噤若寒蟬的中國大陸
 
作者:鄭貽春
 
2003-9-7
 
【人民報消息】由美英聯軍發動的自由伊拉克行動,歷時三週,推翻了薩達姆在伊拉克境內二十多年的極權專制統治。然而,在推翻薩達姆政權之前,伊拉克人民卻不敢、也不能表達他們自由和民主的心聲。

他們之所以緘默無語、噤若寒蟬,乃是因為,任何說了一句嘲諷或不利於薩達姆的話語的伊拉克人,就會立即被薩達姆的秘密警察組織──類似於中國大陸公安系統的政治保衛處和已被砸爛的前蘇聯KGB組織,即叫做阿拉伯復興社會主義黨的組織秘密逮捕,並處之以割掉舌頭的刑罰;倘若用眼睛不以為然地藐視了一下薩達姆的畫像,就會立即被處以挖掉眼睛的刑罰。不但說出自己心聲的伊拉克人本身遭到殘害,例如割舌、挖眼、斷臂、截腿等殘無人道的刑罰,其親屬也要遭受其害,這就是具有伊拉克特色的株連制。很多人僅僅因為對偉大領袖薩達姆的某種不敬而被集體槍殺。在伊拉克境內發現的數十座千人坑、萬人坑,就足以說明伊拉克人民的偉大領袖到底偉大到什麼程度了。在這樣一個偉大、光榮、正確的殺人犯領袖的橫行霸道、草菅人命的統治下,在這麼一種殺無赦的中央紅頭文件傳達到共和國衛隊、秘密警察組織以及社會各要害部門的情況下,阿拉伯復興社會主義黨確實造成了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從來如此地封殺言論與思想的、令人髮指的種種災禍!

伊拉克的薩達姆善於製造文字獄,中國的薩達姆──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也是如此。文字獄不僅在社會的現實生活中無處不在,而且又內化於人們的心靈深處,也就是說,每一個頭腦中都有一個掙脫不了的、被恐怖和暴力所威脅的無形的文字獄。這也正是為什麼在毛澤東登上紅朝皇位之後,中華民族的精英如文學家、藝術家、思想家、歷史學家等學者或社會學術專家,基本上啞口無言的原因。這也的確實現了「萬馬齊喑究可哀」的毛氏理想。就連那些無所畏懼的作家和詩人們都緊緊地閉嘴了,更何況那些普通老百姓了。他們對於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及其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所造成的範圍廣大得幾乎達到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文字獄,就更不能也更不敢說三道四了。幸虧魯迅死得早,要不然,象魯迅這樣的不識時務者,說不定會有何等慘烈的命運等著他呢。

也許他會投降,就像郭沫若那樣寫點讚美詩,鶯歌燕舞地捧捧毛澤東的臭腳?在一九五七上海的一次談話中,有人問毛澤東:魯迅在反右斗爭中會怎麼表現?毛澤東想了一會兒說:要麼魯迅蹲監獄,繼續寫他的文章;要麼,他就得識時務,顧大體,什麼話也別說。

千千萬萬個知識分子,有的竟因為一句話而橫遭二十多年的磨難,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有的因為表達了自己的觀點,竟被流放到荒山野嶺,客死他鄉。更有甚者,很多人慘遭罹難,死得冤枉!這種嚴酷的法西斯專政,這種滅絕人性的大規模的焚書坑儒活動,一直是毛澤東及其領導的中國共產黨、鄧小平及其領導的中國共產黨、江澤民及其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在長達半個多世紀的中國歷史上所開創出的極權暴政的悲劇場景。

在刺刀下又如何開口說話,在手銬腳鐐的等待中誰還敢冒天下之大不違,誰還敢自由地表達心之所想?無數的作家、藝術家,除了象郭沫若似地獻媚邀寵、歌功頌德,還能有什麼其它的路可走?

死路一條,是開口說話和拿筆寫作的別無選擇的必然歸宿。

所以,才有「讀書破萬卷、下筆如有蠅」之類的冷嘲熱諷。這種極權之蠅,緊緊地套住拿筆的手。請問:誰還能寫出什麼驚世駭俗的偉大的藝術作品呢?誰還能像歷史上的文學家那樣文起八代之衰呢?恐怕就只能剩下默默的淚水和憂傷的情懷了。其結果只能是撂筆了事。

解放前寫出《家》、《春》、《秋》的才華橫溢的巴金,在解放後的半個多世紀裡,究竟寫出了什麼?還有沒有什麼作品堪與解放前的作品相提並論?在國民黨反動派的國統區裡寫出了光芒四射作品的作家、藝術家,在解放之後,卻一個個都啞口無聲,既寫不出什麼,也不敢寫出什麼。

中華民族千年綿延的精神傳承,在中國共產黨執政後,發生了根本的斷裂。因為遭到無情的打壓和迫害而從自己的書籍裡四奔逃散的作家、藝術家究竟有多少?恐怕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樣,數也數不清!就像海邊的沙子一樣,多的一望無際!

噤若寒蟬的大陸,噤若寒蟬的中國,噤若寒蟬的中華民族,這就是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半個多世紀以來,實行反人類、反文明、反現代化的恐怖統治所取得的豐功偉績!

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九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