旷古奇闻,啼笑皆非的──我的退党风波
 
魏书明
 
2004-11-28
 
【人民报消息】看了题目,你肯定要问我:你是哪个政党团体的?怎么回事呢?先告诉你:我属于"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囯共产党的一员。所以文中的党当然指的是中囯共产党了。话还得从我退党那件事说起。

2002年初春,我们单位搞年终总结。内容有:个人总结过去一年思想工作情况,评选优秀公务员、先进集体等等名堂。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因为这些个玩意本身已失去意义了,提起来简直就是政府脸上的狗皮膏药。丢人呀!大家不论职务高低,过去一年里自己所干过的吃喝嫖赌、贪污受贿和违法乱纪,尤其是有职务的领导干部,统统自我吹嘘一番。优秀公务员统统被领导囊括;先进集体全被领导给了来年准备提拔的后备领导所在单位领去了。年终表彰大会上,我看著一群假惺惺的所谓先进走上台谈领奖。党委书记,这个我们单位最大的腐败分子做报告;他的姘头──政治处副主任风骚地在台上台下扭来扭去的丑态。简直勾画出来一幅百丑图。在联想起平时,我在想:这样一个党被这伙人糟踏成这样,我还是其中的一员,真丢人!于是我便产生了退党的念头。

那天,我向组织上递交了我的退党申请书。全文如下:

党组织:

我是一九八六年申请加入中囯共产党的。原以为中囯共产党就像党在我学生时代宣传教育的那样伟大、崇高和先进,可是,入党近二十年来的事实,使我亲身经历和亲眼目睹到的是,中囯共产党是一个官僚主义盛行、干部普遍腐朽堕落、无比腐败和没落的政党。我个人认为该党已失去她初创时期的意义;他所倡导的共产主义信仰已是名存实亡:历史发展到了今天这个时期它应该结束他在历史上存在的历史使命了。因此,我放弃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不相信党章中的全部言语。还有许多许多……,我就不说了。只求组织上批准我的申请。同时我声明:我无比热爱我的祖国!无比热爱我们伟大的中华民族大家庭!

再次恳求你们饶了我吧。我十二万分的心情要求退出该党!

一个为共和国立过战功的普通百姓

二零零四年二月六日

也就是这份退党申请书,演绎出了一下这段旷古奇闻,令人啼笑皆非的──我的退党风波。

首先,申请书地到我们支部书记的手里。待他看完,我准备口头再加以说明时。他笑嘻嘻地说:“是不是生活上或工作中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

“没有啊” 。我说。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下颌冲着桌子上的申请书点了一下说。
“没什么意思,就是想退党。”我坚定地说。
“不会吧……?”
“确实的。”我坚持地说。
“那你就不考虑后果吗?”他猛地坐起来。
“什麽后果? ”我不解。

他没有说话只是用猜疑的目光看著我。
“我放弃了对共产主义的信仰,所以不符合做共产党员的资格。”我解释说。
“这话你也能说出口!”他严厉地说。
“怎么不能说?”我问他。
“你要对你自己负责,考虑对你自己的影响。”似乎他是在语重心长地劝说。
“考虑过了。”本想解释一下的,可我又不想说了。
“那我如果是不同意呢?”他说。
“这不存在你同意不同意的问题,你好好看看党章是怎么规定的。如果你这样的态度,我就自行脱党了。”我有些激动。
“那好!支部研究后我答复你。”看得出他很生气……

