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简单!中央有人问陈至立这个问题(多图)
 
诸葛青
 
2006-7-29
 

寡母卖肾为女儿筹学费冤不冤!
【人民报消息】在《江泽民传》停止印刷的时候,7月29日新华网有这样一个报导《大学教授为什么不教课?》,非常引人注目。一提到教育问题,想不和陈至立挂上钩都难。

新华网上海7月29日报导,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的“第三届中外大学校长论坛”已经结束,但是论坛上下关于大学的一些焦点话题仍被人们所热议,其中一个热点就是:今天的大学教授为什么不教课?

新华网说,「如何让教授走上讲台,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大学问题』。」那些接到孩子入学通知书筹不到学费而自杀的家长,为此而卖身求学的学生,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付出竟然还要面对这样的问题!

这篇报导的第一个小标题是──「你们知道这位教授是谁吗?」

报导说,东北大学校长赫冀成在中外校长论坛上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在东北大学某学院的一次本科生毕业典礼上,毕业生们围绕在一位老教授周围拍毕业照。当有老师问同学:“你们知道这位教授是谁吗?”在场的同学竟没有一人知道,而这位老教授正是这些毕业生所在学院的学科带头人,一位院士。

报导还说,「这真的很悲哀,高层次的教授在4年里都没有和学生接触,高水平的学生怎么培养出来?」赫冀成感叹。

报导继续透露说,别说本科生「无缘」在大学听名教授的课,一些研究生也不是个个都有得到名教授指导的「运气」。多年来潜心研究高等教育问题的熊丙奇教授说,冲着教授声望上大学,却在讲台上难以见到名教授的身影,这在大学里已经不是秘密。


陈至立把教育经费都弄哪里去了?
难道陈至立就是凭着这样的功绩从中共的教育部长升为国务委员的?!

报导说,白发苍苍的老教授手把手教学生做实验,曾经是中国几代知识分子潜心科研、薪火相传的典型场景。如今,在讲台上、实验室里却见不到教授的身影。大连理工大学校长欧进萍说,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为推动科技成果转化,许多大学教授都积极找课题、办公司、跑项目、要经费,长期远离科研、教学第一线,研究水平和教学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上海交通大学校长谢绳武说,从事一般教学的教授年薪是7万元左右,而有科研项目的教授年收入可达50万元到60万元,这就导致许多好教授不愿从事教学。

动向杂志7月刊透露了一条消息,「据教育部消息:全国有218间大学向省、国务院提交报告,申请校财经破产,总金额达3650亿元。目前,内地一些大学的教授、讲师缺勤率达百分之六十,主要是到其他单位「创收」去了。」这条消息和29日新华网的报导是完全符合的。

「教授不教课,仅仅是教授的原因吗?」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目前我国许多高校都把教授看作大学申请经费的“筹码”,名教授更是大学的“摇钱树”。

原来不光是教授们金钱挂帅堕落了,是许多高校领导堕落了!

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友柏尖锐地批评说:学校为了拿大钱,拿大项目,把水平高的教授都赶到这条战线上,教学则变成了拿不到项目的教师的任务。水平高的教授整天忙于找课题、写申请、交课题、写总结、搞鉴定、报评奖,就是没有时间做课题,课题都是研究生在做。一些有找钱“本领”的教授拿到课题后,还可以包给没有拿到课题的教授,自己做“二房东”!

教授经商这不就是陈至立提出的「教育商业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吗?这样的政策制造了这样的学校,这样的学校造就了这样的教授。有人说,「现在教授的工作不是在开会,就是正在开会的路上,哪里有时间搞研究和从事教学?」

报导最惊人的是,「据调查,高校一些大项目,表面上请了很多人,特别是引进很多外国专家,实际上就是为了增加经费,而对最后的研究成果却不在乎。」

原来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扩充自己的钱包!不是「无尖不商」而是「无奸不商」。

「教授不教课算什么教授?」


江鬼是中共的指路淫灯,中国教育
如何好!
报导说,教授不教课,人们不禁会问:办大学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培养人才还是办企业?教学和科研是什么关系?

著名数学家丘成桐说:“培养人才是大学神圣不可侵犯的目标。”他认为,名教授不给学生上课是大学的浪费,也是学生的一大损失。

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友柏认为,教师的岗位应当在讲台上、在图书馆里、在实验室里,“过去,没有不登台讲课的教授,学校不给排课是对一位教授的惩罚”。

现在,陈至立治下的学校给教授排课是对他找钱「无能」的惩罚。这样的情况下「百年树人」如何能树的起来呢?

在中外大学校长论坛上,许多校长认为,大学的科研项目是为培养人才服务,而不是简单追求经济利益。研究课题是教授指导学生、培养学生实践和创新能力的一种教学方式,而不是脱离教学的借口。

“为学生提供指导和咨询是教授的一项重要使命。”葡萄牙里斯本大学校长安东尼奥.诺沃阿说。

问题是,任何一个国家看重的是为民族的未来培养人材,而中共唯一的着眼点是保全恶党的狗命。由于出发点不同,所以行为也不会相同的。

今天,回过头来看看一年多前,江在新华网高调炒作《江泽民传》的情景,再看看7月29日新华网高调质问陈至立「大学教授为什么不教课」的日子,这一天恰恰是透露禁止重印江的所谓「自传」的第二天。怎么如此之巧?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