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運用心理專業技術大規模洗腦令專家驚訝
 
2006-1-20
 
【人民報消息】臺灣一些專家日前呼籲臺灣的藝人們不要和中共一同唱頌《同一首歌》,因為表演背後隱藏著邪惡動機,而歌曲背後是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的血淚與創慟。有專家表示,用《同一首歌》這種將心理專業技術大規模運用在洗腦的作法讓人難以置信。

大紀元記者吳涔溪臺北報導,臺灣精神醫學學會醫師李政勛今(20)日說,臺灣的藝人受到中共中央電視臺邀請赴紐約演出《同一首歌》時,絕對想不到單純表演背後隱藏的邪惡動機;也想不到優美的歌曲背後是成千上萬法輪功學員的血淚與創慟。事實上,這首歌是中共當局用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洗腦的手段,他們都被非法逮捕並關押在監獄和勞教所。

他呼籲臺灣的藝人們不要和極權統治者一同唱頌《同一首歌》,在自由的國度中這是明顯違反人性,等於協助中共將精神酷刑輸出海外。

立法委員李鎮南今天舉行「緊急呼籲臺灣歌星不要與中共唱《同一首歌》」記者會。李政勛發表聲明指出,從許多經歷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可明顯看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被洗過腦的人聽到這首歌,就會被拉回受洗腦的痛苦記憶中,在牢中所受的屈辱折磨、酷刑迫害、精神瀕臨崩潰等痛楚,也會被這首歌喚醒。

根據一位因修煉法輪功被捕入獄的19歲女孩回憶:「有些人,有些聲音,可以隨著歲月被淡忘。《同一首歌》除外,因為那是我在監獄聽到的第一首歌。是第一次,也是最多的一次,聽了很多遍,很痛苦,很麻木,聽的甚至都有想死的念頭,這也是第一次,想死。」

今年,當她得知中共將以《同一首歌》為名籌組一臺晚會,這個消息令她震驚。她的思緒又回到19歲那年在監獄,警察24小時的監視、在寒冷中剝光身子檢查、以及無止盡的洗腦,毀謗法輪功的書被撕去、污蔑法輪功的影片她背著不看,唯揮不去、鑽進腦子的就是《同一首歌》。

「於是他們放《同一首歌》,經常放。我不聽不行,有時候我想我是聾子就好了,可是我偏偏聽力很好,晚上聽著它睡覺,白天有時候會聽著他醒來,有時侯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我有幻聽還是播音器真的在放這首曲子。他們用嘹亮優美的歌聲來迷惑我,用同一個聲音來洗滌我的大腦,用絢麗的舞臺來刺激對比我的孤獨困苦。」

在長期的精神折磨之下,堅持不放棄信仰的她,被正義人士營救出獄,來到自由的美國,當她得知中共當局羅織港臺藝人23日在紐約要搞一臺以這首歌為主題的晚會,她震驚不已的說:「《同一首歌》的背後沾著鮮血,和無數的不幸與眼淚,再度勾起了我的傷疤。」

精神專科醫師李政勛分析中共洗腦術時說,讓法輪功學員經歷極其殘酷的肢體痛苦,身體承受到極限,再施以污蔑、顛倒是非的精神轟炸,導致精神崩潰,當人在極端痛苦下,聽到旋律優美、溫情的歌曲,本能的產生一種強烈的尋求解脫感,修煉者一旦簽下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施害者要求被害者唱《同一首歌》,中共就宣告洗腦成功,並鞏固了轉化的成果。

在人精神極度疲勞陡然放鬆之下,「鮮花曾告訴我你怎樣走過,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個角落,甜蜜的夢啊誰都不會錯過,終於迎來今天這歡聚時刻。」《同一首歌》的歌詞一句一句的打進人的腦海裡。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早療評估鑒定中心主任醫師鄒國蘇表示,從《同一首歌》的操作手法中,可以看出中共運用醫事專業人士的知識隱身背後操盤,這種將心理專業技術大規模運用在洗腦的作法讓人難以置信。

鄒國蘇說,令人驚訝的是,中共將這首歌推到了全國各地,甚至推到了海外僑界的新年晚會上,目的在於讓這些修煉者,即使離開了勞教所,不管到任何地方,每當同樣的旋律響起,「就像扣上板機一樣,提醒他們曾經經歷的折磨與轉化、或許曾經被迫放棄修煉。」這對信仰的虔信者來講都是殘酷的心理折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