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高智晟感謝人和神在危難時期給我的關愛和支持
 
作者:高智晟
 
2005-11-8
 
【人民報消息】北京市司法局的個別人對我及我的律師事務所的野蠻迫害公開化已進入了第四天。剛剛為因言獲罪而被非法關押的著名的自由作家鄭貽春教授辯護歸來還未坐穩,司法局要找我「談話」的電話就打進來。原本打算在今天,就司法局個別人的野蠻行徑再以公開信的形式反映於胡錦濤及溫家寶兩位先生,但濫權者留給我做律師的時間已開始用分秒來計算,在剩下這不多的時間裡,我盡可能多地去做一些必須以律師身份才能去做的事,我暫時放棄了寫公開信的念頭。在我即將急赴陜西銅川的陳家山,對死難同胞的遺屬予援助及我的助手急赴廣州為仍被非法關押的郭飛雄先生奔走之際,我坐下來寫出我及我家人的內心感激。

北京市司法局對我的野蠻迫害三天多來,我和我的家人所獲得的來自全世界文明社會的聲援及支援的規模、範圍讓我們的內心感激至誠惶誠恐。祖國大陸內,除青海、西藏兩地外,各地無以數估的電話、短信、郵件的聲援及支持讓我們全家心裡持續著感激和溫暖。6日一天,全國有不低於二十個家庭教會的領袖打電話問候及表達對我及我全家的關愛及支持,在來自家庭教會領袖及不計其數的普通信徒的電話裡,共同的規律就是泣不成聲,抗議司法反動勢力的迫害。他們告訴我,這一天,全國近一億基督教信徒要為我做禱告。廣西的吳女士用出奇平靜的語氣告訴我:「高律師,他們打壓你,就是打壓我們沒有權利、沒有力量者的最後希望。我們是一群已上訪了多年的老教師,我們將全力支持你」!湖北宜昌市的上官先生說:「我是一名國家幹部,我和我周圍許多朋友一直在看你的文章,關注著你所做的一切,你不要驚慌,只有持續的無知和瘋狂才能加速他們的滅亡,我們全力支持你,包括任何形式的支持」。北京一家員警學院的女教師電話中泣不成聲,她告訴我:「高律師,我們辦公室的人都在看你的文章,一聽說你被迫害,大家的心都慌啦!你現在的安全是無數人的心裡穩定所在,他們這是幹什麼?別看我們是員警,需要時我們都敢站出來支援你,你經濟方面什麼困難我們都願意支持你」。這位女員警還特別要求讓我留下她家裡的電話。正在寫這篇文章的過程中,山東、四川、遼寧都有電話打來表達對我的鼓勵、支持。

近兩天,全國各地律師同行的支援電話更是絡繹不絕。這次出差到瀋陽,每到一地,律師同行要求見我者無以數估。瀋陽到營口的高速公路要路經遼陽市,該市律師不顧有警車一直跟蹤我的危險,專門等在高速路上要與我見上一面。黑龍江的個別律師,為了能與我見上「就十分鐘的時間」,竟要花去往返24小時的奔波勞頓。天津的同行聽到消息後非要「在第一時間見到你」,一群人駕數輛車來見我一面……。海外文明社會的支持則超乎想像,每天我和我的夫人至少也要接全球幾十個聲援電話,美國兩百家華人社團連署檔於全球各國民主政府及首腦,呼籲各國對今天中國正在發生的一切的關注。香港多名居民電話予我,表示將親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以揭露當局的野蠻。國際媒體的關注則更是密度空前,全球幾乎所有的著名媒體都有聲援我的文章。我高智晟在當今的中國,只是做了一個律師、一個公民完全應當做的事,卻換來全世界如此之多的厚愛,讓我及我的家人沒齒難忘。

昨天,是我們把晟智所合夥人變更申請送到崇文區司法局的第十天,也是我們的工作人員進行交涉的第十次,崇文區司法局律管科肖科長公開耍流氓:「不批就是不批,材料送到也等於沒送,這是北京市司法局的命令,所有晟智所的事,一律不辦,看你們能怎麼樣!」今天已是第十一天,但他們仍耍無賴不批。今天上午,我們的工作人員發現,司法局的一群幹部一直守在我所的辦公室門口,對著門大喊道:「要找高智晟談話」,一直守在門口不走開。

本有千言萬語要與我的朋友們講,但桎梏時間關係,我以剛才雲南的一位先生打來的電話內容作為我這篇文章的結束語:「高律師,我是雲南的×××,我一直在看你的文章,我周圍有許多人在傳頌你,你一定要堅強,你的安全是我們許多老百姓生存下去的一點理由。我們所有的人都在為你的平安祝福。如果您願意的話,我想讓我剛學會說話的兩歲的女兒給您說一聲『祝你平安』好不好?」當被喚作是「果果」的兩歲小女孩「祝你平安」四個字好不容易從話筒裡送到我的耳旁時,我的熱淚潸然下。


2005年11月8日於北京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