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尼-謝特:李老師論述北京鎮壓法輪功 中南海無人回應 (圖)
 
作者:丹尼.謝特
 
2004-7-20
 
【人民報消息】



丹尼.謝特在04年4月底在紐約舉辦的《法輪功給中國帶來的挑戰》新書發表會上演說。
謝特是美國赫赫有名、聲譽卓著的資深調查報導記者,贏得兩座艾美獎中的調查報導獎。

自從這本書以及根據此書所製作的紀錄片首次問世以來,我仍一直在追蹤法輪功的發展。而且相信只要中國政府有機會以一種新的角度重新看待法輪功,它的政策與作法會有所改變。我曾期望至少能展開對話。

在我寫這篇序的同時,中國政府正在北京主持一場六方會談,討論有關北朝鮮的核能發展。這項工作促成了對話,並尋求各方聚首。但是在看起來沒有平壤的核威脅那麼具有潛在危險性的法輪功問題上,中國政府卻表現出絕不願意,甚至沒有能力與修煉法輪大法的本國人民展開對話。

與我有過接觸或是聽過我演講的人,反覆問我的一個問題是:「為什麼?」為什麼中國非要堅持這一毀壞國家名聲的迫害,不顧一般中國人的反對,而且在世界上帶來許多疑惑?為什麼?

一位真正的新宗教運動專家,德國學者伯恩.漢姆(Bernt Hamm),點出了一些原因,本書中也探討了其中一部分:

從一個西方人的觀點來看,實在很難了解,中共領導層為何會在迫害法輪功並希望終能成功這件事情上投入如此多的面子(象徵性資本)賭注。外界(主要來自西方世界)要求停止這場迫害的壓力也在不斷地增加,但在投入如此多「面子」之後,要中國高層立刻住手幾乎不可能。因此問題在於:為什麼在這個時代的今天,還要一條胡同走到底?我有幾個可能的答案:

法輪功或許不是嚴密組織的運動,但是他們的確可以動員大批信眾(在中國境內截至一九九九年四月,在世界則持續至今),同時也可以長期激勵勇敢的抗爭行動……

法輪功也是一種新的社會現象,是中國領導高層(高齡又與世隔絕)無法(期望能夠)應付的。這種本來不具實體的運動,藉現代通訊工具之助,快速實體化了。這些工具包括手持工具(全球通訊系統、行動電話)及互聯網(全球網際網路、電子郵件、無線網路運用)……。

新說法:老師的看法

五年前,我在李洪志及其信眾受中國威脅之前採訪過他,之後他就沒再接受採訪。現在他對此事件提出了他自己的看法。

中國春節之際,李洪志在二○○四年元月二十日接受新唐人電視臺的採訪時說:「那就是出於妒嫉,因為掌權者的妒嫉造成了這場迫害,儘管法輪功是為社會好,是為民眾好,學功的人數很多,在一些人眼裡看到的就是他們自己的權力,他是不管民眾疾苦的,那麼他就不能容忍法輪功有這多人來學。」

沒有任何一個中國高層領導對此論述作出回應,不論是新任的總理溫家寶或是老朽而堅持不退的前任國家主席江澤民(法輪功指控是他發起迫害活動)。亞洲地區大多報導了李先生的這番評論,但很大程度上並沒有引起人們的反響。

至少對我而言,這番話的確具有重要意義,然而卻被忽視了。

首先,這表明李先生並未消失,仍被尊稱為法輪功的「老師」而不是領導者。中國一直威脅要逮捕李先生,而且他的非暴力信眾與受雇於芝加哥、紐約及舊金山的中國領事館的暴徒之間偶爾會發生暴力遭遇。儘管如此,李先生還是繼續他的工作,例如一年前他曾出席了二○○三年二月十五日在加州召開的一次有一千五百名修煉者參加的心得交流會。

其次,他的評論避免了類似美國政治競選活動中的政治性攻擊。似乎與其說他對中國領導人感到氣憤,不如說他憐憫他們。他也沒有使用中國人權異議分子用來攻擊非民主暴政的攻擊性字眼,而只是斥責他們的一個人性缺點:「妒嫉」。

妙了:為什麼「妒嫉」?