第二天一大早上班后,我办公室的开水还没来得急提,政治处小丽就叫我:主任找你谈话。可是老王呵呵笑著对我说:“你小子漏子捅大了啊 。”我没有言语。
“我说你年轻吧,你年龄不小了啊!有四十了吧?”主任开门见山.……“退党?你听说过吗?!”他自喝斥我。
“党章中有规定啊!?”
“还没说到党章!”他又接着说:“工作中遇到一点挫折,你怎么能拿党籍问题撒气呢?”
“我不是撒气!”我忙解释。
“你先说,是不是干了这么多年没提拔重用你,你对组织上有意见啊。”
“不光只是因为这一点。原因主要还是……”
“就说这一点!我看这是主要的。”没等我说完他就迫不及待地说:“谁上谁升那是组织上的事,不是哪个个人说了算的呀。再说了不论在什么岗位上都是工作需要嘛!”
“好!你说这个话题,我就和你说这个话题。党组织是个什么东西?我认为就是党委书记个人的昵称,或叫做代名词。”
“胡说!其他党委成员是干什么的?党委会上还有个民主呐。”
“我再补充你一句,民主还有个集中呐。这一集中就成了党委书记说了算了吧。这你比我清楚啊。不要扯这,说你个人问题。”
“这不正说著吗?而且是你让说的。”我说。
“说你的思想问题。”
“我思想没问题!”我有些激动。
“那你为什么要求退党?”
“我不信仰共产党的那一套了。按党章规定提出正常要求呀。”我激动起来了:“大的不说。说现实的。你们领导值一天班,巧立名目就能拿到我们相当于我们一个月工资的津贴,这还不算。月奖我们拿不到一百元,你们领导拿到了2000多元;半年奖,你们领导拿了3、4万,却给我们发了500元。背地里还说不能给我们多了,给多了惯下了毛病不好搞。年终奖金更邪乎了,省里市里完成考核指标的奖励全部让领导瓜分了,加上这些领导大人拿到了十来万,给我们发了800块啊!……”
“别胡说!”他急忙打断我。起身赶紧关上门。
“你才胡说呢,这是会计那儿说的。我也知道你比一、二、三把手他们又拿得少多了,你心里也不平衡。可是比我们强多了。”
“不说这些,好不好。”
“你让我谈的啊!”……
“我算看透了!‘三个代表’的实质就是党的领导干部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拿钱比群众多,代表最先进的文化方向就是开著高档轿车出入宾馆酒楼吃喝嫖赌、包‘二奶’,始终全心全意为人民就是担心群众钱拿得多了可能会‘富贵思淫欲’,想方设法让老百姓过得苦一些,要发扬延安精神……”
“呵呵!呵!”主任的笑声打断了我,他笑的我好纳闷。“笑死我了。你小子怎么讲起笑话了?不说了,不说了。我说不过你。就算这都是事实,你也要爲自己着想啊!你就不怕对你个人有影响吗?”
“什么影响?我连党籍都不要了,我还怕什么?”
“不是这个!你的工作?”
“我是个普通公务员,总不能因么我要退党开除我吧?”
“对!开除不了你。可是你敢保证今后工作中不会有一点差错吗?一旦有一点闪失,谁来保护你?”
“有错误,党员也一样啊。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呀。”
“我说你一会儿糊涂一会儿明白,是咋啦?党员犯错误我们有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先处理。这就给你留下了很大的活动空间。明白吗?”他接着开导我:“再说回来了。你退党的问题就那么简单吗?说白了,还有那么多年轻人花钱活动想入党,买‘党票’呢?当然不在乎你退不退党的。”
“那就批准我的申请吧。”反正我是决心已定。“不可能批准你!”主任口气坚定。
“为什么?”
“我话没说完你抢什么话?你的行为影响的是我们书记的政绩。对整个单位领导的提拔晋升考核有影响。”
“越是这样,越证明我的决定是正确的。你们不批。我找上级党组织去!”我傻眼了片刻坚定地说。
“你怎么是这么个人呢?吃秤砣了?”主任也急了。
“我实在想退!也许退了党对我精神上和心理上都是极大的解脱。有些话我对你说不清。”
“有些话全当就没说好了。这话要拿到桌面上讲你麻烦就大了。不是我唬你,要是文化大革命那年月你小子完了。非枪毙不可啊!”
“这个我不怕。文化大革命过去快三十年了。哈哈!”
“看在我们过去在一个科室呆过的份上,和私人面子上。我问你能不能收回你的申请?”
“你别往个人关系上扯啊。我是对组织而言的。”
“事情扯到了个人问题上了。”
“怎么可能啊?”
“你们支部书记不管他。我今天找你没谈好。领导怎么看待我的工作能力?这不是对我的影响吗?”主任焦急地看著我的目光。
“你是代表党组织不是你个人和我谈话的。你不能这样扯啊。”
“党组织是个狗屁!归根结底还是人与人之间的问题呀。”……“是这吧!你下去再想想。也给我留些时间。”
“好吧!”我很无奈地。

