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特稿:国人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原因(多图)
 
伊冰
 
2006-8-25
 

失踪少女卡姆普什。
【人民报消息】8月25日新华社有一篇特稿《奥地利遭绑女孩心理受创伤 嫌疑犯撞火车自杀》来自羊城晚报。看过之后感觉,这篇特稿解释了国人患了遭绑女孩同种的精神疾病。

报导说,奥地利近年最神秘的失踪案24日变成了一桩轰动欧洲的非法拘禁案。8年前失踪的女孩娜塔莎·卡姆普什23日突然出现,而将她绑架并囚禁8年的男子当天卧轨自杀。

一件非法拘禁案

1998年3月2日,时年10岁的卡姆普什在首都维也纳上学途中失踪,警方派出数百人展开大搜索,甚至排干运河,将搜索范围扩大到邻国匈牙利,但最终一无所获。

卡姆普什24日再度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布丽吉塔·西尔尼接受电视台采访时说,她为女儿感到骄傲,“她对我说‘小老鼠妈妈’,那是她小时候给我的爱称”。

8年过去了,一个外形10岁的孩子变成了18岁的大姑娘,连家里人都不敢认了。

卡姆普什8月24日接受脱氧核糖核酸(DNA)检测以最终确定其身份。但在检测结果出来前,从警察到家人都已认定,她就是那个8年前失踪的小姑娘,因为她上臂处有一个伤疤,那是卡姆普什小时候接受手术治疗后留下的显著体表特征。此外,警察还在她遭拘禁的地方找到了属于卡姆普什的护照。

至于她是如何逃出绑架者的魔掌说法不一。但她确实逃出来了。


通往囚禁卡姆普什房间的楼梯。
警察根据面色苍白的卡姆普什指引,已经找到了监禁她的地方。那里面积大约为6平方米,内有自来水、厕所、洗衣设备、床、书、无线电,还有衣橱。警方散发的照片显示,“地牢”入口极窄,只能供一个人爬进去。这哪里是人居住的环境?

卡姆普什告诉警方,绑架者最初4年始终将她关在屋中,后来逐步放松警惕,有时带着她在村庄四周散步、听收音机,偶尔还让她看电视节目,那些节目经绑架者挑选后录制下来。她还有机会看报,但大多数时间依旧与外界隔绝。

23日第一个接触到卡姆普什的女警官萨比娜·弗罗伊登贝格说,卡姆普什说,她整天都和绑架者在一起,甚至一起做园艺工作。那么为什么她没有逃跑呢?女警官说,绑架者显然对卡姆普什发出过生命威胁,这是她没能在此前逃出来的原因。女警官还认为,卡姆普什遭到了性侵害,但卡姆普什不愿承认。

每一个人都会这样想,如果绑架者不打算性侵害,那么一直绑架她做什么呢?还要让她白吃饭,还要挑选录制电视节目给她看……。

高智晟的代价

报导说,警官埃里克·茨韦特勒认为,她可能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这是一种不正常的心理状态,在长时间的绑架和劫持案件中,出于对生命威胁和看来无望形势的反应,受害人会产生一种心理保护机制,变得同情绑架者或劫持者,并认同他们的目标。


绑架凶手普里克洛皮尔。
不知新华网出于什么原因如此重视这么一个绑架案,把它当作“特稿”。但是在我看来,这确实值得做为特稿刊登。

今天,这个消息发出的实在及时。一直以来,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人们在指责遭绑架的高律师,这些人认为,呼吁救援的范围应该在中共允许的尺度下。他们和中共默契着互动,给中共“最好的人权时期”做注脚。

新华社提供给新民晚报这篇特稿时加了一段话:「心理学家克拉默说,卡姆普什也许要接受数年心理创伤治疗,现在比较有利的一点是,在她遭绑架时已经10岁,完成了个性塑造阶段,而且她来自一个稳定的家庭。」

言外之意,即使她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她也知道这不是人长久呆的地方,一定要想办法逃脱出去。那么受中共绑架的那些中国人呢?那些指责高智晟的人呢?那些助纣为虐、推波助澜的人呢?难道他们不应该像遭绑架的卡姆普什一样,即使患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希望创造条件,争取早日脱离虎口吗?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