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的难言之瘾
 
作者:李建平(山东)
 
2003-9-4
 
【人民报消息】八月二十七日新华网上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地方纪检跟不上“步”。虽然新华网一味的指责地方纪检跟不上步,但它一直没讲地方纪检为什么跟不上步,怎么跟不上步。

中纪委查了河北的程维高,贵州的刘方仁,云南李嘉廷等几个人,中纪委还没忘乎所以,新华网就有点飘飘然了。新华网是站著说话不腰疼,诸位封疆大吏中纪委不管谁管?中纪委不查谁查?地方纪检有什么权力查封疆大吏。新华网说这话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赖昌星,有没有想到周正毅 、刘金宝。可能是想到了,就是不敢说,怕说了让中纪委难堪。其实不说别人也会想到,赖昌星连著贾庆林,周正毅、刘金宝连著黄菊,这几个大人物还是不说为妙。上海的律师郑恩宠履行职务都招了灾,谁还敢议上海滩。新华网也怕招灾,真识时物。

共产党执政五十年,什么时候都是派系林立,盘根错节,哪一个封疆大吏不是皇亲国戚,查谁都得需要中央的批准。官大一级压死人,哪个地方的纪检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再说中共有纪律,有程序,没有党委的批准,哪个纪委敢动。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是县级干部没有市委的批准,谁也不能违规调查,更不用说进行处理。大家都说在地方动一个科长能够惊动市委,在上海动一个处长能够惊动中央。中共内部事情复杂,打断骨头连著筋那,没有金刚钻谁敢揽这瓷器活?

新华网批评地方跟不上步,实质上是批评体制跟不上步,共产党跟不上步。鞋小不要嫌脚大。共产党员在中国是一个特殊群体,同级党委皆高于政府,同级党委皆领导政府,党纪大于国法,这是常识。党政干部不论犯了多大的错误,没有党委、纪委的许可,公检法都不能介入,中共内部处理违法乱纪的干部,就像家长处理孩子,捂著,盖著,连哄带骗,把底牌说出来;党委根据纪委掌握的底牌再作决定。如此处理干部,我们不仅要问,这是一道什么程序?

这是一道缓冲的程序,补救的程序,串供的程序。天塌下来,首先也是中共内部的事情。纪委从调查到双规,再到处理,这么长的时间,什么事情不能发生,什么事情不能掩盖,什么事情不能补救。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这是救死扶伤的医院,这不应该是纪委。中共如此对待违法乱纪的干部,这不叫惩治,这是限制性保护,这是警告性救助。

同样一个事情,发生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结局,这为什么?这当然要看党委的意思了。何谓以德治国,就是对待犯错误的干部,要区别对待,不能一刀切;要向前看,不能按错误大小来处理干部。处理干部要讲政治,要讲原则,讲政治就是忠实执行上级指示;要讲原则就是能盖就盖,能捂就捂,党的事情党内办。江泽民的以德治国已经成了上海帮打击异己,保护派系的一种手段。罪不论大小,能否过关,关键是要看是否站对了队,跟对了人;只要跟对了人,钱照拿,官照升。不论什么罪,中共的辩证法什么水搅不浑,什么罪开不脱。

许多共产党员不怕国法,对法律熟视无睹,就是因为有党纪这层网罩著。天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一下子掉到水里去。只要一下子死不了,就有办法,就有机会。程维高、贾庆林、黄菊都是例子。

谈纪委,就不能不谈违法乱纪的事情,谈违法乱纪的事情,就不能不谈江主席。江先生两个公子,一个是中国科学院的副院长,一个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部部长。两大公子,钱照拿,官照升,黑白通吃,也算是中国一个特色。对于江先生两个公子,全国人民都注意到了,不知中纪委注意到了没有?中纪委如果注意不到,也别怪他们,他们难哪。

毛泽东建国之初对秘书说:“我们共产党的章法决不能象蒋介石他们一样搞裙带关系,一人当了官,沾亲带故的都可以升官发财。如果那样下去,就会脱离群众,就会和蒋介石一样早晚要垮台的。”毛泽东说话一向很灵,江泽民这样搞,新华网也急了,中共是不是真要垮台了?

江青有句名言:“我是毛主席一条狗,让我咬谁就咬谁。”对纪委而言,它是党委一条狗,叫它咋咬就咋咬。新华网对纪委的职能,应该比我清楚,纪委只是执行机关,并没有决策权,新华网一味指责纪委,实在是有难言之瘾。

2003年8月29日于山东

——原载《议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