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被害引出的事態發展比想像還離奇(圖)
 
人民報記者王一雄
 
2006-9-11
 

9月8日,椒江大橋北端至今仍有裝甲車和軍警鎮守,左側是被打傷的村民。

【人民報消息】一件不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不該擴大的事情擴大了。9月7日晚,浙江省臺州市椒江區發生的一起女童被害事件,從頭到尾都怵目驚心。

據村民表示,9月3日下午,在海門港大橋邊,椒江區章安鎮華景村村民李林芳(音)將只有9歲(南方習慣指虛歲)的女童盧夢馨(音)推下大橋,至女童溺水身亡。

理由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農民李林芳因為妒忌小姑娘盧夢馨比自己孩子讀書成績好,就置她於死地。

殺一個孩子比殺一個雞崽還容易下決心,這就是當今的社會。為什麼會這樣?難道在中國沒有王法嗎?接下去的事情發展比想像還離奇。

盧夢馨推下大橋兩天後,5日上午8點半左右,夢馨父親接到朋友電話說有人報案找到屍體,他趕到現場,在前所道江閘的碎石上,看見女兒兩手、兩腳彎曲著,脖子上有淤痕,整張臉都已浮腫,眼珠都快掉了出來……。十指連心,女兒是自己的心頭肉啊!

父親上訪遭毆生死未卜

據村民透露,因大橋有交通監控錄像,證據確鑿。這問題多好處理啊,連調查都免了,抓人吧。

但奇怪的是,不但兇手李林芳對著被害女孩的家屬囂張道:就是我做的,你能把我怎麼樣!而且被害女童父母7日到章安鎮街道辦事處上訪,被黨委書記楊足友、鎮長趙子雄斥為「纏訪」遭毆打。女童父親被鎮領導用皮鞋暴踢頭部,出現生命危險,被送到臺州當地醫院搶救,當地醫院確症無法醫治,當夜被轉送到省城杭州,現生死不明。

殺人者安然無恙,討公道者生死不明,如果用正常人的思維無論如何也想不明白:這些保鮮膜裡的黨官還算是人嗎?!

有錢能使黨推磨

村民普遍認為,殺人犯李林芳與地方政府勾結,進行權錢交易,導致被害女童及其父親有冤無處訴。村中幾位老者,叫了幾百名村民到鎮政府講理,說這個事情明瞭的很,希望政府盡快將犯罪嫌疑人繩之以法,但章安鎮街道鎮政府某主任卻置之不理,而且態度囂張,導致數百村民陸續在街道辦大樓外聚集抗議。

上千村民圍觀 數千警察打紅眼

據村民透露,剛開始只是個別村民拍桌子、罵政府官員,後來人越聚越多,衝進機關大院,被罵成「惡官腐敗狗」的街道辦黨委書記楊足友、鎮長趙子雄率被斥為「走狗」的協警、聯防員躲入大樓,鎮政府部分被燒,轎車被砸爛掀翻,多臺計算機被搗毀,部分文件被燒掉……

之後,當局出動數百輛警車、裝甲車、囚車等,數千軍警將村民圍得水泄不通。楊足友、趙子雄率協警、聯防員等沖出大樓暴打村民,掄起碗口粗木棒、三寸鐵水管、鑼紋鋼、鐵棍等,見車就砸、見人就打,打倒就抓。

一瞬間被打得顱頂噴血的村民四處逃竄、跪地哭喊;打紅眼的官員與警察仍手起棍下,血腥四濺……

據村民透露,當時曾有附近上千名村民前來圍觀,不少圍觀者也受了傷。據不完全統計,當夜打傷的村民有將近100名,椒江區海門派出所抓捕關押的村民將近50名。

據悉,當夜10點多事態平息後,仍有百輛警車、千名持盾牌防暴警仍結集椒江大橋北端待命達旦。8日早上,現場仍有不少情緒激動的村民聚集,30余輛坐滿警察的警車停在附近戒備,椒江大橋北端至今仍有裝甲車和軍警鎮守。

血洗章安古鎮的瘋狂暴力

據《維權前沿》記者虞樂9日題為「【臺州告急】6·4 屠民再現章安古鎮!!!」的文章中證實,數百輛警車、政府轎車、120、119、囚車呼嘯飛馳,數千軍特警手持盾牌的防暴誓察八方挺進,組成水泄不通包圍圈。裡應外合,暴打村民,血腥四濺……

這一切看來都是因為一個無辜孩子被害引起的。但是這麼說似乎有些本末倒置。如果不是中共草菅人命、殺人成性,一個農民豈敢因為妒忌而殺人?殺人不償命?

記者報導說,他9日到現場,仍見椒江大橋上有大批軍警聚集,除數十輛警車外,尚有數輛裝甲車待命於大橋北側。

共產黨不完蛋也得完蛋

記者描述說,「血腥洗劫後的章安古鎮上,特別在鎮街道辦周圍,仍可見滿地砸得粉碎的玻璃片、木棍,丟失的鞋子旁還有片片血跡;被砸得面目全非的數輛官車懶散地仰臥著,四輪朝天,被汽油燃燒瓶燃起燒焦熏黑的飯堂,不再輝煌;被焚燒的檔案、文件、賬冊滿地狼藉;破裂的中共椒江區章安街道黨委會、辦事處的紅白掛匾倒插入臭水溝裡,象徵著中共地方政權的公信力巳掃地殆盡。」

這段報導透露了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信息,如果全國每個地區的民眾都敢站出來痛罵共產黨,命令中共各級黨組織把自己的招牌倒插入臭水溝裡,那中共的生命不結束也得結束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