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獸」為孽的陳至立
 
王一峰
 
2004-8-4
 
【人民報消息】2004年7月19日,坦桑尼亞當地時間,中國當代最有權勢的女人之一陳至立被法輪功人以「虐殺、迫害」罪起訴,這位頗有來頭的人物不得不接受了法庭傳喚,踏上異國的法庭應訴,這一事件旋即成為特殊的歷史事件。

有關陳的過去在多家傳媒上轉載,眾所周知,她是江澤民手下最賣力和得力的幹將,有關他們的關係非常著名,幾乎是家喻戶曉,這種關係不僅僅是政治上的同盟,還有比「聯盟」更牢不可破的茍合。緣於此,陳獨霸中國的教育界達7年之久,儘管民怨沸騰,數度遭到彈頦,教育系統問題頻出,成貪腐重地,年輕一代道德淪喪,岌岌可危,陳卻因為有江的庇護肆無忌憚,官反而越做越大,由教育部長升至專管教育的國務委員,成為江文化、教育等領域的代言人在國際上頻頻亮相。在中法文化年,法國為了討好陳以獲取中國更多的合同,不惜為陳的來訪剪彩砸重金點綴巴黎,街道上到處掛滿迎風招展的裝飾。在江已不擔任國家領導時,江仍然攜帶陳至立在全副武裝的軍人隊伍招搖過市:軍人們威武的戎裝烘托著陳那唯一的「粉裝照片」向世人宣告,軍委主席的紅粉知己陳至立依舊大權在握,還要負責全軍的教育。

在1999年7月江氏非法鎮壓法輪功開始後,陳在教育界一馬當先,大搞文革式的專政與文革式的人人表態過關,甚至從小學、中學、大學、到研究生的考試中均有強迫學生們表態反對「法輪功」的試題,而拒絕參與攻擊「法輪功」或不願放棄「法輪功」修煉的學生、教師被校方打擊、開除、非法監禁、勞教、送洗腦集中營、甚至酷刑致死,教育系統被陳非法虐殺致死的人數達61名(大量尚未完全核實清楚或未被披露的案例不包括在內),僅以清華大學為例,已有300多名教授、教師、博士、碩士、大學生被非法關押、開除工職或直接送入勞教所,被判刑的學生達18人之多,手段之惡劣,中外教育史罕見。

那麼陳在學生中大搞人人簽名反對「法輪功」的意欲何在?眾所周知,在中國搞政治運動已沒有市場,群眾早已厭倦「文革」那一套。僅有一個地方還可以挖掘市場,那就是學校,尤其是中、小學,陳至立多次親自部署,或以教育部名義發文向校園大施淫威,因為學生必須執行校長或老師的命令,學校要升學必須要按要求回答考題。那麼搞出這種所謂的聲勢就能打到「法輪功」嗎?沒有人會相信,經過「文革」的人們都知道這是一套毫無實質意義的過場,但是陳至立為何要走這一過場呢?我查了許多資料並思考良久,有幾件事合在一起給了我一些啟示。

江澤民曾無數次到廟裡燒香磕頭,已經不再是新聞,最後一次是今年6月5號上九華山燒香,這些跡象表明江不信神但怕鬼,香港雜誌報導說江在家裡常抄《地藏經》,更有傳言說江是秦檜轉世,如此說來江秘密出賣百萬平方公里國土就有跡可尋,其生生世世都與人民為敵。有人公開撰文把江氏比作秦檜,這可戳了江的鼠肚雞腸,也紮了陳至立的肺管子。

陳至立下令修改大陸的教科書,擬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歷史教學大綱》(試驗修訂版),將岳飛、文天祥等排除出民族英雄,並要為秦檜平反,這一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韙的竄改歷史之舉,立即被正義人士們曝光,招致社會各界激烈反對,幹如此讓人戳脊梁骨的事不是一回兩回了,陳至立如此赴湯蹈火讓人匪夷所思,有人撰文說陳乃系秦檜之妻王氏轉世。看來有幾分道理。

