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两会」奥斯卡名单
 
2006-3-8
 
【人民报消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联结收看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您收看《热点互动》节目,我是主持人林晓旭。上一期我们和本台特约评论员韦实一起分析了奥斯卡颁奖,同时也谈到了在中国上演的另一场大戏,也就是“两会”。在今天节目里我们和大家一起来针对“两会”作一个奥斯卡颁奖,您好,韦实。

韦实:林晓旭你好,观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首先,我觉得“两会”本身也是很有趣的一台戏,可以说是中国的经典大戏,每年都要上演,自从中共建立以来,每年三、四月间都要上演一次。这是不是相当于一个经典影片?

韦实:这不光是经典影片。现在每年“两会”投入的预算,从各级政府的两会到中央、北京一级的两会,“人大”和“政协”会议,把这些加在一块,它的预算一共是五十亿人民币。动用的演阵容超过任何一个好莱坞影片,全国有两千多个县,如果每个县开起两会来,这个人数不得了,而且一个会能够开几十年,每年都有这种东西。

主持人:是大制作。

韦实:再有一个问题就是,戏本身是给人解闷的,并不会在生活中起什么实质作用,也不会对真正的生产或者对社会有什么改变,它可能会改变人的思想,但它在表面上不会改变任何实际的东西。

“两会”这么多年了,也起了一个作用。像以前看电视说看戏是傻子,戏外又怎么怎么样,戏演了这么多年,它真正的目的也是一个,起不了什么实质作用。它的目的也只是说,是党、它不用中宣部的方式,它是拍一部戏给中国人看,起了麻痹中国人的作用,实际上这是一台戏。

主持人:如果起到麻痹中国人的作用,那这也可以说是“最假的经典影片”,平常人家都是评选“最佳影片”,我们今天就来选“最假影片”。两会本身是这样,那你说这个影片的导演是谁?谁获得“最假导演奖”?

韦实:“最假导演”一定是中共本身,每届中共演员班子都会换,包括总书记也不是真正中共的一把手。《九评》里写的很清楚,你不符合中共的特性,马上就换下来,换上一个更加邪的、更符合它特性的总书记。但真正的导演的确是中共,它也有它的一个套路,如鲜花翠柏,后面弄个党旗,你会觉得很隆重、很庄严的。

而且你看天安门广场上,上访的人也没了;北京各上访站上访的人群都没了;警察把地方弄得清清洁洁、干干净净的,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各代表都来了。

主持人:所有的代表都高高兴兴的入场。

韦实:高高兴兴的走入会场,那这里头演的最苦的男主角是谁呢?当然是胡锦涛,为什么呢?你看他接见代表时笑容可掬,一上台马上脸就特别狰狞,一个是人性,一个是党性,他要演这个角色要随时准备换脸、变脸。

主持人:所以您觉得胡锦涛是“最假男主角奖”。

韦实:他演的很假、很累,他必须要一百八十度从一个很善的脸,从人性的一面“啪”一下变成很狰狞党性的一面,而且随时要这样。胡锦涛本人也常要察言观色,平衡各派的利益,他这个戏演的非常的苦。

主持人:他还牵扯到党内斗争,这角色确是很不容易。另外一个男配角,我觉得温家宝这个角色非常痛苦,可以给他一个“最痛苦男配角奖”。

韦实:非常痛苦!因为现在“人大”主角是他,他做政府的工作报告,这还不完全是党的问题而已。相对而言,温家宝本人在中共里边还算比较有良知,比较有正义的人,他当年还上过广场,后来一系列的事件中,他的很多想法也并不跟党的主流一致。

主持人:比较贴近民情一点。

韦实:他很可能有真正要为中国好的愿望,但这样一个人被绑在中共这样一个体制上,他现在变成只是个配角。他做的一切是给中共收拾残局,比如经济的问题他在管,民生的东西,他看到了若不改变这个结构,他无能为力,所以这个配角也非常辛苦。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只要绑上中共,都很难在中共和自己的良知之间达到一致,达到一个真正的平衡,这很难!

