐蔽多了。周正毅把自己当成什么人物,其实他只不过是一台可以利用的机器罢了。

前不久,风声越来越紧,陈良宇派人通知犯罪证人周正毅赶快出国,周才知道后台已经自身难保,于是火急火燎开始办理相关手续,恨不得一脚迈出国门。由于香港廉政公署直到目前仍然在通缉周正毅,周选定的出国去向是非洲或美洲的与香港没签订引渡条约的国家,这和高层准备成立流亡政府的那帮人选定的国家不谋而合。

证人跑了,小胡能干吗?于是周正毅又回监狱做了「协助」调查人。别忘了,江泽民的两个儿子都在上海黄金地段白白圈了地。是周正毅的老婆白玉萍给刘金宝和江绵恒拉上的关系。刘金宝入狱后,为了免遭江派人暗杀灭口,出庭做证时派五个特警荷枪实弹贴身保镖。

作为证人,周正毅又入监了,被保护起来了,这对他来说不是件坏事,起码轻易不会被他的后台灭口。看来上海这一仗,有《江泽民文选》这个紧箍咒念着,作为摆平的交换条件,江泽民没有还手之力。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