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議大赦江綿恒!江澤民四千字上書被中央打回(多圖)
 
林立
 
2004-9-6
 

沒商量!江澤民致信中央政治局被打回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有幾個心病很難醫,其中一個是他本人那二十多億美金的海外存款和江綿恒被授予「中國第一貪」稱號的資格問題。

現在和江澤民父子有關係的銀行巨頭紛紛落馬,到這個火候誰不為保自己,把事實交代了呢?七月二十三日,給江澤民轉賬做手腳的香港中銀又有高層主管被捕,香港中銀常務副總裁朱赤、副總裁丁燕生,在出席中國銀行董事會時落網,所以劉金寶的案子被推遲審理。

銀行業監管會、監察部、審計署調查組,是三月初進駐北京中國銀行、工商銀行、建設銀行、農業銀行的,至八月為止,還在繼續調查中。

溫家寶已代表中央政治局、國務院表態:「下最大決心,徹底調查,不護短,對人民有個交待,對國家作出承擔。」這實在讓江澤民吃不消,於是派人給溫家寶和他的兒子也編點兒離奇荒誕的貪腐故事。

爭鳴雜誌9月刊報導,在鄧小平誕辰百周年和四中全會前夕,江澤民以《個人的幾點看法和建議》為題,致信中央政治局,全信約四千字。

江澤民在信中,提出了二項醫治他心病的建議

一、主張大赦貪官

江建議中央政治局、中紀委制訂一個有約束力的臨時性法律條文:在特定的時間內、一定範圍內,黨政幹部、政法幹部、軍事幹部、外派中資幹部,能交待、上繳貪污、挪用、侵吞的公款,收受賄賂或行賄活動情況,原則上予以免追究法律罪責和受法律檢控。

江澤民以前怎麼不這樣建議呢?因為現在形勢變得對他越來越不利了,他控制不了局面,為免父子受法律制裁,想偷偷把大部份盜竊國庫的錢交回去。

中央政治局已將江的此項建議交中紀委研究。中紀委常委會對此討論後表決,在十八名中紀委常委中,十七名反對,僅一名棄權。中紀委在表決後提出意見:對黨內腐敗犯罪行徑的姑息和寬恕,是對國家事業的損毀,是對黨紀、國法的踐踏和挑戰,是對人民的背叛。

中紀委常委對江澤民建議的否決,真是震動江的心臟小橋兒!

二、建議增補副總書記

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江在信中還提出另一個建議。江寫道:請研究,隨著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工作份量的加重,從更有利於工作領導、工作展開,有利於領導層對事件、問題制訂政策、措施等決策、觀點、判斷的集中,建議設副總書記二名或四名。

江衰到這種程度了?!

塞進第四代領導班子裡的江家幫不都是十六大前江用「全退」條件換來的嗎?政治局九個常委有幾個不是江澤民的人馬?現在江居然提出設「副總書記二名或四名」,可見那幾塊鐵板發生了化學變化。

據知,江澤民在十六大前夕,也曾提出過設副總書記的建議,但在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被擱置了。當時江澤民安排政治局候補委員竄上來的曾慶紅和竭力取悅黃麗滿的李長春為副總書記,後因李長春在黨內、社會上的反對聲音實在強烈,在三個省工作都留下斑斑劣績,至今被追著打;江後來提出改為吳邦國、曾慶紅;又提出:胡出國外訪或遇有「特殊情況」發生,由吳邦國代行總書記,但也被否決了。

