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國律師的仿徨:我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
 
2006-2-21
 
【人民報消息】2月16日凌晨,因參加維權絕食接力剛剛遭到電話恐嚇的廣西律師楊在新被中共當局以「行政違法」的名義抓進公安局審訊。當局警告楊在新不許和高智晟律師聯繫、不許參與敏感事件、不許兩會期間進京……

楊律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哭了:我的心都在淌血,我知道我不應該向任何人提出任何要求,但是我現在真的是很孤單,這種壓力,這樣下去,我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

* 半夜遭審訊 電腦被扣押

據大紀元記者高淩,林慧心2月21日採訪報導,據楊律師描述:17號晚上11點左右,合浦縣公安局七,八個警察闖到楊在新律師家中進行搜查,聲稱「他們執行的十七號令」,仔細檢查了楊的電腦,全部內容作了拷貝,將電腦、和辦案的文字資料全部收繳。12點35分,以「行政違法」的名義將楊在新帶到了合浦縣公安局,當夜,北海公安局和廣西區公安廳同時出面,親自參與對楊律師的24小時審訊。

楊律師回憶,當局審訊主要問題:一是關於他在2005、2006年受理的法輪功學員的李建錕、農有躍、劉如平的案件。當局仔細研究了自己電腦中的這些案件辯護和相關的文字資料,花了很長時間,但並沒有問出任何問題。二是他們發現了自己曾經控告合浦縣公安局局長蘇利飛(音譯)和法治科科長的控告材料。一邊指責楊在新捏造事實,一邊反覆的研究控告材料中的有沒有確鑿的事實和證據,楊律師說:「他想從我控告的材料找我的碴,他們很像在這方面作文章,但到目前為止他們發現他們沒能作成任何文章 。」

24小時後,警方以電腦中存有法輪功學員天安門廣場上被抓的圖片和《九評共產黨》的相關文章為由,指稱楊違反1997年中共頒布的互聯網管理條例,瀏覽有害信息 ,警告處分和罰款五百塊錢。並扣押了他的電腦。

楊律師表示:「電腦我也不要了,因為拿回來也不能用了。」

* 維權絕食觸到中共痛處

楊在新律師告訴記者,當局警告他: 不要參與敏感的事,不要跟北京高智晟律師聯繫,新兩會期間不要去北京,如果去,就抓回來!當局認為這場絕食運動非常危險可怕。

楊律師分析:目前全球反迫害維權絕食對中共的壓力非常大,特別對中共即將召開兩會有很大影響。所以,當局採取把各地參加絕食主要人物軟禁、隔離起來,從而把力量分散,以此來打壓絕食運動繼續下去。

楊律師:這種狀況的出現說明絕食運動觸動了他們的神經, 並已形成一定的效應,用他們的話說,已對他們構成了威脅。

楊律師認為目前的反迫害維權絕食是迫不得已的,是在所有法律途徑都被堵死的情況下,一種被逼無奈的選擇。為的是抗議這個政權用黑社會手段統治這個社會。

楊律師強調說,我們必須透過這個理性非暴力和平的方式向這個政權發出聲音,而我們選擇的這個方式是符合廣大人民的利益的, 甚至包括政權內部多數人的利益的。在不違反國家法律的情況下,適度的爭取我們的權利,沒有錯。

楊律師透露,在他所接觸到的警方或司法人員,對絕食行動方式和楊律師本人目前的處境也表示同情 ,從某種程度上表示默認 。「雖然他們不敢支持, 他們都表示一定理解和同情。」

* 海外聲援 楊律師感動落淚

19日下午,無法用電話和外界聯繫的楊在新來到網吧上網,打開網頁,看到了海外各界對國內維權絕食的聲援浪潮,楊律師落淚了,他說:「看著那些互不相識的海外朋友,為了聲援我們,在公共場合,風雨交加,他們堅持地呼喊,千方百計地支持大陸人民維權,反對迫害……(哭泣)我向海內外華人衷心感謝。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我說不下去了(…哭…. )幫我告訴海內外的華人,好嗎?我真的沒事,我真的沒事,我真的太感動、太傷心……」

楊律師告訴記者以前他也哭過一次,那是在看高智晟文章的時候,看到他的家庭的背景和他人生的經歷時,一邊看一邊哭。今天,他也哭了,是因為看到世界各地的朋友包括香港的朋友,他們在大使館門前公開打著橫幅和標語,絕食聲援國內的維權朋友們,又想到高律師的目前狀況以及其朋友們的現狀,看得太難受了,就哭出來。同時他也看到高律師和朋友們的處境,這種維權的艱難,但他們依然頑強的堅持自己的理念。我現在一想就禁不住流眼淚,我現在真的心理很難受,我真的又要哭了。

楊律師哽咽的說不下去,就在網吧中,眾目睽睽之下,這位已經40多歲兩個孩子的父親一直在哭……

* 楊律師面臨著選擇

目前,楊律師每天處在當局的監控之下,電話被切斷、工作被解聘、賴以工作的電腦被沒收、孩子上學、太太沒有工作、外面還有欠債、北京之行又被當局阻斷……當局用足了打壓手法後,又放出一個充滿誘惑的許諾:「要以你自己的利益為重,不要跟當局搞對抗,不要處理敏感的案子,兩會期間不要去北京,只要不再參與維權就可以恢復你的工作……」

假如楊現在放棄抗爭,他或許可以很快恢復被非法剝奪的職位。但楊說,我不願意與當局妥協而被人看不起,「現在寧可放棄我的職位也要堅持下去。否則邪惡的力量就更大了」

但目前中共採用流氓手段釋放出的巨大壓力和誘惑,的確令楊律師感到有些透不過氣來:我知道自己的良心和個性不允許自己茍活偷生,可是也知道前面的路太難太難……

楊律師流著淚告訴記者:我的心都在淌血,我知道我不應該向任何人提出任何要求,但是我現在真的是很孤單,這種壓力,這樣下去,我不知道自己能堅持多久……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