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激荡我心中的童声(多图)
 
宇晨
 
2006-4-11
 

我的六岁女儿在挪威博德市打坐。(宇晨提供)

【人民报消息】妻子的预产期在1999年的10月份,有一天,她说:“我喜欢数字9,要是孩子9月9号出生就好了。”

1999年9月9号中午,我的女儿——来了。

2000年9月30日晚,家中,我即将踏上去北京上访的路途,凝望着熟睡中露出微笑的女儿,亲吻着她柔嫩的脸,心想:这一走,不知何时再能见到你。

拘留所。透过我面前的铁窗,望着远处铁栏杆外妻子抱着的女儿,一岁女儿清脆响亮的童声“爸爸——”,久久的在我心中激荡。

劳教所,一年中和女儿的唯一的一次见面。我和女儿紧紧相拥,半天没有声音。然后,在我耳边,我听到她轻轻的声音:“佛光普照,礼仪圆明,共同精进,前程光明。”这是在家时我教她背的师父的诗。正是女儿这个声音,伴随着我在痛苦中,在非人的折磨中,在劳教所看似没有尽头的黑暗中,一步步的走了过来。


法轮功学员在挪威博德市中心最繁华闹市区
演示功法。
2003年3月20日,送女儿去幼儿园的途中。当4名警察当着女儿的面把我打倒在地带上背铐时,众多围观的人挡住了我的视线,但我能听到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喊。在警车开走时,我看到了女儿坐在地上哭泣,那无助的,悲伤的神情,永远的刻在了我的记忆深处。当时她三岁半。

一年半后,我走出了中共劳教所的大门回到家中。见到女儿的那一瞬间,她正在玩耍,听到我呼唤的声音,女儿扭头看着我,神情惊异,一付不可置信的样子,然后扑到我怀里,放声大哭,许久许久。

一天,女儿问我:“爸爸,为什么红旗是革命先烈的鲜血染成的呢?”我问:“谁告诉你的?”“幼儿园王老师说的。什么是革命?”我想了想,尽量用孩子能理解的话说:“红旗不是鲜血染成的,红旗是你画画用的颜色染成的。革命就是杀人,伤害别人,是最不好的。”女儿点点头,认真的说“我明白了。”

带着女儿来到了泰国,芭堤雅市。从我的住处到海滩码头步行带转车需要一个小时。海滩码头的旅游景点每天晚上有近上千名大陆游客。半年以来,每天下午5时,我背着重重的报纸《九评共产党》和女儿出发赶到码头,向中国游客发放《九评》。深夜12时,背着睡着的女儿回家。女儿问:“我们为什么发《九评》?”我说:“让中国人都看到《九评》,就不会被共产党欺骗了,爸爸就不会再被坏警察抓走了。”我问女儿:“你累吗?”女儿说:“累,但我不怕。我在中国的宝宝哥哥的爸爸妈妈都被坏警察抓走了,我要多发《九评》,让宝宝哥哥赶快有爸爸妈妈!”


女儿在发放真相资料。
六岁的女儿手中高高的举着报纸,清澈纯真的眼睛充满希望与期待,盯着从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中国人,用清晰的童声大声说:“请看免费中文报纸《九评共产党》,国内看不到的!”一遍又一遍。

有一天,有一个中年妇女从女儿手中夺过报纸,撕成两半扔在地上。我看到女儿两眼含泪说:“阿姨,别撕报纸,你被共产党欺骗了!”我看到中年妇女满脸通红的羞愧表情。

在挪威,我们终于安顿下来。在博德市中心,我和女儿打坐炼功,身后是揭露中共设立集中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展板。路人纷纷观看,对着女儿拍照。女儿的姿态平静,安详,认真。

在女儿已过去的短短的六年半的生命中,有一半的时间我们父女分离。但和那些仍然骨肉分离的法轮功学员相比,我很幸运。在这里我们不再担心生离死别。

从苦难中走过来的女儿举着报纸,不肯落下身边走过的每一个中国人。那一声声稚气的呼唤让人们停下脚步,迎接光明。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