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总裁谈第二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图)
 
2004-11-11
 
【人民报消息】(大纪元记者韦实纽约报导)古语云,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在新唐人电视台,李琮很少走向前台,几乎隐于新唐人。

新唐人总裁李琮是工程师出身,在美国的贝尔实验室作了多年的技术工作,后来投身华尔街的商海。李琮给人的印象是平和低调,如果不经介绍,很难想象貌似平凡的他经历如此丰富。

目前新唐人电视台举办的第二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处于筹备阶段,记者爲此专访了新唐人总裁李琮。

记:作爲新唐人的总裁,您爲何想到举办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李:举办晚会和我们新唐人的宗旨相吻合。因爲新唐人的总部在纽约,我们希望在海外起到一个文化上的交流作用,因此我们一直在尽力把中国的好的传统、好的文化、好的艺术和美国的观衆分享。

我们的观衆不只是在中国的美籍华人和华人,还包括很多西方对中国文化有兴趣的人。新唐人的新年晚会起到了文化的交流作用,此外,我们的晚会办在农历的新年,新年是中国人的最大节日。我们中国人不但要欢庆,还要自豪地把中国最精华的文化艺术展现给西方人,这个庆祝实际上是中国文化在西方国土上的一个诠释,同时展示一个古老丰富文化的生命力。

这一年一度的新年节庆在中国是很大的事情,可是现在西方对中国文化很淡漠,西方重视的只是中国的喜庆气氛。我觉得不光光是喜庆,文化和艺术才是更好的新年祝福。同时,中国的下一代应该有中国的根,有中国文化的熏陶,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在国外办,而且在各个国家办,是很有意义的事情。

记:去年新唐人已经主办了一届全球华人新年晚会,您觉得有没有实现主办晚会的初衷?

李:去年的晚会是第一届,我们觉得相对成功,达到了目地。我们在曼哈顿给全世界华人交出了一个崭新的节目单,而且是一个有丰富内涵的节目单。很多中国人,而且很多西方人也认爲是很精华的。在舞台上不但有中国的传统文化,连芭蕾和钢琴和交响乐都出现了,而且每一个节目只有几分钟。在西方的很多地方因爲他们注重市场,这种短时间但丰富形式的节目根本就没有。这个晚会已经是一个好的开端,我们还要每年坚持办下去,它会成爲我们台和华人世界中一个隆重的事情。

记:观衆对你们的首届晚会反应如何?晚会在华人世界里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李:去年晚会给我最深的一个印象是,最后一场结束了之后,所有的观衆都站了起来。结束时,在很多演员谢幕的时候,在场的西方人和中国人很长时间拍手,久久不离去。你知道,一般的观衆看晚会,花了钱看了节目,完事后赶快就往回走。观衆们后来讲,从来没见过这样大型的晚会,我们感觉真的很有意义。

中国大陆的很多人也通过各种渠道突破封锁看到了晚会,东南亚和台湾的很多人也看到了,他们认爲很有气势,感觉新唐人是很大的电视台。

记:今年的晚会和去年的主旨是不是相同?如果有不同,新颖的地方是什麽?

李:宗旨还是发扬中国和西方好的文化传统,主要想法是没有区别的。我们今年晚会的主题是从传统的文化角度来展示中国的五千年历史的一些精华故事。中国的历史长河中有很多很多好的神话和哲学,比如有各种信仰,各种神和修炼的文化。我们准备采用很新颖的技术展示一些传说故事,比如说,过年的历史啊,等等。

去年虽然还算成功,但很多事情我们很生疏,办得也很仓促,我们今年各个方面比去年要充分很多。目前我们所有的大型舞蹈已经成形了,我们有10几个大型舞蹈,都是很有内涵的舞蹈。当然对西方人来讲,他们的晚会不会像中国习惯那样长,所以这十几场舞蹈,在选过以后将被分到各个分会场。我们再加上歌曲和各方面的不同节目,把舞蹈作爲骨架,再用其他的东西装扮起来,一台晚会就基本成形了。

记: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今年的晚会情况?

