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回路轉!溫家寶痛斥江家幫 朱熔基力挺接班人(多圖)
 
林立
 
2004-8-5
 

溫家寶在北京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

【人民報消息】為什麼江家幫為了宏觀調控問題公開和溫家寶撕破臉,甚至搞一些小道消息不斷擴大範圍、在品德上抹黑誣陷總理呢?因為宏觀調控不是個經濟問題,而是個政治問題。不止是誰當政的簡單問題,而是個國家要富強還是要自行滅亡的問題。


看吧,他們折騰不了幾天了!
六月底七月初舉行了政治局會議,陳良宇向溫家寶發起全面的、面對面的攻擊,陳良宇威脅溫家寶,如果堅持推行調控,必須承擔由此引起的傷害經濟的「政治責任」。溫聲言,一旦經濟硬著陸他準備接受批評。主持會議的胡錦濤最後表示,宏觀調控的措施是中央的集體決定,各級政府必須堅決執行。

七月十二日,繼政治局會議後,國務院召開了常務會議,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以溫家寶為首和以黃菊為首的兩個陣營,就經濟宏觀調控問題,展開了激烈的爭議,進行了又一次較量。

江家幫當螃蟹當慣了,這些在各地的土皇上,在江澤民面前是孫子,在民眾面前大充老子。現在溫家寶以總理的身份要通盤考慮全國這盤經濟棋,希望諸侯配合,可是江家幫不幹,他們就是要隨心所欲,為所欲為。與會者都心知肚明,這兩個回合的背後都有江澤民的影子。

三大致命問題從1999年開始

爭鳴雜誌8月刊報導,據國務院研究中心於六月中旬提出的一份研究報告披露:固定資產投資過大;生產速度超常;貨幣供應旦裡和貸款增幅臨近失控,這三大致命問題,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基本上都沒有能有效控制、調控好,偏重於國民經濟產值和增長率,致使經濟發展畸型,有脫軌危機。該報告稱:這三大致命問題,困擾、阻礙國家經濟持續、快速、健康、效益發展,從而對國民經濟的直接損失、內耗、積累損失、潛在損失,每年達八千億至一萬二千億,相等於國民經濟年產值的百分之六至百分之九。

每年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用於鎮壓法輪功

鄧小平1997年2月19日逝世以後,江澤民掌握了黨政軍大權,也就在這時江的野心膨脹到極點。據國務院研究中心透露的報告看,1999年以來經濟失控,為什麼會這樣呢?江不懂經濟但他有經濟方面的軍師曾培炎。有人注意到,1999年4月江澤民準備鎮壓法輪功,他無暇考慮國家的經濟問題,7月20日在全國公開鎮壓法輪功以後,江把全部注意力放在如何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怎樣給美國總統遞交誣陷法輪功的英文小冊子。從1999年7月開始,江每年要拿出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國家財力用於開展鎮壓法輪功的項目和建設。

這是個多麼可怕的經濟數字和令人匪夷所思的行為。

屢叫不停:投資興建十億元以上的大頂目近五千個

溫家寶在會上披露:從去年第四季度至今年三月,各地今、明年投資興建十億元以上的工業、基建項目四千六百七十五個。已在動工興建、部署今年稍後、明年初興建的大型、特大型項目,有:年產一百萬噸鋼企業,八十二個;年產五百萬噸鋼企業,十二個;年產一百萬噸水泥企業,一百二十個;年產五百萬噸水泥企業,四十五個;年產十萬至十五萬輛轎車、旅行車企業,十八個;年產化纖、塑料原料三十萬至五十萬噸企業,二十八個;年產有色金屬二十萬噸以上的企業,三十六個;興建、擴建大型、中型幹線民用機場,七十五個;明年初、O六年動工城市地鐵,有三十二個城市申請。

江家幫的地盤經濟過熱占前三名


兩軍對壘
從下面的報告可以看出,在溫家寶不斷提出宏觀調控時,有21個省(區)、直轄市的經濟增長依然過熱。第一名是江澤民的老家江蘇省,第二名是吳官正曾任省委書記的山東省,第三名是黃菊曾任市委書記的上海。

據國務院一份考核、調研報告披露:自二OO二年第四季度以來,有二十八個省(區)、直轄市經濟發展過熱,至今年六月底,尚有二十一個省(區)、直轄市的經濟仍處於過熱,固定資產投資過快,趨於失控。部分省、直轄市固定資產投資過快、失控超過去年同期水平:江蘇省超百分之八十二;山東省超百分之七十七:上海市超百分之七十五;廣東省超百分之七十二;湖南省超百分之七十;遼寧省超百分之七十;河南省超百分之六十;浙江省超百分之六十五。

