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兩會」奧斯卡名單
 
2006-3-8
 
【人民報消息】(新唐人熱點互動採訪報導)聯結收看

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您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主持人林曉旭。上一期我們和本臺特約評論員韋實一起分析了奧斯卡頒獎,同時也談到了在中國上演的另一場大戲,也就是「兩會」。在今天節目裡我們和大家一起來針對「兩會」作一個奧斯卡頒獎,您好,韋實。

韋實:林曉旭你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我覺得「兩會」本身也是很有趣的一臺戲,可以說是中國的經典大戲,每年都要上演,自從中共建立以來,每年三、四月間都要上演一次。這是不是相當於一個經典影片?

韋實:這不光是經典影片。現在每年「兩會」投入的預算,從各級政府的兩會到中央、北京一級的兩會,「人大」和「政協」會議,把這些加在一塊,它的預算一共是五十億人民幣。動用的演陣容超過任何一個好萊塢影片,全國有兩千多個縣,如果每個縣開起兩會來,這個人數不得了,而且一個會能夠開幾十年,每年都有這種東西。

主持人:是大製作。

韋實:再有一個問題就是,戲本身是給人解悶的,並不會在生活中起什麼實質作用,也不會對真正的生產或者對社會有什麼改變,它可能會改變人的思想,但它在表面上不會改變任何實際的東西。

「兩會」這麼多年了,也起了一個作用。像以前看電視說看戲是傻子,戲外又怎麼怎麼樣,戲演了這麼多年,它真正的目的也是一個,起不了什麼實質作用。它的目的也只是說,是黨、它不用中宣部的方式,它是拍一部戲給中國人看,起了麻痹中國人的作用,實際上這是一臺戲。

主持人:如果起到麻痹中國人的作用,那這也可以說是「最假的經典影片」,平常人家都是評選「最佳影片」,我們今天就來選「最假影片」。兩會本身是這樣,那你說這個影片的導演是誰?誰獲得「最假導演獎」?

韋實:「最假導演」一定是中共本身,每屆中共演員班子都會換,包括總書記也不是真正中共的一把手。《九評》裡寫的很清楚,你不符合中共的特性,馬上就換下來,換上一個更加邪的、更符合它特性的總書記。但真正的導演的確是中共,它也有它的一個套路,如鮮花翠柏,後面弄個黨旗,你會覺得很隆重、很莊嚴的。

而且你看天安門廣場上,上訪的人也沒了;北京各上訪站上訪的人群都沒了;警察把地方弄得清清潔潔、干干净净的,穿著少數民族服裝的各代表都來了。

主持人:所有的代表都高高興興的入場。

韋實:高高興興的走入會場,那這裏頭演的最苦的男主角是誰呢?當然是胡錦濤,為什麼呢?你看他接見代表時笑容可掬,一上臺馬上臉就特別猙獰,一個是人性,一個是黨性,他要演這個角色要隨時準備換臉、變臉。

主持人:所以您覺得胡錦濤是「最假男主角獎」。

韋實:他演的很假、很累,他必須要一百八十度從一個很善的臉,從人性的一面「啪」一下變成很猙獰黨性的一面,而且隨時要這樣。胡錦濤本人也常要察言觀色,平衡各派的利益,他這個戲演的非常的苦。

主持人:他還牽扯到黨內斗爭,這角色確是很不容易。另外一個男配角,我覺得溫家寶這個角色非常痛苦,可以給他一個「最痛苦男配角獎」。

韋實:非常痛苦!因為現在「人大」主角是他,他做政府的工作報告,這還不完全是黨的問題而已。相對而言,溫家寶本人在中共裡邊還算比較有良知,比較有正義的人,他當年還上過廣場,後來一系列的事件中,他的很多想法也並不跟黨的主流一致。

主持人:比較貼近民情一點。

韋實:他很可能有真正要為中國好的願望,但這樣一個人被綁在中共這樣一個體制上,他現在變成只是個配角。他做的一切是給中共收拾殘局,比如經濟的問題他在管,民生的東西,他看到了若不改變這個結構,他無能為力,所以這個配角也非常辛苦。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只要綁上中共,都很難在中共和自己的良知之間達到一致,達到一個真正的平衡,這很難!

