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與世界人類都有關的大事
 
作者:百志
 
2004-3-6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四年多了。許多朋友都知道這場迫害,但是往往舉出一些歷史上類似的迫害,認為這是自然的。有的人認為,法輪功修煉者應該採取更「回避」的方式,多加宣揚功法的益處,不要搞政治,不要和其政權硬碰硬。更有人說,法輪功學員應該可以把這種迫害看成是一種修煉。

個人認為,這些理解完全是一種誤解。

以下,筆者從幾個方面想談談法輪功反對迫害的意義。

*法輪功是無辜的被迫害者

首先,法輪功學員不是去和誰硬碰硬。事實上,是江澤民喊出來要「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隨即騎虎難下,自己下不來,於是更加瘋狂。

早在法輪功一開始弘傳,江澤民便處心積慮地透過各部門,騷擾法輪功的煉功活動,與書籍的印行。99年打壓後,人民也多次呼籲、上訪、請願。可是,它們卻把這些人抓起來迫害。

時至今日,我們看清了:江澤民集團敢動用國力,迫害法輪功,便是一種失去理智的瘋狂行為,是不可理喻的了。如同二次大戰時,納粹屠殺猶太人,日本人屠殺中國人。這時,受害者採用各種善良的方式,抵制這種瘋狂、殘忍與屠殺,能說是硬碰硬嗎?

的確,有一些人是冒著生死去天安門打橫幅,因而被非法抓起來。但是,天安門不可以打坐、打橫幅嗎?為什麼在其他國家就不會這樣做呢?為什麼不冷靜聽聽這些人的心聲呢?為什麼要把這些人關起來迫害呢?這不是暴露了中共的心虛與膽寒嗎?

*善意講真相,不是搞政治

事實上,這些上訪的人來自全國各地,抱著要中央做主的心態,為法輪功說公道話,絕不是想去硬碰硬。他們有從各地來的老先生、老太太,還有年輕的學生,公務員、農民、工人、黨員幹部等等,還有從海外飛回來天安門的國人、外國人。

這裏面有老先生千里迢迢,徒步走了幾千里到北京,連路都搞不清楚,只是為了說句法輪大法好,便被關起來毒打。錯的是誰呢?這個老先生是去「搞政治」嗎?有媽媽帶小孩、有孕婦上訪、有夫妻同行,有人這麼扶老攜幼地搞政治嗎?

更可貴的是,這些人不是誰叫他們去的,是自己去的。誰教誰去,這可能嗎?發自自己那個心,才會有勇氣的。

*迫害的根本目的是滅絕法輪功

許多朋友說,不出來就不會被迫害。個人認為,這也是低估了這場迫害的邪惡程度。經過四年多,我們看到,表面的迫害只是江澤民發動這場滅絕法輪功運動的手段之一,不是終極目標。

好像希特勒迫害猶太人只是表象,真實的目的是滅絕猶太人。他要的就是根除、滅絕,以至於完全消失。猶太人不會因為沒有反抗,就沒遭到屠殺;相反的,死了六百萬人。同樣的,無論法輪功學員怎麼做,瘋狂的迫害者不會改變其滅絕者的本質。

所以,不出來就不會被迫害嗎?錯了,不出來承受的是另一種迫害。這等於是默認了迫害者的邪惡,放棄了正信,等於是精神上的自我滅絕。

當然,歷史上什麼政權要迫害正道信仰,都沒有成功過。法輪功修煉者也是一樣,絕不承認這種迫害,只是反過來在這場迫害中,向世人說明法輪大法對時代、對每個人的意義。

*滅絕者的邪惡

也有朋友指出,歷史上還有很多其他的迫害,從而淡化了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程度。

本質上,江澤民掀起的迫害不只是有形的手段,還有一股無形的邪惡在囂張著。人們往往著眼於有形的迫害,而忽略了精神層面的邪惡本質。

誠如大家所知道的,法輪功宏揚的是「真善忍」精神。可是,這場滅絕看來是針對廣大的修煉人,其實也是江澤民用盡各種「假惡狂」的方式,要滅絕「真善忍」在人間的實踐與再現。

所謂假,除了是編造謊言、製造假案、甚至假造歪理的文章,迷惑修煉人;它們還用盡國家傳媒,以及一切方式,指鹿為馬,顛倒是非。此外,假也表現在它文過飾非,塗脂抹粉的各類自我宣傳,讓人迷於假象而不自覺。對比之下,這不是很邪惡嗎?

所謂的惡,不只是表現出來的殘酷而已。它企圖讓人脫離「真善忍」,才是真正的惡。

如同一位法輪功學員所述,她在馬三家勞教所,看到的不只是兇魔惡煞,還有看起來慈眉善目的壞人,甚至還有承受不住,被迫放棄修煉的人。它們一方面動以威嚇,另一方面動之以情,根本目的就是要你放棄信仰。如同西遊記裡,妖精都是裝成美女、善士;魔窟都是裝成樓閣、甚至是西方雷音寺。它們用這種手法來欺騙一個被關入勞教所的人,不是魔才會幹的邪惡嗎?

