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令中共至今都惊骇的日子(多图)
 
2006-7-12
 



7月6日,加拿大前政要大卫·乔高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公布了长达68页的“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萧厢7月12日报导)2006年7月6日,这是一个至今都令中共惊骇,令新华网失去理智的日子。

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加国活体摘取器官独立调查团”在渥太华国会山举行新闻发布会并发表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独立调查报告》。

需要说明的是,这是两位非常受到信任、也值得信任的人。他们的独立调查报告立即受到了加拿大政府的高度重视。加政府在其二人联合发布调查报告的第二天,郑重宣布将就此展开调查。美加各大媒体纷纷报导了调查报告的内容和加拿大政府做出的积极回应。

「摘除法轮功修炼人器官」的指控是真实的

在新闻发布会上,大卫.麦塔斯发言说:为了调查,我们试图检验所有我们所能找到的证明或反证证明。我们没有被支付任何工资,我们是自愿在做。我们也和任何组织都没有关联,我们是完全独立在做这个调查。我们追踪了所有我们可以找到的调查渠道,在报告中你会看到我们一共考虑并评估了18条证明和反证明的调查渠道。我们尽全力考虑完所有的证据后,得出的结论是「指控是真实的」,我们相信它是真实的。这个器官摘除的确是存在的。这一结论不是从我们所考虑的这18类证据中的哪一条得出的,而是综合考虑了所有证据后得出的。综合起来,它们使我们能看到一个全貌。我们所看的所有这些证据中,要么证实了指控,有些地方我们在找可能提供反证的地方,但没有能反证这一指控。有些证据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迫害遍及中国

麦塔斯说:现在我先谈一下基本问题,就是指控的是什么和我们发现了什么。我们发现发生的时间是在从2000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直到今天,发生的地点是遍及全中国,不只是哪一特定地点,我们有一幅地图,在上面标出了我们通过调查电话而得到供认的地点。我们的报告里包括了这幅地图,你们可以看到标出的地点遍布全中国。因为中国不公布统计数据,我们这些数字是估测。我们估计从2000年到2005年,共有41,500起无法用其它来源解释清的器官移植,你可以从报告中看到我们是怎么得出这一数据的。

只有独裁统治才能使这样的迫害成真


前夫曾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手术
的安妮接受媒体采访。
麦塔斯说:我们可以确定的是,摘除器官去卖这是很能赚钱的,那是一个事实。而这组人也是被极端贬低,非人性化处理并被商业化的。指控的内容和我们的发现是骇人听闻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我们在这个星球上还没见过的邪恶。这是一种新的邪恶形式。

但是在中共统治的中国的这个背景下,可能不像在其它地区那么令人惊讶。因为我们知道在中国有大量的死刑是事实,我们知道死刑犯的器官被未经他们认同就被摘除是事实,我们知道法轮功被不仅是口头上也是被用最卑鄙的手段非人性化处理,商业化处理,压制和迫害是事实。如果在加拿大要使这样的迫害成真,得和我们现有的这种民主制度状态有很大的差距才能办到,但是在中国,那和中共统治下已有的状态所距不远。

对医生妻子的采访怵目惊心

在新闻发布会上,大卫.乔高随后发言说:我要谈一下一些我所采访过的证人。我要特别提一下第13条附录,对医生的妻子的采访。她现在在中国境外,而且你会在第13条附录中看到她告诉了我们很多事情。但在我看来最令人惊心的是她的丈夫承认从2,000余名法轮功学员眼里摘取眼角膜。你会从她的论述中看到没有人能在丢掉他们的眼角膜时不同时也得丢掉他们的性命,因为他所工作的这所医院(或几家医院)不仅摘取眼角膜,也摘取心脏,胰腺,肾和肝,我想大卫和我都会同意这是我们所听到的最为惊心的一项证据。我们还有更多。

取得大陆第一手资料

请看一下第14条附录,有人问:你没有进入到中国,你怎么知道的?事实上,我们通过一些非常聪明的会说国语的加拿大人和美国人进入到了中国。他们所做的是给医院打电话,假装要求得到法轮功的器官。你可以在第14条附录里看到他们听到了些什么,这里我就念两条。

这个典型的对话是密山拘留中心,6月8号,不是很长时间以前,打电话的人问的问题是,「李先生,你们那有法轮功器官供体吗?」密山拘留中心的李先生回答:「我们以前有。」「那现在呢?」「有。」谈话接下去,「40岁以下的法轮功供体你们有多少?」李先生回答:「好几个。」「男的还是女的?」「男的。」然后提到他们现在有5到6个。这是所能得到的再真实不过的证据。

