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弘达他想干什么?(一)(图)
 
力虹
 
2006-7-19
 

使亲者痛仇者快的吴弘达。(人民报资料)
【人民报消息】今天是7月19日,打开《中国观察》网站,我发现其主页上赫然刊登出二篇吴弘达先生的「专题与评论」文章。一篇是《法轮功/苏家屯事件之我见》,另一篇是《我对于法轮功媒体报导苏家屯集中营问题的认识及其经历》。让我吃惊的倒不是其作者的观点,而是吴弘达利用他作为「发行人」的身份在自己掌控的媒体上,选择在今天这个时间发表显然是「事过境迁」的旧文!

我是一个局外人,对于一名颇具影响力的美藉华裔」资深人权人士」和劳改基金会主席的此番举动,实在猜不透:吴弘达他想干什么?

苏家屯事件是今年3月9日被大纪元首次曝光的,此后不断地有相关「证人」出来指证,渐渐地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我想也一定得到了吴先生的注意。

3月22 日,吴弘达给20几位美国国会议员写了一封信,信中称「作为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状况的研究者,我对于有关『苏家屯集中营』的报导持相当怀疑态度。」

接着他列举了4条「怀疑理由」:

「首先,法轮功媒体称“苏家屯集中营”自2001年来关押了6000多名法轮功学员。但据中国信息中心记者的现场调查,该区域不存在可拘禁千余人的监狱或类似的拘留场所或设施。」

「其二,20多年来,中国政府确实大量地摘取死囚器官,但器官摘取和移植需要相关的设施和一定的技术设备。据我们调查,所谓的『苏家屯集中营』并不存在施行器官手术的技术性可能。」

「其三,“大纪元”“修正”后的报导显示,『苏家屯集中营』位于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该院有460名工作人员。据我们所知,此种规模的医院其从事外科手术的医生数目通常不会超过20人。这20人中具有器官移植技术的则不可能多过10人。据“大纪元”报导,4500名法轮功成员在这里被摘除了器官。如果我们假定每个法轮功学员仅被摘取某一种器官,那么这10名医生在三年中共施行了4500例器官移植手术,即10名医生每年1500例手术。以我个人的认知,这种报导不可信。」

「其四,报导并提及被摘除的器官随后出口至泰国,在泰国它们被移植到相关患者身上。而事实情况是,泰国法律明文禁止器官进口。显然,该报导与事实不符。」

在该信的结尾处,吴弘达告诉国会议员们的结论是:「基于以上诸点原因,我对『苏家屯集中营』的报导持怀疑态度。我并且质疑消息编造者的意图。」

对于此信,我的看法是仍属正常,因为那时距3月9日只过去13天,绝大多的人们,包括本人在内仍处于惊愕与观望状态。但是我对吴弘达自称他的结论是「据中国信息中心记者的现场调查」,表示质疑。在短短的13天中,中国信息中心记者的现场调查是如何进行的?具体的时间、地点和人物在哪里?从中获得了哪些足以推翻「苏家屯事件」的反证材料?

这一切,吴弘达在此信中只字未提,就直接向诸位国会议员表示「我对『苏家屯集中营』的报导持怀疑态度。我并且质疑消息编造者的意图。」在我看来,吴先生的这封信至少是轻率的。

上述信中所列四项怀疑理由,我只看见吴弘达以「据中国信息中心记者的现场调查」、「据我们调查」和「以我个人的认知」这样轻飘飘地一笔带过,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调查过程、人证物证和逻辑推理内容。须知我们面对的将可能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见的邪恶、史无前例的反人类罪恶,并涉及到千千万万条无辜生命的安危。吴弘达先生面对20多位负有承担世界正义责任的美国国会议员的询问,怎么能如此的不负责任,并且信口「质疑消息编造者的意图」呢?

吴弘达先生选择在今天──《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面世12天之后,公开发表被他「保密」了近4个月的给美国国会议员的信,他到底要向世界传达出一个什么样的信息呢?


2006.7.19.宁波

(未完待续)(转自大纪元)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