當年「6、4」之前,江澤民以鐵血手段鎮壓了《上海經濟導報》,中共高層權力廝殺正酣,江北上受到還在位上的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斥責,江惶惶然如喪家犬竄回上海,是陳至立(時任中共上海宣傳部長)給了江「定魂湯」,陳稱一旦中央怪罪下來,她將一人包攬下全部責任。要知道這是冒殺身之禍的險啊,陳當時已是為人婦、為人母47歲的全老徐娘,何膽、何能敢如此這般,也許只有用「情何以堪」、多生多世一起禍亂世間來解釋了。

網上已有不計其數的文章探討中外預言,其中最著名的預言當然是流傳最廣的《聖經》中的《啟示錄》了。筆者讀過多遍《聖經 》,甚至在中國《聖經》還是禁書的時代,全文抄過《啟示錄》,所以對一些解析《啟示錄》的文章非常關注。也讀了一些《正見網》上的文章,有文章說要明白《啟示錄》,其中最關鍵是要了解清楚《啟示錄》中的赤龍、獸、大淫婦、還有羔羊這幾個象徵。許多文章都有理有據分析出「赤龍」象徵中共,根據《啟示錄》第十二章九段,赤龍名叫魔鬼或撒旦,是迷惑全人類的。中共被稱為「赤匪」。最喜歡用的顏色都是大紅色,如黨旗是鮮紅的赤色,殘暴的嗜血本性也是血紅色, 從開張之日,便宣告其暴動是赤色革命、稱其軍隊紅軍、政權是紅色政權等等,其實不僅聖經《啟示錄》談起赤龍,中國的預言《梅花詩》也預言了赤龍及其挑起的血腥事件:「火龍蟄起燕門秋,原壁應難趙氏收」,火龍即赤龍,燕門指天安門,中共這隻惡龍把「六四」請願的學生和民眾屠殺了,五千年歷史的中國應了這一難,同情學生的總書記趙氏被打壓了下去。

聖經《啟示錄》緊接「赤龍」之後繼續寫道:「我又看見一個獸從海裡上來,有十角七頭,在十角上戴著十個冠冕,七頭上有褻瀆的名號。全地的人,都很驚奇跟了那獸。又拜那龍,因為龍將自己的權柄,王座,能力都交給了獸。」,六四」屠城之後,江氏踏著民眾的鮮血從上海到了中央,成為中共的新主子,令全國民眾驚愕,「赤龍」讓江澤民擁有「黨、政、軍」三權,所以是「全地的人,都很驚奇跟了那獸」, 「獸從海裡上來」太明顯不過了,即指江澤民從「上海」爬到了中央。這裏有一個關鍵之關鍵:「這獸又強迫所有的人,無論大小、貧賤,在他們的右手和額上打了印記,沒有這印記的,就不能做買賣」,這個印記,就是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時要求人人表態,學生個個要簽名所要打下的印記,回想江澤民當政的13年,僅僅在鎮壓「法輪功」時搞出了這個人人過關表態的事來。

人人過關表態,即人人要與獸簽訂約,否則就無法做「買賣」:那些不簽字的學生被開除學籍,教師、機關幹部、工人不簽字的開除工職。看似過場,看似唬人的玩意兒,其實後面也許都有根源。這就是陳至立在教育界花那麼多錢財與精力去推廣的貨色,她是要讓中國的未來都與那禍害民族的「獸」簽約,從而斷送中國的前途,從中國教育界傳出的那些有識之士憂心如焚的呼籲,也證明著陳系中國教育界的千古罪人。

所以今天把陳至立送上法庭,不僅僅是要將一切迫害「法輪功」的參與者送上法庭,伸張正義,也是在為民除害。其實所有迫害法輪功的人和被法輪功人起訴的人,有哪一個不是國家的蛀蟲、民族的敗類、魚肉人民的貪官、道德敗壞的不良之徒?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