當我說它們瘋狂時,可能有些人認為它們費盡心機,幹得很理智。其實,它們就是用小聰明幹壞事,打人、害人、說謊、圓謊、奸詐、狡猾絕不是智慧,而是卑劣低能的技倆。

從人性的理性光輝來看,它們根本失去了理智,幹著鬼才能做的最大的壞事。毀人慧命,讓人背離人性之本,這是真正的瘋狂。

如果,有心修煉「真善忍」的人都被滅絕了,只剩下這些「假惡狂」的壞人,那人類還有未來嗎?那麼,這場迫害不是最邪惡的嗎?

*不要默認迫害的正當性

有一些朋友說,它們〈指迫害者〉本來就是這樣,法輪功學員就回避回避嗎,明知道會受難,幹麼非得跑出去。這不是缺乏智慧嗎?

個人卻認為,它們本來不應該這樣。為什麼它們可以為非作歹?為什麼它們可以州官放火,百姓卻不能點燈?為什麼做好人要回避,迫害人卻可以無法無天?為什麼要求被迫害者要一味地忍,可是撲天蓋地打壓好人的人,卻能用一句「它們本來就是這樣」輕輕帶過?

這不是默認了迫害者的邏輯嗎?

還有人認為,你們可以把迫害看成是一種修煉的機會。可是,個人卻以為,修煉者的慈悲、大忍可以體現在一切事物上,可以體現在為了社會的付出與奉獻上。人們應該在社會生活的矛盾中,修煉自己的心性,而不是在勞教所裡,接受無理的毀滅與摧殘。

可是,本質上要滅絕法輪功的惡人,出發點就是最邪惡的了。憑什麼它們迫害死那麼多人,我們還要以為這是一種「修煉」?人身都死了,還修煉什麼呢?它們指使那麼多人,把好人關起來,對社會的損害有多大?對這些被動幹壞事的人,江澤民的瘋狂將為它們造成多大的罪業?

更何況,法輪功修煉者本都是社會中的主流群眾,有家有口有工作,這一下子,有多少人無辜受牽連?他們都按照法輪功的要求,在常人社會中做好人,難道不好嗎?

我們可以默認迫害是修煉嗎?

*江澤民迫害的是全世界的人

法輪功是正法正道,於國於民於世人,有百益而無一害。

我們不妨反過來想,如果這場迫害沒有發生?那麼,中國的修煉人數可能就不只是當初的一億人,而是更多更多。這對於中國的道德人心、經濟、文化、醫療與環境等等,將產生多大的幫助?如果沒有發生這場迫害,法輪功洪傳世界的趨勢,是不是會更迅猛,為更多的人創造出「真善忍」的心靈世界,讓世上都充滿著這塊凈土。

從這一點上看,這場基於「假惡狂」的滅絕迫害,其直接受害者是法輪功學員,其實在人類邁向未來的時刻,人類有很多很多看不見損失,這不能不說是江澤民發動的迫害所致。

再想一想,江澤民曾親發毀謗法輪功的小冊子給各國元首、也利用所謂大使館、領館在海外散布相同的仇恨宣傳。它的迫害是針對全世界性的、針對道德人心,也是針對真善忍的精神而來的。

不過,由於法輪功學員勇於出來抵制迫害,各國才認識江澤民的企圖,從而使海外的迫害力不從心,形勢開始逆轉。不過,只要滅絕者沒被正法,按其罪狀送上法庭,迫害仍在偷偷地進行。

*法輪大法好在哪裏?

我們看到,這四年多來,法輪功沒有用暴力行為、沒有用金錢收買、沒有政治訴求、沒有任何有形的對抗形式。只是堅持真善忍,這場迫害便瀕臨瓦解;只是講真相,便破除了一切的謊言毒害;只是善的光輝,惡人便膽寒。

有朋友問我:「法輪功到底好在哪裏?」我想,法輪功就好在這裏。法輪功能堅持法理,走過這場迫害,甚至於清除更多人的誤解,這不正好證明了法輪大法的好嗎?

如果法輪功沒有他博大的內涵與威嚴,如果眾多修煉者沒有一點感受與證悟,如果世人沒有感動、沒有善心、沒有作為,那麼,抵制邪惡的正面形勢,能夠達到如此的地步嗎?

我們不承認迫害,可是法輪功學員能跨過迫害,正好是讓人看清正邪的機會。筆者可以確認,法輪功受難絕不是修煉者的事,而是一件與世人都有關的大事啊!

(作者:本文只是筆者站在個人的理解上去談的。如果要深入法輪功的信仰核心,還是得自己去修煉,自己去看書判斷。)

〔原題目:法輪功學員反對迫害的意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