江澤民自己當總書記時怎麼不要求設副總書記呢?他當了十三年的總書記,人沒走茶還熱乎時,在胡錦濤身邊布滿自己人之後,還如此不放心,可見江對自己太沒有信心了。

現在,形勢更「與時俱進」了,踩江都踩到香港去了,江再次提出建議增補吳邦國、曾慶紅為副總書記,用意已經只是為了保護自己不受法辦。

江澤民的美夢又一次破碎

八月十八日,中央政治局會議,討論了胡錦濤在紀念鄧小平誕生一百周年大會上的講稿,作了十三、四處的修改,突出實事求是、科學發展觀,增加了鄧小平提出的「廢除幹部領導職務終身制」,並要求身體力行的帶頭實踐,這個講稿擺明是指江澤民賴在權位上不退,所以江提出的什麼看法和建議根本沒人不理睬。

在政治局討論、研究江增設副總書記的建議時,有人提出擱置江的這個議題討論,在十八票贊成,五票反對,一票棄權的情況下,江澤民的美夢又一次沒法作完。

江對鄧小平92年南巡要撤他職懷恨在心

再努勁擡一擡,興許比他倆還高!

鄧小平九二年南巡的強硬講話主要是對著阻止改革開放的江澤民的,鄧當時差點兒撤了江的總書記,在江的一再保證下才「以觀後效」,鼠肚雞腸的江這些年來一直耿耿於懷,鄧去世後江澤民在追悼會上就喜極而泣。

在江從小媳婦變為核心以後,他在歷次會議上都不忘攻擊鄧小平,把改革開放的功勞歸於自己。江在九八年十五屆三中全會前夕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在2000年五中全會前夕的中央政治局會議上,都提到有關鄧小平九二年南方考察的問題。

江澤民說:小平同志是向全黨、全國人民宣布全退後的二年多,到南方考察的。不能把路線、方針、政策的前瞻性、創造性、正確性,都歸功於小平同志的南方考察。九二年夏至九五年的經濟發展高熱、高通脹,也造成了一定的後遺症。「中央」是及時採取措施作了調整、控制。

江澤民這段話就是說,他比鄧小平高明!

江在信中說:小平同志九二年到南方考察,確實對經濟發展、改革開放起著歷史作用。一些提法、意見、觀點,還是要科學對待,由實際效果來判斷。把小平同志南方考察,作為決定中國局勢、前途、命運,是不符實際的。是神化個人的作用超越了「黨」和「人民」。

這種提法還不夠明確,後來江澤民在「三講」之後乾脆出了個「三個代表」,索性把「黨」和「人民」,連「生產力」等等不管是人的、東西的、還有那些不是人不是東西,但能叫出名字來的,都統統一古腦代表了!

鄧小平九二年南巡講話是14年前的事情了,更何況鄧已作古,可江澤民至今仍耿耿於懷,肆意報復,這正應了中國百姓的一句話:寧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

江讚揚新班子就是在轉圈兒肯定自己

江澤民否定完婆婆又否定接班人。

江澤民在信中讚揚了新領導班子,不過他在讚揚新領導班子時,特別強調讚揚的是「集體」而否認坐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位置上的胡錦濤,江一連用了六個「集體」:集體領導、集體作用、集體智慧、集體意志、集體駕馭、集體業績。

江澤民之如此煞費心機的強調由江家幫占絕對優勢的「集體」,就是在轉著圈兒的肯定自己。

胡錦濤在上海講話戳破了江的肺尖

江澤民連死去的鄧婆婆都容不下有理論,怎麼能容得了隔代接班人下什麼指示呢?

七月二十六日至二十九日,胡錦濤到上海視察,對上海幫談了執政的五大危機。有人說,即使這不是衝著江澤民的,也是衝著江澤民去的,因為中國哪方面有禍害都與江有關。

講話中,胡錦濤強調面對執政上的五大危機:

(一)要務實的承認,共產黨還不能符合或配稱是個馬克思主義政黨,或者說離馬克思主義政黨還有較大距離,待我們努力改革實踐。一個革命、先進、有生命力的政黨,不是自封的,不是自然形成造就的。

