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回應中共死亡威脅
 
2006-3-11
 
【人民報消息】中共人大開幕第六天(3月10日),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受到中共發出的死亡威脅。對此高智晟向記者表示,應該說它們現在做夢都想置我於死地,因為我每天都在揭露它們,而中共的罪惡是每天都揭露不完的。高智晟回應中共死亡威脅道:要有任何心理準備,因為我們清楚對手的邪惡,這種垂死的心理,所以現在該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

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許琳採訪報導,3月10日上午,為高智晟律師事務所被勒令停業一案進行辯護的李和平和江天勇律師在到達高律師事務所時,被中共特務強行帶離。高律師下樓抗議,遭對方肢體衝撞和語言威脅。高律師對此事做出了回應。

連接收聽

高律師首先重覆了三個中共特務的威脅語言。

高智晟:「他們有幾句精彩的話。他說:老高,請你一定記住我今天的話,你囂張不了幾天了,用不了幾天會有一個專門和你說話的場所,到那時候你記住,我會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請你一定記得我今天的話。

另一名便衣也擠過來,幾乎是臉貼著臉的對我說:我給你說清楚,你是囂張不了幾天了,到時候過幾天,當咱們能在一個單獨見面的地方,我們一定會好好的伺候你。

另一名守候在門口外面正健碩的秘密警察,這傢伙肥頭闊臉的,脖子上還掛了一條很粗的項鏈,他用他的肥頭幾乎是貼著我的頭,樂呵呵的對我說:高智晟,你的死期已經不遠了,請你記住我的話,你的死期不遠了,你算什麼?高層也都得順著我們的意思,胡錦濤也得順著我們的意思,我們一天就可以弄出抓你一百次的材料,不信你等著看。你不用急,很快就會讓你知道我是誰。最後,我想還是再次提醒你一次,你的死期不遠了。」

高律師認為目前中共做夢都想置他於死地。

高智晟:「因為我們清楚我們在做什麼,在中國關心公正,關心正義,尤其揭露中共的罪惡,中共的罪惡不會被它們認做是罪,但是揭露中共針對人類文明的罪惡將被它們視做是罪。

所以應該是說它們現在做夢都想置我於死地。之所以現在始終沒有這樣做,它們也在算計著,但是它們絕不是算計著如何不去動,怎麼不去解他們的心頭之恨,因為對它們來講,我是它們極大的心頭隱患,因為我每天都在揭露它們,而中共的罪惡是每天都揭露不完的。」

面對威脅,高律師表示因為清楚對手的邪惡,所以依然會照常生活。

高智晟:「今天回來以後,我的夫人就跟我講,她說,從今天他們三個人的話裡頭都能聽出來,他們好像都有得到明確的訊號,感到很危險。我就跟她講,我說,你任何心理準備都要有,因為我們清楚對手的邪惡,這種垂死的心理,所以我跟她說,你千萬不要亂套了,該怎麼生活就怎麼生活。」

談到和中共講依法維權,高律師表示,這就像和在狼群裡生存長大的人談文明一樣。

高智晟:「最近就是從第一百天起,這已經是持續十一天的時間裡,幾乎每天都有衝突,而且是步步升級,最荒誕的是你取締了我的律師事務所,你是依法律形式,那你既然是依法律形式就應該有個心理準備,有一個我們可能要跟你依法討論的心理準備呀!

因為它們也是用這樣的方式取締了很多不聽話律師的法律事務所,很多律師都是忍氣吞聲,唯獨碰上我這個通過法律程序來的,它就亂套了。

在外部世界和了解中國情況的人大談依法維權的話,還尚可理解,尤其是在中國,在中國的律師界要和中共大談依法維權,我們真得不知道他們是怎麼想的,就像和一群在狼群裡仰賴生存長大的人談紳士風度一樣。

你以法律的名義對我的律師事務所進行處罰。我還是按照你自己訂定的法律來跟你依法相向,它最終到了這種地步,既不能讓你按照它的要求去做所謂律師事務所進一步的整頓,連你請個律師我都要抓,絕不允許你和律師見面,我估計司法部覆議的那一天,它們可能也會阻撓律師去參加。」

記者還就目前對高律師的恐嚇升級是否與媒體揭露瀋陽蘇家屯集中營一事有關,與高律師做了探討。

高智晟:「可能你也看到那種傳聞了,中共把法輪功描述為『已經完全變成了境外反華組織的工具』,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當語氣和價值能轉換到這樣的臺階上的時候,不論是胡還是溫都會赤裸裸地成為打壓法輪功的支持者。我們的家庭就持續的在它們的包圍之中,這又是一群全人類最不講規則,最殘暴的一個群體。」

(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天下縱橫》節目錄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