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首歌》背后的泪与血
 
2006-1-12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黎紫1月12日报导)据悉,中共CCTV要在加拿大多伦多等地出台《同一首歌》系巨星演唱会。而其主题歌“同一首歌”却为许多在大陆中共监狱、劳教所里遭受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所熟悉,它是一首邪恶之歌。

据明慧网报道,2000年初,北京地区团河劳教所向新安女子劳教所请教所谓“转化”(洗脑)的犯罪经验,同时组织一些被所谓“转化”者表演文艺节目,所采用的背景音乐就是这个“同一首歌”。刚开始还没唱歌词,后来才唱起来的。与此相呼应,中央电视台《同一首歌》节目于2000年开播,毒害了为数不少的观众。

报道说,在中共劳教所里,后来发展成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都被强迫要学唱“同一首歌”。当一名法轮功学员被洗脑“转化”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写“三书”,而是唱“同一首歌”。

报道披露,当劳教所将法轮功学员绑架进去后,通常是先将他们隔离,然后几个被“转化”者围住一个,恶警在一旁“督阵”,轮番进攻──肉体精神摧残。一旦“转化”,首先就是齐唱所谓的“同一首歌”。就连劳教所普通在押人员一听到“同一首歌”,都知道有人被“转化”了。而且,在中共劳教所里,哪里举行与诋毁诬蔑法轮功有关的活动,哪里就能听到“同一首歌”。

曾在广东省(三水)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年的法轮功学员周雪菲撰文揭露道,2001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出笼后,“同一首歌”在三水劳教所“大出风头”,一些被洗脑“转化”从而就要获得“自由”者,唱着这首歌,与警察表现得“亲密无间”,甚至把劳教所政委抛向空中,以表达她们对党实施“春风化雨”般的残酷改造的“感激”。那场景,不要说再经媒体加工渲染,就是知情者稍不留神都会被那种煽情的虚假气氛所带动。

“水千条山万条我们曾走过,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我们手拉手啊想说的太多……”这词曲与那煽情现场交织在一起,会让不明真相者产生怎样的感受,自不言而喻,但正如周雪菲在文章中所指出的,而那背后却是酷刑,是法轮功学员的伤与痛、泪与血!

周雪菲在文章中说,一提起这“同一首歌”,透过时光的风雨,我仿佛又看到因为生离死别,妈妈悲痛的在我面前哀哭;仿佛又见到湛江籍的邓妹被拖去工房,她被恶人左右开弓的打,那么厚的裤子都被磨破;仿佛又看到绝食多日的李姓法轮功学员因为集合时大喊“还我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我自由”而被拖上楼以破布堵嘴,吊了很长时间;仿佛又听到隔壁的一位同修即使这样,嘴里说不出话,还是用尽力气从嗓子眼里发出“法轮大法好”的“喊声”,从晚上九点到凌晨3点,连续几个小时从无间断,那声音震动了天地啊;仿佛又看到赖春英阿姨在工房给我看她手腕上的伤痕,她被单独扣在房间里,而后在阳台上,她们把她双手捆在一起,双脚捆在一起,而后手绑在前窗,脚绑在后窗,就这样整个人横吊起来。“同一首歌”是为她们而唱的吗?是为我们而唱的吗?当血色帷幕拉开的时候,那“阳光”和“欢乐”的背后,是什么呢?电棍疯狂的电击、绳索无情的捆吊、苦工无期的折磨、残忍的灌食手段、越铐越紧的手铐、成堆的洗脑录像片、几尺的洗脑文字材料、无端的呵斥、怒骂,漠视仇恨的目光……浊世的清莲啊,我亲爱同修的伤与痛、泪与血,谁来替她们诉说?!

大陆一法轮功学员指出,“同一首歌”与中央电视台这个节目是邪恶的,它一方面以“阳光”和“欢乐”向世人掩饰着中共黑暗的统治,一方面充当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精神上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工具。随着历史进程的发展,它必将为历史和人民所淘汰。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