主持人:我覺得他最痛苦,也就是我看了他的政府工作報告,他列出了「中國五大矛盾」,其它好像沒看到任何方案或都沒有任何實質意義,都是一些官話。

韋實:現在開始提了,他也開始說這屆兩會是中共官方講的是最貼近民生了,討論教育、醫療,還要考慮將來的經濟發展,還要考慮貧富的問題,包括農業稅。

主持人:他把矛盾提出來了。

韋實:對,他把矛盾提出來了,而且溫家寶看到這些問題,可是他怎麼解決呢?他說中央要加大義務教育的投入。這只是解決問題的一個手段,但是作為一個「人大」,這樣做是不夠的。在美國參眾議院立法,那裏頭包括法律規定每年要撥多少錢,錢從哪裏來?這錢應該怎麼用,誰去監督,達到什麼樣的效果?

可是中共到這些部份就畫了一個句號,對農民工的問題也是說,中央要下厲劑要怎麼怎麼解決,可是怎麼解決也沒有下落。

主持人:下厲劑要下在哪裏都不知道?

韋實:都不知道,就是中共典型的黨文化,它說了就認為自己做了,它還要老百姓相信,我說了就等於這件事情已經做了。

主持人:這是「假大空」的一套,我覺得你如果看一下美國國會的運作,他們基本上每年有兩個大的section,好幾個議員,每個section都是好幾個月,那些議員針對不同議題、不同的委員會要分別細緻的討論每個預算,甚至當作point、planning來做。就是怎麼花這個錢,要經過非常詳細的審核過程。

但在中國每年開這麼個「人大」,每年兩次,就兩個星期。這隻能是作秀,什麼事情都解不了。

韋實:而且關鍵問題怎麼解決?比如教育。談到教育,我覺得這個「女主角」應該是陳至立,是最惡毒的女主角,最黑!她坑的不是一、二代人,她坑的是中國將來整個的教育。你說,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比如說,政府每年投在義務教育上大概每年八百億人民幣,可是每年公車二千億人民幣,吃喝三千億人民幣,出國考察兩千億,加在一塊是七千億。你說,教育沒有錢嗎?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主持人:這是整個政府的腐敗系統要先解決。

韋實:你能夠把黨內所謂的反腐敗這一點做好,這個錢早就夠了,大概可以辦九次教育了!所以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通過人大去解決,純粹是中共自己製造這個問題,然後自己告訴人民我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就是你自己製造的,你怎麼去解決?

包括醫療問題,就有人大代表可以講出這樣的話,他說:醫生收紅包是促進醫患關係,能夠建設和諧社會。如果有這樣的人大代表敢在全國人大提出這樣的發言,那你想這醫療問題能夠解決嗎?這不可能解決的。

主持人:對,這簡直可以評上一個「最無恥代表獎」!你身為一個人民代表竟然這麼說話,讓我想起何祚庥說的「誰叫你是中國人,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

韋實:「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那麼問題就出在什麼是「代表」?中國幾億個生活在赤貧線以下的人,他們需不需要代表?他們絕對需要代表。那麼如果這個「代表」真正是中國人的一員,自己掏不起紅包、看不起病的時候,我就不相信他還敢說什麼「醫生收紅包平衡醫患關係」,這本身就不平衡嘛!你變成富人得到更好的照顧,那窮人等於說醫生沒有錢不給你好好看病,你怎麼辦?

主持人:所以這種講法我覺得不可思議。說到這些提案讓我想起來一個報導,可以說是「最搞笑的提案獎」,它講要用體重來衡量中國貪官,希望從體重上考量,幫助中國做「反腐運動」。我覺得這個議員可能是實在沒東西可以提了。

韋實:實在沒東西可以提。今年還有一個很大的改革,就是第一次投票是真正用電紐採用無記名投票。原因是說要搞什麼社會主義的民主,防止記名投票,因為以前用舉手嘛,舉手大家都看得到,就是防止打擊報復。

這間接證明,第一、從中共建政到現在,這麼多年的「人大」一定是有打擊報復這種現象存在的,不然的話幹嘛提這一點。

第二點是說,雖然現在是按電紐,提了,根本也是無意義的。因為它這個提案,並不是說人大代表制定一個提案,然後大家去商量這提案,對不對?不是說這提案是人大代表制定的,而是說已經制定好這個提案,給你,就看你投不投票。而這些人就從最低一級的地區選,都是最符合黨的要求的人才能選上人大代表。

主持人:所以省委書記,包括黨委書記、市長肯定都是「人大」代表。

韋實:所以說非常「民主」,因為你下面的代表都是黨體系中的一部份,它怎麼可能反對這提案,所以它不存在不民主的地方就在這裏邊。那關鍵問題就是一般人他當不上人大代表,在你最低一級真正人民代表早就把你踢出去了。

比如像你今年「最佳音效獎」,我覺得就要發給國安部,為什麼?因為它可以把所有上訪人士、異議人士的聲音全給你滅掉。

主持人:這個音效處理得很好,一點「噪音」都沒有!