另一个是上海的中山医院器官移植诊所,3月16日,提问者:“器官移植要等多长时间?”医生:“你来后约一周时间”。然后有更多的讨论,我认为他们大多数是法轮功供体。下面在另一个中心,问的问题是“你们的犯人是从哪来的?”中心的卢先生说,“从监狱来的”。“是从健康的法轮功学员那来的吗”卢先生:“是,我们会选择好的,因为我们要保障我们的手术质量。”“你的意思是你们自己选择器官?”卢说,“对”。

亲自采访三位住在加国的受害者


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外交部亚太司
司长大卫-乔高公布调查报告。
乔高自己还独立采访了三位住在加拿大的受害者,一个是蒙特利尔的,一个是多伦多的,一个是温哥华的。

乔高说:我这里只提一下从温哥华来的这位妇女,她告诉我她被打的太厉害,以致医生告诉她她的器官无法正常工作,然后她无意中听到一个医生说她会死去,这使得610办公室的人基本上不再管她,然后她设法恢复到能从医院逃出来的程度,最终作为难民逃到了加拿大来。我知道这是个长的报告,但我想如果你能读一下,所有人读了后都会同意我们的观点,不可避免的这的确是在发生的,而且是在大面积发生,是一个加拿大政府应该尽全力来确定,如果不是立即、也应是很快得以制止的事情。

罪恶依然发生

随后,乔高和麦塔斯回答了在场各大媒体记者的提问。

当记者问:「我们预计中国政府会和以往一样否认,你们会如何应对呢?」时,乔高回答说,他们知道中共还是会否认。现在中共承认从死刑犯的身上取器官的原因是为了否认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修炼人的器官高价出售。

乔高说:「我们推断出一个很合理的死刑犯的数目,结果是我们发现从2000年到2005年的六年间有41,500个器官移植手术的器官来源无法解释。所以我们俩相信这其中如果不是全部也有大部分是来自法轮功学员。我们知道中国文化不提倡捐献器官,所以在中国基本上没有自愿捐献的器官。」

乔高提到一个实例,「有一天我遇到一位女士,她的丈夫是一位中共外交官。在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后,她去大使馆说法轮功是一个有益无害的组织,提倡真善忍。结果她被送回中国,接下来的一年她三次被捕。她被判了劳教,顺便提一下,她从来没有被庭审过。我们提到的这些人,他们从来没经过庭审的过程就被送去劳教。这位女士被判一年劳教。在活摘器官开始后,她被手铐脚镣的带去医院做全身检查。他们给她打了一针让她疼痛不已,然后她又被带回劳教所。她认为自己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她的丈夫,现在是她的前夫,是驻巴黎的外交官。但是有多少人和她一样有配偶和中共有这样的关系?我们得到了这样的资料,当你读到的时候你会震惊的。但是你最终会相信这件事情正在发生。没有必要假装说这没有发生,因为的确发生了。」

麦塔斯说:「事实上任何能阻止这件事情发生的方法在中国都不存在,例如器官移植的费用,无须捐献者同意,这些程序都没有任何监管。一个成为牺牲品的团体没有任何法律途径可寻。中共现在对器官移植做了一项立法,但是要从2006年7月1 日起才开始实施。」

新华社选择了走黑道

现在已经超过7月1日了,可是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不但依然发生,而且镇压法轮功的盖世太保组织“610办公室”巨额专项拨款,胁迫诱惑新华社选择了走黑道,帮助「610」打击削弱中共高层同情法轮功的势力,并为进一步镇压法轮功提供理论依据。

麦塔斯说:「所以我们对中共说,无论你们是否承认这些指控,你们必须停止迫害法轮功,让调查员进入监狱,停止折磨,停止死刑,停止把囚犯的器官用做移植,在做移植手术前取得捐赠者的同意,停止买卖器官。我们有很多建议,这些建议如果得到实施的话,就不会有这些指控了。」

但,近日新华网疯了一样,高调诬蔑法轮功,而且诽谤乔高和麦塔斯这两位在加拿大威望很高的人。新华社完全忘记他们吃的是滴着人血的馒头。这馒头不是吃完变成屎就了事的。任何人干了恶事都是要偿还的,而且还会累及子孙。

图片来源:人民报资料室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