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找祖英当刘晓庆替身 小宋醉酒大说黄段子(多图)
 
肖庆庆
 
2004-3-24
 
【人民报消息】广西恭城瑶族自治县2月21日举办了一个第二届桂林恭城“桃花节”,为了轰动效应,请来了江核心的相好宋祖英出席开幕式演出,出场费数十万元。这件事虽然大家都知道,但没有泄露出去。

刘三姐怒斥“桃花节”


刘三姐扮演者黄婉秋
这事还是全国政协委员黄婉秋在政协十届二次会议上披露的,她愤怒地质问:“难道有明星出现了,你们的经济就会发达了吗?老百姓就拥护你们了吗?有这几十万元,为老百姓做点实事不好吗?你要是做得好,还需要用这种事情来给自己添脂抹粉?”这也就是说把江泽民的二奶请来面子不小咧,当然他们不敢公布是花了大价钱。

黄婉秋因六十年代在电影《刘三姐》中饰演主角刘三姐而闻名全国,今天她能说出这一番话,真如同耿直的刘三姐再现。为什么走调儿的宋祖英这么火呢?当然和江泽民是分不开的,请来了宋祖英就等于是请来了“三个代表”。所以宋祖英走穴走得勤价码给的高,全倚仗“三个代表”。不信,哪天“三个代表”倒台了,看谁还请宋祖英!

新华网说请宋祖英是“劫贫济富”


不伦不类的音乐剧花了几百万元
当新华社记者知道这事后,3月18日,以《“公款追星”影响坏 “劫贫济富”危害大》为题报道了这件事,说当地政府“劫贫济富”。「贫」当然指的是当地民众,「富」 当然指的是江泽民的“代表”宋祖英。

时代是不一样了,过去谁敢提和江泽民有瓜葛的事情啊,陈希同卡拉OK时跟江泽民争宋祖英当歌伴都进了秦城监狱,更不要说挡了宋祖英的财路。谁心里都明白,不欢迎“三个代表”的“代表”就是不欢迎“三个代表”,打狗还要看主人嘛,现在全国形势还真有点微妙。

报道说,为请明星大腕前来捧场助兴,举办方不惜“公款追星”,动辄“砸”进几百万、上千万元。这个县总人口28万,这次邀请的几位明星若按出场费60万元计算,则全县每人无偿“济”明星两元钱。这点钱对大牌明星自然算不了什么,但对当地仍不太富裕的农民来说,则是半瓶农药、半斤种谷、五个作业本。

恭城瑶族自治县是一个山区县。80年代前,该县粮食不能自给,每年要国家统销,全县农业总产值只有1.9833亿元,粮食产量9.25万吨,农民人均收入只有402元。

新华网供认,不用各种手段贿赂贪官身边的人,那还想往上爬啊,李长春当广东省委书记时见了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没有那灿烂的笑,能有今天?所以农民吃得上饭吃不上饭不打紧。

江泽民淫荡不避嫌

1966年8月1日生于中国湖南省古丈县的宋祖英,比1926年8月26日出生于江苏省扬州的江泽民整整小40岁!按照法定婚姻年龄,江泽民足可以做宋祖英的爷爷,但他给宋祖英一张小纸条称自己是可以保护她的“大哥”,于是宋祖英抛弃了自己的丈夫、“大哥哥”罗浩投入了江爷爷的怀抱。虽然离了婚,但宋祖英的婚姻状况中还是“已婚”,不知这个“已”是指的哪一位。

江泽民淫荡从来不避嫌,美联社、路透社经常把他贪婪地望着不同美女的不同照片摆出来秀秀。2003年12月26日江泽民出席了“中国出了个毛泽东──纪念毛泽东同志诞辰110周年大型音乐会”,在那个晚会上江不但不回避,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带头给宋祖英唱的评弹《蝶恋花-答李淑一》猛劲鼓掌,让旁边的保镖们捂着嘴乐。

找宋祖英当刘晓庆替身


江宋乱!
金陵晚报2月23日报道,自离婚后,陈国军一直没有走出刘晓庆的“阴影”,他拍戏挑选的女主角,别人都说长得像刘晓庆,陈国军不赞成这种说法,他说:“因为我是刘晓庆的前夫,别人就总把我剧里的女主角往刘晓庆身上靠。曾经有人神秘地带我去学校看一个女孩子,说她长得特像刘晓庆,现在那个女孩也出名了,她就是宋祖英。”

竟有人说宋祖英长得特像刘晓庆?难道江泽民追刘晓庆不得,找宋祖英当刘晓庆替身,而报复刘晓庆不让她有立锥之地?

宋祖英醉酒要说黄段子

据海南日报记者2004年1月10日透露,在参加海南见义勇为义演的活动中,宋祖英把自己关在一个单独的化妆间里,不和任何外人接触,即使是在后台候场的时候,左右依然有护卫跟随。面对记者提出的采访要求,宋祖英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没有任何反应。而就在一年前,跟随“心连心”艺术团来海南时的宋祖英还是那样亲切随和,其前后反差之大,让记者惊诧之余感叹不已。

这和赵安、张俊以的案子家喻户晓有关。据央视的人透露,有一次大家要合伙把宋祖英灌醉了,想从她嘴里套出点秘密来,没想到她酒量很大,一直不醉。但她却很兴奋,把自己和江泽民的事踢里吐噜都说出来了,走的时候,一向在人前很矜持的宋祖英摇摇晃晃站不住,她一边哈哈大笑一边嚷嚷说:我会说段子,我要给你说个段子,哈哈哈......

什么是段子?


江泽民的黄段子!
《解放军报》2001年3月21日出文章报道说:当前,一些社交场合盛行说“段子”。这些“段子”大多是低级趣味、庸俗粗鄙的东西,有的“段子”明显含有政治性色彩。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干部似乎对此很感兴趣,不仅喜爱听“段子”,为之捧场喝彩,而且时常充当主角,率先登场献“艺”。

江泽民大概是有点急了,「含有政治性色彩」其实就是指的江宋乱的传播。

段子的威力

报道说,这种不讲身份、不分场合、不顾影响的说“段子”之风,不能任其发展了。不顾场合、不讲身份地说“段子”,危害极大:其一,会败坏党的形象。党的形象体现在党员的言行中,是由共产党员的言行塑造的。如果共产党员特别是党的干部热衷于那些低级趣味、庸俗粗鄙的东西,很容易在群众中传播开来,造成不良影响,损害党在群众心目中形象。其二,会降低党员干部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干部在很大程度上是靠其人格的力量来影响和带动群众,实施组织领导的。如果党员干部在讲台上夸夸其谈大讲马列主义,日常生活中却品德不端正,言行不检点,正式场合与非正式场合出现巨大反差,表现出 “双重人格”,就会使其品德受到怀疑,从而大大削减干部的人格力量,降低干部的影响力和号召力。

《解放军报》说的真对,宋祖英的“段子”真败坏了「党」的形象,损害了「党」在群众心目中形象,降低了「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所以「党」只好把自己的儿子、姘头都拉进军队,以维持他的权力。

有人背地里说,我也知道宋祖英唱的比有些人差多了,干么非高价请她?不就是恶心江泽民嘛,只要她肯来,往台上一站,那就是老江的一个黄段子!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