在我们单位,想加入中囯共产党的确不容易。你想捞到这张党票为以后的仕途打好基础,连请客吃饭和送礼、红包算下来,不花个三四千是不可能的。可是,我确实没有想到,退党也这么不容易,会招致这么大的麻烦。什么世道啊?!我翻来覆去地想来想去,结果更加坚定了我退党的信心。这个腐败的党我是退定了!政治处主任和我谈话的第二天下午,又找到了我们家。寒暄了两句话后。他终于迫不及待地言归正传。
“你退党的事,在整个单位里传开了?!”
“你我谈的话,别人怎么知道的?”我问道。
“你们支部书记呢?”他反问我:“他不是人吗?!”
“这就是你们党的领导啊!”我无可奈何地说:“什么素质?”
“没办法啊。” ……“你就委屈一下吧?”他接着说。
“我一天都受不了了!现在的共产党是个什么党?全成了垃圾桶了!”
“你就不为你个人想想?今后你工作怎么做?孩子会不会受影响?”
“不会吧?”
“老伙计!这是在中国。中国是一党专政。啊,一党执政。别忘了!中囯共产党是靠整人起家的。”
“你别胡说党的当初。至今我还认爲:上一世纪初他的诞生和领导中国人民革命的民主主义历史时期一直是正确的啊。”
“呵呵!有进步。”
“我一直这么认为。”我说。
“烦不烦?!我们不探讨历史。就说现实。收回你的退党申请吧。”
“我主意已定。坚决退!”
“那好。今后你如果遇到什么工作上的问题别找我啊?!”
“能开除我吗?”
“那看你工作上遇不遇事了。”
“遇什么事呀?”
“闪失啊!那时人家想怎么收拾你就怎么收拾你。”
“报复!我找法院说理去。现在是法制社会啊。”
“笑话!法院是谁家开的?是共产党!明白吗?”
“我说全国怎么那么多上访的。天安门前火烧自己呢?党就是这样领导法院的啊?!”
“所以说,你不行。”
“那我不犯错误,工作中不有闪失呢?”
“不可能!人看人不顺眼,走路都说你走的不对。”
“照你这么说,我退党就是死路一条了。”
“可以这么讲!”
“那我就死一回吧!”我坚定地说。
“你怎么是这么个人啊?!”
“你越说我越受不了呆在这么个党里。”
“你脑子没进水吧?!”他急了。
“你脑子才进水了!”我也急了。
“好好好!我说不动你。……”他边说边起身走出我家门。

看着他脸色很不好看,我也没言语。第二天早晨。我刚到办公室泡上一杯茶,无神地望著窗外。主任的电话来了。“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听得出他很不耐烦地问。“……”
“算了吧。别胡闹了!”我还没来急搭话,他就说。
“不用考虑!也谢谢你的好心。”一听他说我是胡闹,我就来气,很坚决地对他讲。
“我告诉你!你要对你的行为负责的!”
“早想好了!总不至于开除我吧?!”听到他威胁我的口气我很气愤。
“我之所以一大早给你打电话,是由于书记问我要同你谈话的结果。”
“那你就如实汇报吧。与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以前的话就全当你没说。”
“我没改变主意。”
“好!好好!你就全当我劝你的话放屁了!”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一脸的茫然……其实昨天晚上主任走后,我爱人和我大闹了一场。什么我脑子里进水了、神经病……等等之类的话都统统地骂了出来。甚至还联系到了我与她和孩子的感情。说我一点也不为家庭着想,也不考虑对孩子和她的影响。最后,拿出了离婚要挟我。我整个一宿都没休息好。又来电话了。打电话的是政治处的李干事。通知我说党委书记下午上班找我谈话。