這裏有關於妒嫉的兩種定義:「因為別人的優勢、擁有或運氣而感到痛苦或不快樂」、「對競爭者或對手的影響力產生懷疑的感覺」。

我對此說法的看法是,他認為中國領導人已經認知自己處於意識型態的死胡同,並不再能夠激勵人們信仰那些曾使中國瘋狂的「共產主義」理念傳統價值觀,他們帶給人民的只有失信於民的政策、鎮壓措施,以及使人致富但不能使人正直與幸福的腐敗經濟體系,僅此而已。因此,李先生認為這些領導們「妒嫉」法輪功能夠激勵、吸引對該功法如此虔誠的眾多民眾。

這次似乎是法輪功,而不是老邁的政黨領導及黨工們,播下了一場新的革命的種籽,這是一場將民眾視為個人而非階級的革命。一度熱中於國際無產階級革命的北京當局,正在因為不知其信仰為何而停滯,而法輪功卻正在向前邁進,或他們相信是在向前邁進。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些曾經嘲笑資本家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現在接受了資本家的價值觀而變成了如此狹隘的不道德的市場商人。我寫本文的當天,臺灣民眾正要在二○○四年三月二十日投票選舉總統,就在前一天他們的正副總統才逃過一場暗殺。更具有雙重諷刺意義的是,作為曾在冷戰期間令人生畏的「紅色中國」的中國大陸,反而支持蔣介石創立的國民黨(編者註:中國國民黨之前身「興中會」,由孫中山先生於一八九四年創立於檀香山。其間經歷數次改組、改名,後名為中國國民黨,由蔣介石擔任數屆總裁)。而共產黨曾與蔣介石打過一場內戰並對其譴責多年。

毛一定在墳墓裡轉輾反側,因那種「對競爭者或對手的影響力的懷疑」已經在世界事務中體現到了。

在我開始撰寫本書以來的幾年裡,法輪功的影響已遍及全球,法輪功現已成為一種獨特的國際運動。當初共產黨員是利用由上而下的「共產國際」架構,建立其幹部隊伍與動員群眾;而法輪功偏好由下往上的方式,贏取以個人身分參加的跟隨者。

五年前法輪功傳播至三十個國家,如今宣稱已達六十個國家,其出版品以三十多種語言發行。他們透過國際互聯網快速傳遞訊息。當我首次出版此書時(二○○○年),法輪功網站屈指可數,現在已有一百一十個。他們的發展速度及其在全球日趨增長的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他們在許多國家尋求當局的認可,並獲得了數百份來自地方政府的褒獎。這些褒獎或許不具有實際的政治意義,但是可以建立與政府官員的溝通管道,同時給信眾與潛在新人以鼓勵。他們目前表示擁有逾一千份此類決議。這些文件至少可以讓人們感到,他們不是一個邊緣團體,而是得到中國以外的當權者祝福或至少認可的。

也許更具象徵意義的是,他們堅持不懈地試圖說服政治領袖們代表他們向中國政府進言。他們成功地贏得更多決議、聽證會甚至立法條文以確立其權利。雖然,這一切迄今尚未產生太多實質性效果。

他們與人權活動人士年復一年眼睜睜地看著中國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決議案中獲勝。美國對人權議題只是動動嘴皮,卻無實質幫助,甚至在事實發生之後為伊拉克戰爭辯解而援引人權理由,一直表現出不願與中國作對。

另一方面,北京倒樂於和華盛頓針鋒相對,提出自己關於美國存在的許多違反人權問題的報告。這些事實讓兩個國家都顏面無光,區別在於,中國依然更在制度上排斥人權原則,而美國擁護原則卻實際違反。

二○○四年三月中,華盛頓當局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控告中國違反半導體貿易協定,但是仍未向世界法院或聯合國控訴中國對法輪功修煉者及其他人的長期人權迫害。

《法輪功給中國帶來的挑戰》【二○○四年中文版序】(2)

丹尼.謝特(Danny Schechter)著

(博大出版社供稿,新聞稿標題為出版社所加))
=======================

欲購此書,可向經銷書店、各地大紀元辦公室或博大出版社購買。

郵購價(美國國內)USD$16.00, 加州郵購者請付$1.32銷售稅。支票抬頭:Broad Press Inc;地址:P.O.Box 70456, Sunnyvale,CA 94086, USA;支票兌現後寄書。電話:1-408-472-9980; 傳真:1-206-350-0947;電郵:[email protected]
博大出版社網址:www.broadpressinc.com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