韋實:一點「噪音」都沒有。西方最多是製造一些自然不實在的聲音,而這個國安部可以把自然存在的聲音全部給你消音。包括高智晟律師自己拿手機打自己電話,就是打不進去,所以這已經到了登峰造極的一個地步了。

那你說民意代表,高律師絕對算一個。他可以代表很大一部分中國人;那這種人你不要說進「人大」,是國安想方設法要置於死地的人,這也就是反應非常非常離奇的一個現象。一邊所謂的「人民代表」在開會;另一方面,人民的聲音就被「最佳音效獎」的得主給你壓下去了。

主持人:所以說這個兩會如果有「最佳配樂獎」或者是「最假配樂獎」的話,應該是給這個宣傳部門,因為它們所有的東西要符合社會主義主旋律,或者說和諧社會的主旋律,對吧?

韋實:對,比如說像提出政府工作報告,每年GDP成長7.5%。大家可能一開始還沒來得及去思考,它就開動所有宣傳工具往裡灌;灌個100次以後,你自己就迷迷糊糊覺得7.5%不錯了。

這東西有另一個問題,就是你這7.5%的成長。你比如說讓一個孩子每年就給我長7.5厘米,這本身就是一個並不科學。這個經濟成長,它不是以人的意志能決定的事情。

主持人:你能夠保證明年沒有比如說亞洲經濟大蕭條嗎?

韋實:不可能呀!比如說當年的SARS對不對?像禽流感。

主持人:沒法保證呀!

韋實:而且你要把一個政權的合法性非要跟經濟掛上鉤,這本身就很愚蠢。你為什麼非要用這種方式,來證明你的合法性。那一旦經濟上不去的話,你讓老百姓怎麼看。再一個問題就是說經濟的成長,根本解決不了教育、醫療,包括農業稅這些問題,根本解決不了。

中國經濟成長,到現在二十多年了,而這些問題越演越烈。所以說如果它是這麼一個趨勢的話,你怎麼可能指望經濟的成長,能夠解決人民切身的問題呢?所以這本身就很荒謬。對需要解決的問題和人民真正關心的問題,它提出來,只是給你擺擺樣子。所以這只是一臺戲,它根本沒有給你解決問題的願望。

主持人:而且我覺得這種GDP衡量社會發展和經濟發展這種說法或者是這種論調,實際上也是一個很毒的「狼奶」。因為如果大家都相信這一點,那相對來說可以說是便宜了你這貪官,因為他造假很容易,就在一個數字我造一下,我就升官了;就這一個數字,我就可以騙得全國人民以為「全國形勢一片大好」嘛!

韋實:對,你說這個「全國形勢一片大好」,因為這個也是從共產黨建政到現在,它實在可以得一個「最假劇本改編獎」。它可以把任何一個時期的歷史上的事情,說成都是形勢大好;這形勢大好包括餓死人的時候,都講形勢一片大好,不是小好。80%的地區大好,20%的地區不好。

主持人:死的是幾千萬人。

韋實:對,幾千萬人。你這麼比起來也是大好,那你到那個「文革」的時候也是講說,小學課本印的,毛主席說「革命形勢一片大好」;先來了這一段話以後,才來個代數呀幾何是什麼。那麼一直大好、大好、大好到了現在,就包括現在出來《九評》啦,還形勢一片大好。

這本身就是實際上對於中共高層而言,現在你比如說像這個如果今天在會場出現《九評》的話,這一定是大新聞。可是問題就是出在說他們怕《九評》到什麼程度,現在這些代表在住處基本上都不敢接電話。所以,這已經是說對它自己而言,中共本身真正是在害怕,而腳本編的又是形勢一片大好。

在一個自己的存在已經受到極大的威脅,自己解決不了這個問題的情況下,還是一片大好。所以這劇本編了多少年,核心意思不變,但很能迷惑人。

主持人:所以這個戲演了很多年,可能很多觀眾看了,時間長了可能已經身在其中,不覺得這是一臺戲,這可能就是一個可悲的地方。那因為時間關係,韋實,我們就先談到這裏,謝謝!

韋實:好,謝謝曉旭!

主持人:好,各位觀眾,感謝您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節目。關於兩會的奧斯卡頒獎項目,得獎名單在我們的網站上會顯現出來。各位觀眾,您如果有什麼樣的補充,也歡迎您跟我們聯繫。謝謝您的收看,下一期節目再見。

(據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