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3月11日絕食日志
 
2006-3-12
 
【人民報消息】今日是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112天,是我例行接力絕食日,一大早,我被已在樓下「恭守」了一夜的一群異常「盡職」的秘密警察「護送」至辦公室門口。

歐陽小戎,一進辦公室第一個想到的還是歐陽小戎。所謂睹物思人,這個年輕人被秘密警察綁架時來到我的身邊還不到24小時,他買的一些日用品還原封未動的放在桌子上,保持著了他被綁架走時的原樣。

有人說,我對歐陽小戎的愛是假慈悲,個別很有些愛心的人打電話對我直言以批評。說正是由於我的原因,才使一大批象歐陽小戎般的無辜的年輕人被秘密警察綁架、拘捕、毆打及非法軟禁,多少家庭遭遇到了他們從未遭遇到的痛苦。

我至深感謝批評我者對我的信任。也決不懷疑這些批評者對那些因參加絕食行動(有些根本就是對這樣行動的同情者)而正在承受痛苦的同胞的愛心,但這些朋友對因絕食而導致大量無辜同胞被迫害結果的責任歸於我,我這裏還是有些不同看法的。

最近,美國前國務院高官赴臺訪問時提到,他發現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即民主的臺灣無論說什麼都會迅速受到各方制約,而獨裁中國的任何放言都無人去指責。這樣看是有趣現象的背後,卻反映出了人類面對一些現象或領域價值認識和判斷方面存在的、有時竟是整體存在的缺陷和弱點。

這樣的缺陷和弱點是否是人類人性中固有的東西我不敢結論,但在這種有時是極具生命力的缺陷和弱點的存在中,人性中無底線的趨利避害及人性在暴力恐怖面前的怯懦這兩個方面,無不留下十分明顯存在的印記。

如果這樣的現象可被視做是有趣的事的話,歷史上和現實中這種有趣的事、有趣的現象可謂枚不勝舉。

二戰時期,德國納粹在大規模屠殺無辜猶太人的暴行時,當這種慘絕人寰的屠殺不至於威脅到西方一些主要大國的安全和利益時,這些由文明人組成的國家表現出超質地堅韌的麻木和沉默,只有法西斯暴行已實在危及到這些國家的安全和利益時,正義和人道才成有了關注價值的東西!納粹的罪惡滔天,可在這滔天罪惡的有機組成部分中,就明顯地包括著外部世界的麻木和沉默。在這樣的麻木和沉默中,人性的自私和怯懦表露無遺!

二戰對人類文明戕害導致了整個人類主流社會對法西斯暴行的持續警惕!在這樣持續地警惕的歷史過程中,又一次持續地展示出了人性自私和怯懦在當今人類世界中的強勁生命力及其對人類正義事業和人道價值的傷害。

可能有不少人發現了這種整個人類社會對法西斯暴行持續警惕過程中的一個也算是有趣的現象,即人類社會持續警惕及決不姑息遷就的只是國家之間的法西斯暴行,卻持續地姑息遷就、甚至是縱容國內法西斯暴政針對內國人民的更慘絕人寰的暴行。這種「偏頗」現象的根本動因仍然是無價的底線的趨利避害,人類的自私仍屬在這樣的「偏頗」中最具生命力的東西。

中共法西斯暴行造成6500萬至8000萬生命的非正常死亡,這種空絕人類歷史的法西斯暴行外部世界同樣是非常清楚的。一則,為了眼前利益;二則,這樣的死亡危險離那些文明國家是很遙遠的,他們長久的貪戀利益,背棄正義的法寶仍然是麻木和沉默。外部世界的麻木和沉默有其存在的理由,正如我和許多外國朋友在談到這一現象時,他們大多認為,因為你們中國人自己都是麻木和沉默的,甚至你們中國人會無底線的去做這樣過程的幫兇!他們認為,如果說麻木和沉默是不道德的!那也首先是中國人的不道德,其次才是外部世界的不道德。

今天的絕食感言仍系信馬由韁,但我這裏並無意對那些未參加、不支持、甚至是反對絕食維權運動的同胞在道德方面的品頭論足之意。但我卻要對參加到這樣的和平行動中的中國國內公民表達我至深的敬意,對他們的勇氣及對我們深受苦難的民族的命運前景表現出來的責任和面對責任的道德表達我真誠的敬意!我不同意一些朋友所說的人們是因為受到我的蠱惑才參加到這種給他們帶來「意想不到災難」的過程中來,恕我直言,真若有對這種災難有意想不到者,也可能只是這些勸說者自己不曾有這樣的意料。持這樣的認識者,首先肯定這樣一個前提,即:那些參加到絕食維權運動中去的同胞,個個都是沒有多少主見,自控力不能自持者,殊不知,凡參加到絕食行動中者,尤以那些已被非法拘捕者最為顯著,他們絕一色的都是長期的憂國憂民之士,他們無一例外的持續關注國內弱勢群體的苦難,持續的拒絕相信謊言,並以和平的、法律的方式和野蠻黑暗的專制權力進行著持續不懈的抗爭。他們自身的高貴人格及甘願為我們苦難民族去承受痛苦的道德勇氣不僅是這個彎曲悖謬時代彌足珍貴的精神財富,更是值得我們民族中任何有良知者,至少是對我們民族的明天還抱有一絲善意者的尊重,而不是懷疑及貶損!