李:我们的重点是中国的神话传说和天人合一的文化艺术,当然还要把西方经典的芭蕾、交响乐等等经典艺术这些方面加入进来。我们知道西方的华人对钢琴,西洋乐器都有很多年的熏陶,可以欣赏西方的精华,不过主要是以中国节目爲主。

中国多少年的历史里,都是有儒家,道家和佛家的修炼文化。这里边的内涵和思维方式对中国文化有很深的影响,比如说,八仙过海这个故事,很多中国人都知道。传说八仙分别代表中国人的男、女、老、少、富、贵、贫、贱等八个方面。八仙所用的法器,合称暗八仙,都有一定的含义。他讲出不管各个社会阶层的人都可以返本归真的一个道理,八仙也是惩恶扬善,济世扶贫的散仙。

这本身不但让小孩子得到中国文化熏陶,也同时给我们自己一个啓示。

记:去年新唐人晚会在大陆的收看遇到了很多干扰,您在今年有没有顾及到这个问题,有什麽举措吗?

李:我们的观衆直接看我们晚会的很有限,比如在纽约演这麽两场,一共才4,5000人。我们最主要的方式是卫星转播,现在我们的卫星信号可以覆盖主要的大州,我们的观衆群也越来越大。在海外我们的信号覆盖两千万人,在北美是五百万。我们知道很多西方人可以通过字幕看我们的节目,所以我们还在各地租赁有线频道。现在我们也登陆欧洲,我们今年将把这个晚会的盛况,和世界各地的晚会通过卫星网系统的播出去。

我们对大陆的播出则主要通过网站,因爲网站有一些内容受到那边的封锁,在中国国内无法直接上。但最后我们知道很多观衆还是接收到了,有些人是通过卫星接收到了,我们的直播也通过其他的网页转载,观衆们通过不同方法来主动突破了封锁,看了以后反应很大。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怎麽看到的,不但在大陆影响很大,在东南亚,台湾的华人都反馈说,好大的电视台阿!

我们现在在全球很出名。但我们出名不是因爲我们跟谁斗,我们的宗旨是从华人的角度考虑建一个好的电视台。我们的特点是新闻的及时,公正和真实,我们很多的节目是海外制作的,因爲我们在长期来说的一个目标就是要把美国的生活和好的中国文化传统献给华人。我们的目的从来就不是要争斗,而是要做一个好的电视台。我们知道我们一定会越做越好。我们做得好,就有很多人支援。当然那边有人反对,有干扰我们,我们很遗憾。我们只能说,做这些事情到一定时候,在历史到了那个时刻的时候,很多民衆以后会觉得我们做得是对的。有些人不了解确实的情况,听到一些传说,对我们抱有成见,我们觉得他们是需要时间了解。我们的一切努力就是想把新唐人作得更好,我们遭到破坏是很遗憾,但我们知道爲新唐人爲中华民族作了好事情,新唐人的存在很有意义。我们不会做特别的防卫,不会屈服于任何压力,一定会把事情做好。当然观衆的意见我们十分愿意听。

记:在全球范围内有衆多的中文媒体,但按报导新闻的范围和地区以及成长速度来看,新唐人属于中文媒体中的新锐。新唐人与其他媒体相比自己的特色是什麽?爲何会成长如此迅速?

李:我们在报导上从不瞻前顾后,我们只要认爲对华人社会有关,是华人应该了解的事实,我们就报导,不会避讳。比如我们报导很多内容:SARS,香港民主运动,台湾政治,或者一些西藏、民运、法轮功的新闻。

我们报导的这些事情,其实在西方的媒体都是平常的事情。但中国媒体很敏感,敏感的东西很多其他媒体是不碰的。我们从北美开始起家,这种言论自由是自由社会的基本自由之一,维护报导的自由是很神圣的。尤其现在中文传媒业很缺这种精神,我们觉得我们应该敢于做其他媒体不敢作的。虽然还有一些个别敢的,但不象我们,所以新唐人发展很快。再一个重要的原因还是有很多支援,有人捐献金钱,有人当员工,提供义务的服务。我们的志愿者很敬业,尽心尽力。社会上的人说你们的记者很尽心,给他们留下很深的印象。我们的敬业、干劲、理念是我们发展这麽快的原因。

记:您能不能介绍一下您自己,您爲何要成爲新唐人的总裁?