(二)要務實的承認,不是少數,而是相當大多數的領導幹部,包括高級幹部,還稱不上是馬克思主義者或馬克思主義信仰者、實踐家,造成領導幹部政治素質大危機。

(三)要務實的承認,建黨八十三週年、建國五十五周年,我黨經歷了坎坷不平的道路,經受了疾風暴雨的洗禮,至今還沒有一套完整、適宜國情的執政理論,直接影響黨的工作指引、黨的自身建設方向,造成黨內思想、理論上的混亂和真空。

(四)要務實的承認,黨的執政本領、治國理政本領、繼續執政黨的地位,都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和沉重的壓力。來自黨內,更強烈的是來自社會各界,直接影響、動搖執政的社會基礎及領導地位。

(五)要務實的承認,執政黨的自身建設和社會發展,和人民的要求、期待,存在著差距,直接導致號召力、凝聚力、領導力處於被動。

胡錦濤說:政治思想、理論上有突破性,就是要樹立求真務實的科學史觀,要面對現實、接受事實,要有憂患意識,更要有危機感,這是黨的領導幹部起碼要有的判斷力。

江澤民的新解狗屁不通

江澤民在信中對胡錦濤提出的「求真務實」做了一番批駁。

江說:「求真務實是科學的工作作風,是共產黨一貫強調的認真作風。求真,就是求真理,求正確的思想理論。求真務實是科學工作作風,不能替代思想理論指導。」

江澤民就怕胡錦濤有「理論」,所以妒忌的挑刺兒說,胡提出的「求真務實」是「作風」,是「求」正確的思想理論,但不是「思想理論」。

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思想理論」是什麼?就是指定人如何去做的指示,比如毛澤東提出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鄧小平提出的「黑貓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胡提出的「求真務實」都是告訴幹部具體怎麼去做,唯有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讓人看完不知所云,還得理論界人士絞盡腦汁這麼解釋那麼解釋,結果哪個也沒解釋對,哪個也沒把「三個代表」裡出賣國土、禍國殃民、虐殺無辜等等真正內容解讀出來。

江的驚恐

江澤民在信中還對胡錦濤視察上海時有關黨內危機的說法,非常焦慮,江說:對黨內面對危機和壓力,要充分認識。如果把危機提升到危急、即爆程度,緊張到難以克服、化解、處理好的程度,對黨的工作不利,對黨的領導威信不利,對黨的凝聚力不利,在某種程度上是自我否定,抹殺國家的建設、發展業績和進步。在制訂、立法、通過黨和國家幹部經濟收入、財產公開化條例的過程要嚴謹,要從社會反響程度,幹部接受、認可程度,很可能會產生的情況作準備。

從江澤民信來看,他知道一旦自己的事情被公開,那無疑是一顆原子彈爆炸。

對於胡錦濤斥責江家幫,江還驚恐的說:對黨內的宗派主義、山頭主義、地方主義現象問題,不宜公開化。宗派主義、山頭主義、地方主義活動是局部的,並不嚴重,留在黨內內部組織生活會上解決。山頭主義、地方主義,一百年後還是會出現的。

實際上,胡錦濤在上海視察期間,江家幫把持的當地報紙、電臺都未報導,直至胡返京後的七月二十九日才見報。但胡錦濤到上海的消息第一天就走漏了,僅僅三天,就有二千二百多封電函致胡錦濤,除了問候之外,都是揭發上海市領導層的黑暗面的,控訴他們腐敗、欺騙中央、高幹子女經營非法活動等。

江澤民的焦慮不安,除了為自己,還為那些能保護自己的中共高層的江家幫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祥的是,在鄧小平誕辰百周年前夕的政治局會議上,不但江的信被委員們嗤之以鼻,而且更有人嚴肅提出:江澤民同志作為中央軍委主席,在黨內未擔任職務,不宜以黨和國家領導人第二把手的身份出席參加黨、國家召開的會議。

至此,江的「核心」地位完全不保,連胡前江後也難維持。這幾天剛在新華網上一露臉就給踢下去。江慘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