這些正在長年承受著苦難的人,從來也沒有過對那些沒有出來承受的同胞出來進行指責的記錄,因為,我們深知我們沒有這樣的道德權力和自由,更因為我們理解在這樣的時代每一個個體選擇時的具體艱難及不易!寫到這裏時,我的二哥剛好打進來電話,哭勸我不要再糊塗下去了!他的原話是「三弟,不要再糊塗下去了,你看看我們周圍的所有人,有哪個人不是想盡一切辦法去埋頭賺錢,你再看看你自己!幾次差點命都沒了!一大家子整日替你提心吊膽!就算二哥求你了吧!」

對二哥說出求我的話,我頓時淚湧如泉!我只告訴二哥:「我從未勸說任何人去像我一樣的去行事,包括二哥你在內!請二哥原諒!我將繼續去做我認定該做的事,我唯一能向二哥保證的是,我將力求我所做的一切上不愧對國家和民族,下不愧對我的親人。對於不能避免給親人造成的提心吊膽,我內心也是很難受的,我也求二哥你原諒!」我二哥失望地掛斷了電話。

不接受二哥的勸說,意味著我的「糊塗」還需繼續下去。

窗外150米外的市場門前,人來人往熱鬧非凡,小販的叫賣聲通過揚聲器聲聲入耳,漫無邊際的窗外世界仍在按著他的既有運動狀態運轉著,沒有人知道,即便知道也沒有人在乎,在不遠的窗戶內,還有一個生命在做著餓肚子的 「糊塗」事,儘管我自己對饑腸轆轆的感覺是刻骨銘心的。今天同我一樣犯著「糊塗」的還有28個省的122名中國同胞。

在上周全國25省參加絕食維權反暴力、反迫害的記錄基礎上,今天又有天津的吳克勤(音)電話13240738811、王昆坤、李延軍(音),重慶的劉玉章(音)、羅群芳(音)、遲衡遠(音),雲南的彭桂君(音)、嚴衛國(音)、蔡敬海(音)等勇敢的公民參加到了週六的固定絕食反迫害行動中來,如此,則成就了今天在全國 28個省同時參加絕食維權反暴力、反迫害的和平抗爭行動中來。

今天全國絕食反迫害群體中的高昆武實際上已進行了48小時的絕食。他本是中共的一名紀檢幹部,由於他相信了黨組織的「對於腐敗份子決不手軟」的謊言,在決不手軟的去查處腐敗份子時,被腐敗份子群起而攻之。腐敗份子對他的野蠻迫害的決不手軟使他長期處於無助的痛苦境地,差一點被腐敗分子奪去了性命的他是持續的告狀無門,前天準備進京告狀的他被腐敗分子的活工具!人民警察綁架,他被關押在合肥鐵路段一個職工食堂的天井裡,他決定行7晝夜的絕食,以抗議中共政權的黑社會化暴行。令人不寒而慄的是,他至今仍有中共紀檢幹部的身份。

倪玉蘭和她的丈夫今天也參加了絕食。我早晨接到的第一個電話就是倪玉蘭打來的,憤怒控訴北京市政府以黑社會手段暴力毆打、欺辱她一家的野蠻行徑。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從本月3日開始,北京市公安局每天出動30多名警察到她的家裡去施暴。3月3日,30名警察撬門砸鎖闖入她家,將她的女兒貝貝揪住頭髮拖到門外暴力毆打,打完後又揪著孩子的頭髮將她拖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了27個小時。此後,這群警察每天趕到她的家裡翻箱倒櫃,誰都弄不明白他們到底要什麼!最讓人難以置信的是,正在讀大學的貝貝被打被關後仍持續遭到警察24小時不間斷的騷擾,被打傷的貝貝背部傷口已開始流黃水,提出去醫院檢查治療,父母心急如焚,但一直遭到警察毫無人性的阻撓,至今不讓她到醫院去看病檢查。被關在一處連窗戶都被釘死的房間裡的倪玉蘭偷偷打電話告訴我,她今天和北京的另外幾名母親同時絕食抗議警察對她女兒、對一個正在讀書的大學生的野蠻暴行。

今天,全天接到不計其數的被迫害者的控訴電話,僅北京市被政府野蠻迫害投訴的人就有11人之多。

今天,我的辦公室四周仍然被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察、中共秘密警察及黑社會打手團團圍控,先後六次、12名全國各地的來訪者被抓,其中北京市民李素鈴是剛剛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關押了7天后放出來的,這些被抓捕者的命運如何迄今無法知道。

2006年3月11日 在有便衣、特務及黑社會打手包圍的日子裡於北京辦公室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