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這樣的兩會對中國人民還有多少實質意義
 
2006-3-5
 
【人民報消息】(高智晟2006年3月4日絕食日志)今天的絕食將不好消受。

與一群特務肢體衝突29分鐘,後被帶至派出所留置近2小時,饑餓亦趁亂而入:較以往絕食提前了3到4小時。此即意味著這次接力絕食在剩下的時間裡在生理上將不會好受。

結束生理上的難受是有希望的,饑餓將在24小時結束後會趕走。

今天有國內24個省及臺灣的多人與我一同絕食24小時。如此許多的朋友與我一同挨餓,我的心裡很不好受,心裡的不好受則不會像饑餓一樣在24小時後會止息。

躲在那群秘密警察身後的人最近兩天心裡的狂躁大致上已至暴跳狀!從人道的角度上講,這算的上是一種比較殘酷的事。據一些智者講述,說這種專制制度暴卒背後的操縱者因心裡的長期不安、恐懼,極易發生人格裂變,導致心裡常常是永不停息的狂躁。據說"敏感日"已成了刺激他們的歇斯底里發作的致命條件,可在我們的大中國,"敏感日"原本就多的讓人難以歷數的清楚,加之最近的幾年,中國的"敏感日"加增勢日盛,據說這樣的症患醫生是沒有辦法治的。

這種滋生於人心裡深處的狂躁症患發作的條件是"敏感日",而發作的外在表現是無理智底線的亂施暴虐!就像急發心臟病者需要速效救心丸一樣。

昨日下午破天荒的出動了21輛車來跟蹤包圍我和夫人,對他們煞有介事,急急如臨大敵狀圍堵著的我們,不過是去買了一點家用小什物。期間那輛京A34823奧迪車竟摘下車牌照迅速啟動衝向我,做出欲撞擊我的陣勢,差一點擦槍走火。不到半小時,這樣的遊戲竟復演兩次。晚上我們全家去另一個小區收拾房屋,這輛又掛上了牌照的奧迪車在我們停車時竟擠靠在我的車右面,兩車的倒車鏡已經完全接觸在了一起,使我們全家無法從右面下車,只好都從左面下的車,這輛車搖下了緊靠我們這一側的車窗玻璃,一張蒼白的臉挑舋地盯著我們一家。晚上一群猶黑夜幽靈一樣的秘密警察一直尾追至我們進了家門口。

今天是我們全國7人接力絕食維權抗暴政、反迫害開展的第三週,是我的接力絕食日。昨日夜裡睡得較晚,24小時的絕食時間在睡夢中已經熬過了一個半小時,睜眼即到了早上7: 30分。立即撲起來,10分鐘後凈洗完畢,關門靜心讀聖經半小時,8:10分下樓,3分鐘後和"埋伏"在路兩旁的秘密警察遭遇。我手裡提著的攝像機還沒有打開蓋(這在後來的派出所裡已經得到了證實),正在正常行走時,一個大個子突然竄至我的前面蠻橫地堵住了我的去路,"你用攝像機攝了我,你嚴重侵犯了我的人權,今天你要說不清楚你就別想走人"他邊說邊左胳膊突然穿在我的右腋下,右手迅速拿住我的右手腕,從其用力的意圖上看,他想突然將我的右臂給反控制在我的背部,我即刻意識到針對我的暴力已經發生。由於他的力量不濟,加上我的反抗力,雙方在院子裡推、拉、扯、拽,進進退退僅有10多分鐘,我的左手還拿著文件袋,右手裡還握著攝像機。在整個院子裡雙方你退我進10幾個回合仍呈僵持勢!四周的秘密警察見狀,假裝路見不平,假裝憤憤然地指責我是個瘋子,他們說我整天手裡拿著攝像機逢人便攝,另有兩名秘密警察也撲將過來,其中在105天的日子裡對我家的圍堵、跟蹤過程中的個人形像最令人厭惡的、也就是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官員與我見面時大鬧餐廳的那廝(這廝也是最早跟蹤我女兒的人)。他顯然是持續的把我視作是他個人的仇敵,他罵我的時候始終是緊咬著牙縫,他在另外兩人的暴力配合下撲過來用手掐住我的喉嚨猛地推著我倒退至背靠在牆上,三人暴力將我制服在墻跟前,撕爛我的文件袋,搶走我的小靈通(81990759)和一張手機卡,從2人到4人的肢體衝突持續了達29分鐘之久。他們搶走電話想溜走,我始終拉住大個子使其無法脫身我要求他們還我電話,儘管他們三人默契地配合數次都沒能成功!圍觀者越來越多,有些圍觀者開始議論說他們每天開著無牌照的車在這週圍遊來蕩去都好幾個月了,有的人問他們到底是幹什麼的,他們一看不妙就打電話"報警"。警察來後反將我帶走,我當場提出抗議,聲明對方是搶劫者,被搶劫的電話仍然還在他們手裡,警察自顧拉著我就走。8:42分,我被帶進了小關派出所。在派出所裡留置1小時58分鐘後離開。