主持人:我觉得他最痛苦,也就是我看了他的政府工作报告,他列出了“中国五大矛盾”,其它好像没看到任何方案或都没有任何实质意义,都是一些官话。

韦实:现在开始提了,他也开始说这届两会是中共官方讲的是最贴近民生了,讨论教育、医疗,还要考虑将来的经济发展,还要考虑贫富的问题,包括农业税。

主持人:他把矛盾提出来了。

韦实:对,他把矛盾提出来了,而且温家宝看到这些问题,可是他怎么解决呢?他说中央要加大义务教育的投入。这只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手段,但是作为一个“人大”,这样做是不够的。在美国参众议院立法,那里头包括法律规定每年要拨多少钱,钱从哪里来?这钱应该怎么用,谁去监督,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可是中共到这些部份就画了一个句号,对农民工的问题也是说,中央要下厉剂要怎么怎么解决,可是怎么解决也没有下落。

主持人:下厉剂要下在哪里都不知道?

韦实:都不知道,就是中共典型的党文化,它说了就认为自己做了,它还要老百姓相信,我说了就等于这件事情已经做了。

主持人:这是“假大空”的一套,我觉得你如果看一下美国国会的运作,他们基本上每年有两个大的section,好几个议员,每个section都是好几个月,那些议员针对不同议题、不同的委员会要分别细致的讨论每个预算,甚至当作point、planning来做。就是怎么花这个钱,要经过非常详细的审核过程。

但在中国每年开这么个“人大”,每年两次,就两个星期。这只能是作秀,什么事情都解不了。

韦实:而且关键问题怎么解决?比如教育。谈到教育,我觉得这个“女主角”应该是陈至立,是最恶毒的女主角,最黑!她坑的不是一、二代人,她坑的是中国将来整个的教育。你说,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比如说,政府每年投在义务教育上大概每年八百亿人民币,可是每年公车二千亿人民币,吃喝三千亿人民币,出国考察两千亿,加在一块是七千亿。你说,教育没有钱吗?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主持人:这是整个政府的腐败系统要先解决。

韦实:你能够把党内所谓的反腐败这一点做好,这个钱早就够了,大概可以办九次教育了!所以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通过人大去解决,纯粹是中共自己制造这个问题,然后自己告诉人民我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你自己制造的,你怎么去解决?

包括医疗问题,就有人大代表可以讲出这样的话,他说:医生收红包是促进医患关系,能够建设和谐社会。如果有这样的人大代表敢在全国人大提出这样的发言,那你想这医疗问题能够解决吗?这不可能解决的。

主持人:对,这简直可以评上一个“最无耻代表奖”!你身为一个人民代表竟然这么说话,让我想起何祚庥说的“谁叫你是中国人,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

韦实:“谁叫你不幸生在中国!”那么问题就出在什么是“代表”?中国几亿个生活在赤贫线以下的人,他们需不需要代表?他们绝对需要代表。那么如果这个“代表”真正是中国人的一员,自己掏不起红包、看不起病的时候,我就不相信他还敢说什么“医生收红包平衡医患关系”,这本身就不平衡嘛!你变成富人得到更好的照顾,那穷人等于说医生没有钱不给你好好看病,你怎么办?

主持人:所以这种讲法我觉得不可思议。说到这些提案让我想起来一个报导,可以说是“最搞笑的提案奖”,它讲要用体重来衡量中国贪官,希望从体重上考量,帮助中国做“反腐运动”。我觉得这个议员可能是实在没东西可以提了。

韦实:实在没东西可以提。今年还有一个很大的改革,就是第一次投票是真正用电纽采用无记名投票。原因是说要搞什么社会主义的民主,防止记名投票,因为以前用举手嘛,举手大家都看得到,就是防止打击报复。

这间接证明,第一、从中共建政到现在,这么多年的“人大”一定是有打击报复这种现象存在的,不然的话干嘛提这一点。

第二点是说,虽然现在是按电纽,提了,根本也是无意义的。因为它这个提案,并不是说人大代表制定一个提案,然后大家去商量这提案,对不对?不是说这提案是人大代表制定的,而是说已经制定好这个提案,给你,就看你投不投票。而这些人就从最低一级的地区选,都是最符合党的要求的人才能选上人大代表。

主持人:所以省委书记,包括党委书记、市长肯定都是“人大”代表。

韦实:所以说非常“民主”,因为你下面的代表都是党体系中的一部份,它怎么可能反对这提案,所以它不存在不民主的地方就在这里边。那关键问题就是一般人他当不上人大代表,在你最低一级真正人民代表早就把你踢出去了。

比如像你今年“最佳音效奖”,我觉得就要发给国安部,为什么?因为它可以把所有上访人士、异议人士的声音全给你灭掉。

主持人:这个音效处理得很好,一点“噪音”都没有!

