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江氏收編!《前哨》為了暢銷玩這一手兒(圖)
 
姜平
 
2004-9-8
 
【人民報消息】香港有幾家雜誌社,最暢銷、最知名的《爭鳴》《動向》雜誌是一家子,《爭鳴》是每月1日出版,《動向》是每月15日出版,《開放》也是個很暢銷的雜誌。只有《前哨》雜誌銷售量不大,很多人甚至不知道有這個雜誌。沒有好文章自然沒人買,賺不到錢當然生意越來越差,到去年為了吸引人,雜誌上竟然出現了淫穢春宮圖,而且圖片印刷模糊不清,紙的質地越來越粗糙,真讓人懷疑它是否還能堅持辦下去。

就在這種淒慘的情況下,今年2月刊《前哨》突然一夜之間鳥槍換炮,換成畫報紙的質地,從封面到內頁,每一張圖片都是彩色的!《爭鳴》《動向》《開放》都只是封面封底才用彩色的,內頁全部是黑白的,但圖片清晰。

搞印刷的人知道,《前哨》這樣高的成本,沒有雄厚的財力支持是根本連想都不敢想。買到2月刊的《前哨》,本擔心它是否倒閉的我心情更加沉重,我想:糟了,窮漢子被收編了!

現在世界上有多少家中文媒體沒有被中共收買、收編?尤其是臺灣、香港。北美有個敢說真話的媒體《大紀元》和電視臺《新唐人》被中共視為眼中釘,昨天去香港採訪奧運健兒的新唐人記者剛報出名字來就被剝奪了說話的權力,可見在當今世界上說真話是多麼艱難,需要有多大的勇氣!

《前哨》雜誌每期都有人給我送來,錢由我付,已經幾年了。儘管它不如其它雜誌辦的好,可我還是每期必買,因為有時我也能找到幾篇不錯的文章。自從《前哨》雜誌發了「橫財」之後,文章質量先不說,越來越成了江澤民的喉舌,除了那些寫作水平甚低的作者對江澤民最恨的阿扁、呂秀蓮、李登輝毫不掩飾的謾罵,矛頭重點針對的就是胡溫,而提到的其他一些貪官的故事在整個刊物中只起個掩蓋點綴的作用。高層幕僚間基本都知道《前哨》的「橫財」來源。

收編後的《前哨》居然自詡自己是香港最受歡迎的雜誌,超過了《爭鳴》,這讓人嗅到了江澤民「越老越不要臉」的味道。現在雖然我每期都買,但只是看看目錄就放在一邊,我不想浪費時間去看那些垃圾。我一直想寫一篇文章,想勸勸這個雜誌社,不要再跟著江澤民跑了,不要再被江澤民利用了。

憋了好久,今天終於有了機會。我看到一篇報導,說天津駐港機構收購完九月刊《前哨》,為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遮醜。然後說雜誌迅速脫銷,天津市政府駐香港的機構派出人員四處買斷了這期的《前哨》雜誌。香港前哨雜誌總編輯劉達文表示,聽說有人在收購前哨雜誌,他說,「有些區確實去收購了。我聽說,北角那些報攤都被買光了。那有什麼奇怪?他們不想家醜外揚嘛。」

但天津市設在香港的聯繫機構津聯公司一位總經理秘書在答覆記者查詢時表示,沒有聽說過這件事。她說了一句實話:「光登天津的消息沒有登其他省市的消息嗎?我不知道有這種雜誌,因為我很少買這種雜誌。據我所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其他人知不知道。」

今天我不想著任何筆墨在張立昌的政績和為人上。我好奇的是張立昌知道香港有這家雜誌社嗎?知道這期登有罵他的文章嗎?知道文章具體內容是什麼嗎?爭鳴雜誌社出了多少江澤民的醜聞,江也沒叫人給買斷,江偷錢多順手啊,光一次就轉出二十幾個億美金。他怎麼不做呢?江做的往往是「買斷」那個媒體,買斷如不行,就往裡攙沙子,再不行,查封、威脅,或放火之類的什麼都來。一個小小的天津市委書記為了一篇文章就在香港搞這麼大動靜,他還沒那麼牛。

《前哨》這個舉動只能說雜誌銷售量太不盡人意,想出這種小花招兒勾人的好奇心,讓人去找這期雜誌,讓人都去談《前哨》雜誌發生的這件事情,為的是讓人都知道香港還有個《前哨》,讓媒體和民眾上當受騙免費給它當「托兒」,替它做廣告。這活兒前七、八年在北京大街上屢見不鮮,都是無業遊民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後來沒人上當了,也就消聲滅跡了。

我看了那篇文章,作者為靳義勝,主標題是《天津已成黑社會天堂》,副標題是《張立昌宋平順當後臺》,這兩個人不一定怎麼樣,我們這裏只就事論事。文章裡面滿篇都是文革式的謾罵,提到的每一件事情的時間、地點、人名都不清楚,和論壇裡有些滿嘴跑火車的帖子沒什麼兩樣。

我在這裏給大家摘抄文章的第一段:

今天,天津百姓有一股發自肺腑的聲音:「世界上最黑暗的地方是中國,中國最黑暗的地方是天津!」天津名義上是直轄市,但百姓的窮苦和悲慘,已經不亞於奴隸的境地。天津,可以說是當今地球上僅存的奴隸社會,這一點並不過分和誇大。其禍根,都是天津的領導一手造成的,也就是控制天津黨政軍和公檢法大權長達二十多年的天津市委書記張立昌和政法委書記宋平順搞壞的。這兩個傢伙把天津變成了黑社會的天堂,天津人民對這兩個混蛋真是恨死了。

從封面可以看出,這篇文章在這期《前哨》里根本不是重點,天津人民恨死的「兩個混蛋」,一個出現在封面右上角,另一個根本沒露面。而真正要打擊的對象是幾乎占滿封面的胡錦濤,和碩大醒目的標題《胡錦濤力保李源潮過關》。還有借報導兒媳婦打擊趙紫陽。

這些文章裡似乎在描述一件事情,其實在描述過程中就不顯山不露水的歪曲事實,替江澤民和江家幫解脫,把贓栽在胡溫身上。這就是《前哨》雜誌有了「橫財」之後發生的事!

有人說,封面上不是有《江澤民邪門愛國秘密賣國真相》嗎?您看看擱在什麼位置上了!在封面的最頂上最頂上無奈的弄了一行小字,誰會注意這個位置?那是哄小孩兒的。江澤民賣國早已經被揭得夠不夠了。現在連江澤民也知道,沒有罵他的文章,誰看哪!

真要反江,拿出江澤民的一些秘聞給我們知道知道?《前哨》就不敢了,可是打起胡溫來,文章兜多少個圈子迷惑人,最後那刀子還是捅進去,絕不手軟。

我勸為江澤民服務的《前哨》雜誌看清形勢,錢財有價良心無價。江澤民必然滅亡,這不是某個人的願望,這是歷史的必然趨勢。


《前哨》2004年9月期封面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