我心里想,好,来吧!就他那个无恶不作的大贪官,还有脸说找我“谈话”。什麽玩意!我打心眼里鄙视他。共产党就是让他这号货色给败坏了,起码来讲我们单位的党组织就是让他这好家伙搞臭了,我们单位里这些个大大小小的贪官污吏个个都是他亲手培养出来的啊!一九九六年秋天。他一个共产党的党委书记(小学文化程度,一天也没离开过单位,摇身一变成了中共党校研究生毕业)。假借什么国家高级技术代表团,跑到美国逛了一趟。当时大家还指望他回来后作场报告。听一听海外新鲜技术经验,结果等了半年也没听到他的报告。倒是听到他的不少只言片语的,诸如:美国就是好,转了半个月我连皮鞋都不用擦,人家那叫一尘不染;看人家那个社会才是真正的民主自由,我们?哼!在大街上一看人家就有钱,别说人家的生活了,那才是真正的享受啊!还有那女人……他到处散布着这类的感慨。从此以后,他也就变了,开始大把大把地捞钱。

先是由他一手操办,拿出单位的300 多万投资陕北油矿。单位里谁也没去看过。据说去了个财务人员直接让他安排在县城里打了三天麻将,完了两次卡拉OK,根本就没看到油井的影子就打道回府了。可想而知,经近一年的投资以我们打了三口井没有油而告终。紧接着短短的几年时间里我们单位四处投资开工厂,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不是说上马的专案不合时宜,就是我们遇到骗子了。反正就是一个结果――钱回不来了!温饱思淫欲。有钱了就想到了玩女人。他瞄上了个女下级,很快就被他俘虏了。这个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在他们欢愉之间,不忘获取权利。先是要了个科长干干。后来又想要个政治处主任玩玩。接著又给自己吃了醋大吵大闹的丈夫要了个处长当当,算是安慰得了好处愿意带顶绿帽子的家伙。这还不行,整个单位里她哥哥、嫂子、嫂子的弟弟包括她看顺眼的一切人都能捞个合适头衔。恶树成荫自然大家看不惯。这时开始有人不断的写信投书告他了。可是,他也有招。竟然动用单位的钱撼动了上面。动不动拉来个省局头头,甚至省长大人来单位视察、视察。放出话来说来老子谁也搬不动!以此来向群众示威!果然,树再大风再急,他的书记宝座巍然不动!

下午一上班,我就来到书记的办公室。

“好,好。能来就好!”感情!他还以为我不敢来啊。进门书记就这么说。我无语。“有什么要求你就给我说嘛。退的什么党啊!”书记把茶水放到我面前的茶几上,和蔼的说:“只要老哥我能办到的,尽管提。”
“我没什么要求?!”我更加厌恶这个腐朽的党。
“我不信!”书记眯缝著眼笑眯眯地样子。
“我怎麽会有什麽要求啊?!”看看,这就是堂堂中囯共产党一个党委书记的价值观啊!真可怕!
“那你退的是哪门子党呀!”他似乎是迷糊不解。
“一、我主要是放弃了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二、我看不到党有哪些先进性;三、我对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有看法。因此我要求党组织批准我的退党申请。”我郑重其事地说明。
“胡说八道啊。”他语气缓和地说:“我很明白你的意思。你要明白我刚才说的意思。”
“你的意思我明白。我的意思你误会了。”我忙说。
“不就是给你个职务干干嘛!”
“我不是这意思。”
“我明白你的意思。年轻人嘛!要求干工作,挑重担,是好事啊!”
“……”我一急一时无话可讲。
“不过,目前没有空位子呀?!”他盯著我。好像全看透了我的心思。得意地拉著腔调。
“你千万不要误会我退党的动机!”我有些激动地说:“你要硬是误解我的动机,那就谈到这儿好了,我只有一句话:‘我一心只想退出中囯共产党’!”我感到我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那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设个职务呢?!”
“什么我都不想干!我只想退党后,干好我的本职工作,从良心上对得起我拿的那一点国家的奉薪。”我越发激动。
“你……你怎么是这样的人?”书记脸面长得通红。
“谢谢你对我的好意!”说完我就走了。

后来我的退党申请问题始终没了结果。我拒交党费,想通过党章中规定的半年无故不交党费自行退党。无奈。我的党费月月有组织代缴。到现在已经四年了啊!我拒不参加组织活动。好!党组织不计较。真是无可奈何啊!

我由衷地发自内心的大声喊一声:党啊!我真得很厌恶你,你为什么这么“爱”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