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溅血 经济繁荣更成屠宰场的原因(图)
 
肖庆庆
 
2006-1-11
 

这么好的儿子没了!多少钱能修复这个破碎的
家庭?
【人民报消息】也许人们在渐渐忘却那些为维护自己基本权益而受到枪杀惨死的汕尾村民们,就象无数次中共整人运动前后的失忆一样,而对于受害者的家属,他们失去亲人的伤痛却永远不会忘记。

纽约时报、美联社与法新社的报导指出,“汕尾事件是1989年北京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民主运动事件后,中国安全部队对平民百姓动武造成死亡人数最多的事件。”

维权人士和分析家认为,经济发达的广东省政府多次用黑社会的行径对付百姓维权,已严重违反法律及践踏人权,忽视或无视百姓的合法权利,公民的权利得不到保障,只能给社会带来更大的隐患和动荡,就像原子弹一样随时引爆。

《九评之一》对经济发达,而政府用黑社会行径摧残人民的奇怪现象给予了非常透彻的论述:「共产党组织本身并不从事生产和发明创造,一旦取得政权,便附着在国家人民身上」, 「在中国,党组织无所不在,无所不管,但人们从来看不到中国共产党组织的财政预算,只有国家的预算,地方政府的预算,企业的预算。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党的开销支出,均由行政部门开销中付出,并不单列开支。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他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所以,中国农民才会如此贫穷辛苦,因为他们不但要负担传统的国家官员,还要负担和行政官员同样人数甚至更多的附体官员。」

这就是为何广东经济发达,没逃的官员欺行霸市,外逃的官员携带巨款,而农民最穷最苦的原因。中共附体政权、附体官员实在太心虚了,所以动不动就要用极端的杀人的办法去维持自己吸血的管道。

近日,在当地一些公民维权自愿者的帮助下,《公民维权网》的李健先生和部份维权人士对东洲血案进行了实地独立调查,也是大陆第一个民间团体深入当地调查。调查后,李健发表评论说:“太石跟汕尾这样的公民维权事件,不会因为当局打压而消失。现在的公民维权,广泛的意义上,公民维权都是被迫,都是生存权受到挑战,就是说他们已经无法生存下去,使得打压根本不起任何作用,问题不解决,公民维权的行动是不会终止的,只能规模越来越大。”

客观的看,今后公民维权的行动只会越来越广,因为这不是还给农民多少钱、多少土地这么简单的问题,胡锦涛总在喊“还政于民”、“还政于民”,为何中共就不敢还政于民?因为“还政于民”,就等于吸血管道被掐断了,那岂不呜呼?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