韦实:一点“噪音”都没有。西方最多是制造一些自然不实在的声音,而这个国安部可以把自然存在的声音全部给你消音。包括高智晟律师自己拿手机打自己电话,就是打不进去,所以这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一个地步了。

那你说民意代表,高律师绝对算一个。他可以代表很大一部分中国人;那这种人你不要说进“人大”,是国安想方设法要置于死地的人,这也就是反应非常非常离奇的一个现象。一边所谓的“人民代表”在开会;另一方面,人民的声音就被“最佳音效奖”的得主给你压下去了。

主持人:所以说这个两会如果有“最佳配乐奖”或者是“最假配乐奖”的话,应该是给这个宣传部门,因为它们所有的东西要符合社会主义主旋律,或者说和谐社会的主旋律,对吧?

韦实:对,比如说像提出政府工作报告,每年GDP成长7.5%。大家可能一开始还没来得及去思考,它就开动所有宣传工具往里灌;灌个100次以后,你自己就迷迷糊糊觉得7.5%不错了。

这东西有另一个问题,就是你这7.5%的成长。你比如说让一个孩子每年就给我长7.5厘米,这本身就是一个并不科学。这个经济成长,它不是以人的意志能决定的事情。

主持人:你能够保证明年没有比如说亚洲经济大萧条吗?

韦实:不可能呀!比如说当年的SARS对不对?像禽流感。

主持人:没法保证呀!

韦实:而且你要把一个政权的合法性非要跟经济挂上钩,这本身就很愚蠢。你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来证明你的合法性。那一旦经济上不去的话,你让老百姓怎么看。再一个问题就是说经济的成长,根本解决不了教育、医疗,包括农业税这些问题,根本解决不了。

中国经济成长,到现在二十多年了,而这些问题越演越烈。所以说如果它是这么一个趋势的话,你怎么可能指望经济的成长,能够解决人民切身的问题呢?所以这本身就很荒谬。对需要解决的问题和人民真正关心的问题,它提出来,只是给你摆摆样子。所以这只是一台戏,它根本没有给你解决问题的愿望。

主持人:而且我觉得这种GDP衡量社会发展和经济发展这种说法或者是这种论调,实际上也是一个很毒的“狼奶”。因为如果大家都相信这一点,那相对来说可以说是便宜了你这贪官,因为他造假很容易,就在一个数字我造一下,我就升官了;就这一个数字,我就可以骗得全国人民以为“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嘛!

韦实:对,你说这个“全国形势一片大好”,因为这个也是从共产党建政到现在,它实在可以得一个“最假剧本改编奖”。它可以把任何一个时期的历史上的事情,说成都是形势大好;这形势大好包括饿死人的时候,都讲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80%的地区大好,20%的地区不好。

主持人:死的是几千万人。

韦实:对,几千万人。你这么比起来也是大好,那你到那个“文革”的时候也是讲说,小学课本印的,毛主席说“革命形势一片大好”;先来了这一段话以后,才来个代数呀几何是什么。那么一直大好、大好、大好到了现在,就包括现在出来《九评》啦,还形势一片大好。

这本身就是实际上对于中共高层而言,现在你比如说像这个如果今天在会场出现《九评》的话,这一定是大新闻。可是问题就是出在说他们怕《九评》到什么程度,现在这些代表在住处基本上都不敢接电话。所以,这已经是说对它自己而言,中共本身真正是在害怕,而脚本编的又是形势一片大好。

在一个自己的存在已经受到极大的威胁,自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情况下,还是一片大好。所以这剧本编了多少年,核心意思不变,但很能迷惑人。

主持人:所以这个戏演了很多年,可能很多观众看了,时间长了可能已经身在其中,不觉得这是一台戏,这可能就是一个可悲的地方。那因为时间关系,韦实,我们就先谈到这里,谢谢!

韦实:好,谢谢晓旭!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感谢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节目。关于两会的奥斯卡颁奖项目,得奖名单在我们的网站上会显现出来。各位观众,您如果有什么样的补充,也欢迎您跟我们联系。谢谢您的收看,下一期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