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首歌》背後的淚與血
 
2006-1-12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黎紫1月12日報導)據悉,中共CCTV要在加拿大多倫多等地出臺《同一首歌》系巨星演唱會。而其主題歌「同一首歌」卻為許多在大陸中共監獄、勞教所裡遭受過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所熟悉,它是一首邪惡之歌。

據明慧網報導,2000年初,北京地區團河勞教所向新安女子勞教所請教所謂「轉化」(洗腦)的犯罪經驗,同時組織一些被所謂「轉化」者表演文藝節目,所採用的背景音樂就是這個「同一首歌」。剛開始還沒唱歌詞,後來才唱起來的。與此相呼應,中央電視臺《同一首歌》節目於2000年開播,毒害了為數不少的觀眾。

報導說,在中共勞教所裡,後來發展成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都被強迫要學唱「同一首歌」。當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洗腦「轉化」後的第一件事不是寫「三書」,而是唱「同一首歌」。

報導披露,當勞教所將法輪功學員綁架進去後,通常是先將他們隔離,然後幾個被「轉化」者圍住一個,惡警在一旁「督陣」,輪番進攻──肉體精神摧殘。一旦「轉化」,首先就是齊唱所謂的「同一首歌」。就連勞教所普通在押人員一聽到「同一首歌」,都知道有人被「轉化」了。而且,在中共勞教所裡,哪裏舉行與詆毀誣蔑法輪功有關的活動,哪裏就能聽到「同一首歌」。

曾在廣東省(三水)女子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三年的法輪功學員周雪菲撰文揭露道,2001年天安門自焚偽案出籠後,「同一首歌」在三水勞教所「大出風頭」,一些被洗腦「轉化」從而就要獲得「自由」者,唱著這首歌,與警察表現得「親密無間」,甚至把勞教所政委拋向空中,以表達她們對黨實施「春風化雨」般的殘酷改造的「感激」。那場景,不要說再經媒體加工渲染,就是知情者稍不留神都會被那種煽情的虛假氣氛所帶動。

「水千條山萬條我們曾走過,每一次相逢和笑臉都彼此銘刻,在陽光燦爛歡樂的日子裡,我們手拉手啊想說的太多……」這詞曲與那煽情現場交織在一起,會讓不明真相者產生怎樣的感受,自不言而喻,但正如周雪菲在文章中所指出的,而那背後卻是酷刑,是法輪功學員的傷與痛、淚與血!

周雪菲在文章中說,一提起這「同一首歌」,透過時光的風雨,我彷彿又看到因為生離死別,媽媽悲痛的在我面前哀哭;彷彿又見到湛江籍的鄧妹被拖去工房,她被惡人左右開弓的打,那麼厚的褲子都被磨破;彷彿又看到絕食多日的李姓法輪功學員因為集合時大喊「還我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還我自由」而被拖上樓以破布堵嘴,吊了很長時間;彷彿又聽到隔壁的一位同修即使這樣,嘴裡說不出話,還是用盡力氣從嗓子眼裡發出「法輪大法好」的「喊聲」,從晚上九點到凌晨3點,連續幾個小時從無間斷,那聲音震動了天地啊;彷彿又看到賴春英阿姨在工房給我看她手腕上的傷痕,她被單獨扣在房間裡,而後在陽臺上,她們把她雙手捆在一起,雙腳捆在一起,而後手綁在前窗,腳綁在後窗,就這樣整個人橫吊起來。「同一首歌」是為她們而唱的嗎?是為我們而唱的嗎?當血色帷幕拉開的時候,那「陽光」和「歡樂」的背後,是什麼呢?電棍瘋狂的電擊、繩索無情的捆吊、苦工無期的折磨、殘忍的灌食手段、越銬越緊的手銬、成堆的洗腦錄像片、幾尺的洗腦文字材料、無端的呵斥、怒罵,漠視仇恨的目光……濁世的清蓮啊,我親愛同修的傷與痛、淚與血,誰來替她們訴說?!

大陸一法輪功學員指出,「同一首歌」與中央電視臺這個節目是邪惡的,它一方面以「陽光」和「歡樂」向世人掩飾著中共黑暗的統治,一方面充當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精神上摧殘法輪功學員的工具。隨著歷史進程的發展,它必將為歷史和人民所淘汰。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