對方在光天化日下,以暴力搶劫了我的電話和手機卡,其行為完全符合中國《刑法》第263條之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方法搶劫公私財物的搶劫罪的構成要件。這樣的行為完全構成犯罪,且警察來到後搶劫者就在犯罪的現場,被搶物也就在他們的手裡,我反覆向警察強調了這一點,進派出所後,我多次強調了上述,但警察也無可奈何!搶劫者只因有了個中共特務的身份,光天化日之下的犯罪,連警察也無可奈何!被搶劫物現在仍然拿在搶劫者手裡,而搶劫者就仍然遊蕩在距派出所不到200米的地方。

所謂塞翁失馬,出來派出所後,經家裡樓下去辦公室,並發現平時嘴上老說從不愛爸爸的女兒,在院子正勁頭十足地嗚咽著!別人告訴我,你女兒已在這哭了一個多小時了!並說如果等不到爸爸回來,就決不回家。還說,她和別人借錢跑到外面打了好多電話,通知了你的老家人和烏魯木齊的所有親戚,說我爸爸被警察帶走了。看到哭的象淚人的女兒,我的鼻子不禁發酸。苦難的經歷對孩子是有些殘酷,但她是高智晟的女兒,正如昨天廣州大學的一位教授在電話中談到的那樣:"這個時期,高智晟這三個字意味著什麼,就意味著苦難,這三個字和我們民族的苦難、深痛是聯繫在一起的,有的人因為和你聯繫一次就被抓,對這部分人而言,當局讓他們明白,高智晟這三個字就是災難……"

虎狼之秦之秦制時的野蠻及殘暴,使歷史學家耿耿於懷,秦國在秦制天下時的連坐制度可謂臭名昭著。但比之中共今天之暴行,有如毛澤東所言的那樣,秦始皇焚書坑儒480人,我們何止四萬八千人的狂妄一樣。中共今天的連坐,即株連無辜之罪惡,亦百倍於虎狼之秦。最近幾個月,全國各地區,僅僅因為打電話聲援我而被非法抓捕者、非法拘捕者可謂眾。歐陽小戎只因為了給我做了不到一天的志願者即被非法綁架18天,至今生死不明。時至今日,每天大概有5至 10名左右的普通的中國公民僅僅想來看看我,而被非法抓捕。權利的運轉,也徹底地淪落成為一種快速的絞殺文明、絞殺道德及絞殺人的基本尊嚴的過程。

一個沒有作為保障社會基本公義的法律工具的社會,是一個最可怕的社會。這樣的社會裡,是權利及與有權利背景擁有者的犯罪天堂,濫用權利者的力量在國家的法律力量之上,這在現代文明社會中是多麼的不可思議,但卻是今天中國社會活生生的事實,警察代表著國家的法律力量,但他們面對今天的搶劫者,他們也只能無奈地搖頭聳肩作罷!外部文明世界斷乎無法想象,一個權利遠遠大於法律的社會,人類公益的價值,人的最低尊嚴價值會是多麼的一文不值。北京順義的居民張淑鳳最近被所在地派出所綁架,綁架她的派出所所長公開告訴她說,弄死你一個普通人,不比弄死一個螞蟻複雜的多,弄死你後,讓你的家人連屍體也找不到,我們弄死你,報案也還得向我們報,我們怕誰。北京居民王玲因在自己家裡參加絕食反迫害,3月1日被朝陽區公安局綁架,只在3月2日中午給吃了一點飯,她為了表達抗議,她持續絕食一直到現在。寫到這裏的時候,又有北京大興的李素玲等人也突然失蹤的消息傳來,北京的李愛燕被非法軟禁後,從昨天起開始無限期絕食,情況危機,前幾天在我的文章中提到的失去女兒的李桂芬老人也在這幾天失蹤,今天早晨倪玉蘭夫婦也神秘的失蹤,這樣的消息最近幾日應接不暇。

