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简体字惹的祸
 
高风
 
2006-6-15
 
【人民报消息】五十年代民间讥讽简体怪胎顺口溜:亲不见,爱无心,厂空空,产不生。

同文四海一针见血指出:联合国早在一九七一年中共进入联合国后已探用简体字,没有必要再废繁体字一次。这说明繁体字也不是联合国可以废得了的。

词简意赅。说实话,联合国废不了繁体字,中共却废得了。假如台湾给大陆吞并过去,香港进一步大陆化,一国两制形同虚设,一国两字也必被丢去爪哇国,其时中港台文字俱简体化矣!这显然不是汉字自然发展的结果,而是中共独裁政权行政命令下的必然产物。

大陆不就是这样?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就是以国务院颁布政令的方式强行简化汉字。一夜之间,阑珊灯火处,栗然以布冒出无数四肢不整、五官不齐的畸形怪胎,许多杜撰出来的简体字,字意不合逻辑,字形不符美学,怎不为人诟病?民间遂有「亲不见,爱无心,厂空空,产不生。」一类双重调侃讥讽的顺口溜。但老虎屁股摸不得,对怪胎简化字只能歌功颂德,不许针砭抨击,哪允有甚么繁体字保卫战这档子事?

我有位青葱岁月的小朋友,长我二三岁,乃苏州望族「金狮巷萧家」的孩子。他有个很民初文人的名字,叫做萧小尘。我们相识於老作家作家周瘦鹃的「紫罗兰」,一见投机。这位萧兄很有艺术才华,六岁师从名画家费新我习国画,十二岁便有画作送去上海画展展出,当时的《新苏州报》副刊也多次刊出他的作品,有点儿小名气。

他高中毕业后去上海美术学院深造,临别前特意馈赠我一幅国画新作,题为「灵岩松涛」,落款「姑苏萧小尘」,另有一红泥印篆章。灵岩山是我最锺意的苏州胜景,又曾有凌晨五时上山观日出耳闻万顷松涛声的难忘记忆,见画,爱煞,开心的马上砸烂扑满,用尽积蓄去婊背。

那时报章杂志教科书已全部探用简体字,他画上用的仍是繁体字,我信口开河
道:「国画还是要配繁体字才有味道,若变成简体,那小小小,嘻嘻……」我边写给他看,边忍不住笑。

萧小尘拉长了脸,耸耸肩道:「若我现在出生,阿爸绝不会给我起这样难看的名字。好似周老先生那花园,简化成『紫罗兰庵』,看上去便没了古色古香味,罗兰二字极丑,能嗅到花香么。」

我高中毕业回上海读大学,好不容易联络到萧小尘,一见面,他第一句话竟是:「我给打成右派了!」不啻晴天霹雳。问故,原来他只是写了一张大字报,抨击简化汉字乃粗暴的行政手段干预摧残祖国文化;还有,几年来他坚持不肯用三个「小」字的简化名字云。

打成右派,这个很有才华的青年学生就葬送了艺术生命,更未毕业便给发配去了新疆劳改,从此人间蒸发般杳无信息。

都是简化字惹的祸!不过,在下本人,却曾叨过简化字的光。文革中,军队队要我们这些臭老九学唱革命歌曲,有个文盲丘八命我将一首《万岁毛主席》用毛笔抄大宇贴出来。这首歌共三段,每段有八个「万岁」和一个「万万岁」,连歌曲名,一共廿五个「万岁」和三个「万万岁」。比封建皇帝「三呼万岁」更麻烦。多亏简化字帮忙,写「万岁」多简单,而且,写「万」字虽不敢加一点成「不」,写「岁」却可以写得「山」大「夕」小,更显头重脚轻,暗喻中共独裁江山朝不保夕,看字的形状也危危乎。我边写边阿Q式阴阴笑,也算是苦中作乐吧。

话说回头,可能也是简体字惹的祸,香港有些传媒尚嫌汉字简化得不够彻底,更为虎作伥,变本加厉搞阿拉伯化。发展下去,恐怕会见到「不管3721」,「708落」,「2个黄继呜翠柳,1行白鹭上青天」,「故园3000里,深宫20年,1声何满子,双泪落君前」,哭都无泪!


(开放6月号)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