目前,電力緊缺達百分之二十七,鐵路運輸超負荷百分之四十四,石油能源有百分之二十二靠進口,每年以百分之十二至十五增加進口需求,二十二種原料短缺要靠進口。

勢不兩立

國務院原訂七月五日召開常務會議,討論、總結上半年經濟發展形勢和宏觀調控的成效,研究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其後由於江家幫要阻止「宏觀調控」,要繼續「經濟過熱」致使對會議的議題爭議不下,會議推遲到七月十二日才召開。並使原訂一天半的會期,延長至二天半,分歧還絲毫沒有彌合的可能。最後一天,政治局常委曾慶紅、吳官正、羅幹前來助陣。有關部委的一把手也都列席,想和稀泥,但這不是一般的分歧,溫家寶知道自己不能退讓,因為國家經濟早已經到了讓朱熔基哭暈過去的程度。會議不了了之,可以預見的是,更激烈的較量還在後頭,四中全會不會風平浪靜。

五點爭議、分歧

五點爭議、分歧:

(一)對前階段下達宏觀調控措施的必要性、實效性;
(二)是否繼續做好「宏觀調控」,經濟「軟著陸」;
(三)國民經濟發展速度要控制在百分之九以下,還是衝破二位數;
(四)地方政府的經濟、金融自主權要立法規範、約束,還是放權;
(五)中央政策、措施和地方政策、措施發生矛盾、對立時,如何處理?

溫家寶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引證了一系列數據資料,堅持決定實施宏觀調控是非常必要的,儘管是晚了些,目前已初見成效,但發展不平衡,尤其是面對著人為設置的阻力。阻力來自黨政長官意志、本位主義、山頭主義、自我中心主義。如果不正視、克服人為阻力,經濟過熱、失控潮隨時會反覆、回潮,這也是規律。在經濟建設、發展中,付出最昂貴的代價就是長官意志、本位主義、地方主義支配下的違反科學精神、務實作風所造成的損害。

朱熔基對溫家寶無保留支持


朱熔基力挺溫家寶
七月二日,朱熔基在中央政治局召開的慶祝建黨八十三週年暨工作座談會上稱讚溫家寶,說:一年多的實踐,本屆做得比上屆好,好在務實、認真,這正是黨內、政府內最缺乏的作風、精神。我以老賣老,給家寶同志的工作打九十分;留下十分,我提個建議:你沒有人事、人情的包袱,先天比我好,膽子可以大些,你有黨內、社會高度民意支持率。我作為公民、黨員,是無保留支持你的。我在任時,看到的問題、想到的事不少,但放不開,要做好也難。社會上稱我是「朱鐵臉」,名不符實;鐵臉不硬,這是一副相貌。金融問題、三農問題、上海問題、政府官僚問題等,我朱熔基要負很大責任的,很多問題是留給了新屆政府。我是很不安的。

溫家寶表示面對責任

溫家寶在7月1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上說: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把問題推向上屆政府而減輕、逃避自身的責任,本屆政府要作出承擔,以求真務實的科學態度,解決好、處理好經濟發展、改革運行中突出的矛盾和問題。

溫家寶在總結上半年經濟發展工作時,提出了以下幾個突出的需要解決的問題:

(一)不少地方、部門的領導同志頭腦過熱,以強調各種特殊性、以各種藉口,搞快、多、大上;

(二)固定資產投資規模偏大,投資結構重疊;

(三)煤、電、油、運輸,供求緊張,短期、中期都難以解決;

(四)經濟整體效益情況薄弱,市場內需開拓較窄;

(五)失業、就業人口高企,很大程度影響了社會穩定,導致產生危機;

(六)三農問題有進取,但總體還是十分突出,政策、措施具體落實還有很大差距。

這些除了江澤民遺留下的難題,江家幫還在加劇這種困境。這些問題不解決,經濟馬上崩盤,中共即刻垮臺。


四中全會不是十六大

從溫家寶2002年十六大任總理以來,這是他和江家幫二次面對面的激烈交戰。

中國人都知道,人和人之間就那麼一層薄薄的紙,雖然誰都知道誰在想什麼,但如果不捅破那張紙,面子還可以維持,一旦撕開,那激戰就公開、明瞭、赤裸裸了,沒有什麼可顧忌的。這張紙由陳良宇撕破,說明江澤民失去了保護傘的作用,卒子得自己親自出馬了。

四中全會不是十六大,從溫家寶的強硬態度可以看出,江澤民一手遮天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