最近幾天,中共要開兩會,無數無辜公民、無數有沉冤在身的中國人被毫無節制的濫捕濫抓,許多人人間蒸發,全國失蹤的人數以十計,中共政權已徹底撕下了它最後的流氓面紗,濫捕濫抓成了維系最後茍安的全部的、也是唯一的手段。這幾天,前來北京截訪的中共幹部就達幾千人,這是人類野蠻暴政史上最為獨一無二的體制,這也是人類文明史上迄今為止最為荒誕也最為下流的體制。昨天夜裡,僅遼寧省一次趕到北京來截訪的警察就有200多人。僅昨日一夜,山西省在北京一次性抓捕的上訪者就達400多人,開象這樣的人民代表會議,對中國人民還有多少實質意義呢?這樣的會議,從不去探究快速產生上訪者的制度根源,這樣的會議對於無數人民被非法濫捕濫抓、被非法關押、被血腥暴虐,他們完全視而不見,那些笑容可掬的與會者的道德下流與人性麻木狀足見一斑。

他們開他們的盛會,我們將持續我們的維權絕食抗爭。專制制度的血腥、殘暴與對人類文明的赤裸裸反動,是我們堅持抗爭下去的理由,而不是相反。我們抗議警察對無辜公民的持續的暴虐,抗議專制權利的黑社會化,聲援那些被無辜關押的中國同胞,要求釋放那些被以勞教名義被非法關押在牢裡的中國同胞,停止針對具體公民的野蠻暴力,開啟中國社會自由、民主、法治價值的實質性構建的文明對話!我們的抗爭是和平、理性且並不違反法律秩序的,我們所希望的,是中國社會文明和諧價值的開啟,結束暴政,使中國的政治匯入人類制度文明主流價值的大潮,惠及每個中國人的子孫萬代,在這樣的和平的追求道路上,我們將持續且堅定地走下去。無論這樣的路有多長,有多麼的艱難。

今天全國參加絕食的有24個省和臺灣同胞。

1. 河北省:李桂雪(音)電話0312-8036411,高東雨(音),蔡淑敏(音),李桂雪(音),王秀芝
2.遼寧省:楊淑傑(音) 電話13604297009,宋貴家 電話13898664895,趙燕芳(音) 電話13520429492,李在榮(音),郭淑梅(音),羅洪山(音),馮好用(音)
3.河南省:王金蘭,楊貴有(音),周東平(音),李良學(音),鄭二妮(音) 電話13621017962,丁民箏(音),王改秀(音)
4.山西省:蔡進前(音),張世平(音),李繼平(音)
5.內蒙古:楊小剛(音),王耀東(音),劉志玉(音),錢景松(音)
6.山東省:周蒙恩(音) 電話13001995919,錢麗麗 電話010-80953119,雪蓮(音),王喚梅(音) 電話0531-84217767
7.貴州:成橋升(音) 電話13240765014,範容傑(音),蔡雙紅(音)
8.陜西省:馮世嚴(音) 電話0911-8442554,劉亞平(音),宋建榮(音),楊玉秀(音)
9.湖北省:周厚箏(音),周賓(音)電話010-84114432,夏剛(音)電話0710-3999315/13177216315,張月琴(音),左紅英(音)
10.四川省:黃風登,應玉才(音),李貴平(音),雙十貴(音)
11.新疆:馮建新(音)電話0994-5880254,盧其豐(音),郭子容(音)
12.臺灣:程寶(音)秀,安懷秀(音)
13.北京:董繼群(音)電話010-81977314,李愛燕 電話13051277775
14.上海省:馮亮熙(劉新娟的兒子) 電話13621668577,吳寶平(音)
15.江蘇省:張玉祥電話13327838369,王集安(音),李競齊(音)
16.吉林省:宋國樹,李世學(音),白佐之(音)電話13196025790,李鐘馗(音),王玉湛(音)
17.黑龍江省:楊聰明(音)電話13604543817,袁鮮成(律師)電話13846047534,以下為同一家族皆為音譯(李洪剛,劉貴平,黨玉平,李榮,李秀夫,李紅生,李秀豐,劉貴菊,李秀豹,李紅英,魏嚴生,魏武,李紅華,電話13946728275),李生(音)
18.湖南省:唐熙 電話13240757085
19.甘肅:張軍(音),宋充裕(音),馬志遠(音)
20.廣東省:吳望(音),蔡永川(音),江永勝(音)
21.福建省:劉慶寬(音),劉嬋紅(音),陳娟萍(音)
22.湖南省:王軍艦(音),賀盼玲(音),賀增國(音)
23.青海省:辛荃梅(音),張蒲扇(音),馬成壽(音)
24.寧夏:馬慶海(音),黨梅容(音),崔玉旺(音)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