李:其实我是从国内文革过来的人,但我在美国比我在国内时间还多。我很早移民到美国,在美国上了大学和研究所。后来工作,成立家庭。来美国以后感觉文化不习惯,吃中国饭也没地方,当然现在不是问题了。后来也稳定了,过新年过年过节却感觉节日气氛很淡,后来我有了小孩,新年我就到小孩的学校讲中国文化,如何用筷子,给孩子们讲中国故事。我真的感觉美国对我们中华文化了解很少很少。在这里呢,中国的晚会很少,最多是到赌场看歌星,现在的现代派歌星也不合我们的口味。文化上感觉很缺乏。

回头从一个媒体来讲,在西方时间长了,知道了媒体不是政府的机构,媒体是起监督国家的作用。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媒体,你想看报导的话,会有很多很多的选择。而华人的选择很少,很单纯,最多就是CCTV,或者是一些凤凰的报导,总的思想是比较单一。特别是在911以后,我们感觉到这种单一的可怕。我当时看到80%在中国的中国人都认爲美国活该,美国是应该得到的惩罚,很多美国的华人很伤心。我们知道中国人对这方面的误解跟媒体的报导有关,这件事情跟外面朋友一讲,他们就有共鸣,感觉我们是时候成立电视台了。

记:作爲一个免费的电视台,你们在全球有记者站,而且又在全球范围内承办晚会,你们的人力和物力从何而来?

李:资金的情况也是我想讲一讲的。我们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团体支援。建台资金有限,当时不到100万美元,主要靠个人捐款。很多的人从钱上支援,有些人没钱,他们主动出力,所以当时起来了。我们可没有想过可以搞的这麽大,但现在我们一直坚守理念,要弄一个非盈利的电视台。因爲我们的报导要求独立、真实,这一点绝不能被其他团体买断。如果一个团体给钱,他就可以控制我们报导的独立性,我们不会爲钱改变我们的理念。今年的预算是150-200万,基本百分之百是公衆支援的,是个人的捐款,目前我们有了一些赞助商家,还有广告来的资金,资金的渠道在变宽。

我们有五十几个记者站,大的是专业的,几个边缘的国家地区还在成熟的过程中,但是我们的架势很大,目前在几大州都有记者,架子已经起来了。

记:美国前总统雷根说过一句话:「我不是最伟大的传播者,但是我传播伟大的内容,内容远比沟通技巧更重要。」新唐人作爲一个媒体,它的传播内容的主旨或者是定位是怎样的?

李:我们的样本是PBS(注:美国公共电视台,总部位于佛吉尼亚州,由全国349个电视台汇总成爲一个巨大的非营利性实体。通过网路和其他媒体传播文化、艺术、烹饪、旅游、新闻等免费节目,每周有亿名观衆收视,)

我们注重新闻公正,在这个方面新闻比其他多很多。其他的节目是以文化教育爲主,著重强调艺术、中国文化、健康、娱乐等方面;我们也有一些给华人机会学英文的节目;还有把西方的民主自由,真实制度做成专题给观衆看,让他们知道美国社会是怎麽样。

记:回到你们的晚会,如果去年的晚会能够重来的话,有没有什麽事情是可以做得更好的?

李:去年晚会早应该做,当时啓动太晚,如果有再多的时间,各个方面会筹备得更好。

记:新唐人今年晚会最有优势的地方是什麽?

李:我们今年有了经验,而且下手很早,调集各方面资源已经比较齐备,是在一个比较成功的基础上办,应该是比较从容的。

记:最后对观衆说两句?

李:我们中国人最引以爲荣的是很多中国传统文化,虽然我们这一代经过文革长大,但中国的传统东西:文化文字,传说和孔孟之道,这个在中华民族之中是根深蒂固的东西,是我们应该感到自豪的东西。就是因爲我们觉得他是最好的东西,很好的精华的东西,所以我们要把他拿给世界上的华人和西方的人士,这其实是很好的一种文化交流。

我希望华人能够在新年通过各种形式看我们的节目,我们将在台北、香港、伦敦、多伦多、纽约、DC、旧金山举办现场晚会。如果离得太远的话,可以通过光碟、卫星看节目。希望大家踊跃参与这个事件,因爲他不仅是人的事情,而是全球华人的事情,希望大家的支援。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