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階級 (多圖)
 
艄公
 
2003-8-6
 

「新階級」代表性人物
【人民報消息】新階級的概念最早由鐵托的老戰友,南共領導人和理論家德爾拉斯提出。他認為共產黨奪取政權後,無產階級並沒有成為統治階級,而是由共產黨蛻化變質後產生的「新階級」在統治。在當時社會主義陣營中,此乃大逆不道,德氏隨後被清洗。

共產黨早期打天下時,除了流氓無產者造反外,還是有不少理想主義者。早期的理想主義者們面對死亡大義凜然,視死如歸。這種道德楷模的力量能激勵人,感動人去為之奮斗。共產黨也大力宣傳這些理想主義者,如李大釗、方志敏和刑場上的婚禮等。象周恩來這種抓住就投降,投降了出去再幹是見不得人的。

共產黨當政後,初期基本以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統治。然而共產黨的攪肉機機制從來就沒有停止過。理想主義者們在反覆的「階級斗爭」和沒完沒了的政治運動中基本被消滅了。消滅的機制是毫無人性的。如張志新在槍斃前被強姦和割喉。相比之下,共產黨的敵人卻允許共產黨喊口號和刑場上辦婚禮。能幸存下來的人人形成了高度緊張的自保機制。人們總是不明白為什麼老實的農民和白面書生會變成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其實這正是共產黨的攪肉機機制邪惡之所在,而非那個領導人之好壞所能左右。獲得諾貝爾獎的高行健曾描述這種現象為「人人都是暴徒,也同時是受害者」。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的應該說是隨著「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生理老化而衰敗。

在前蘇聯,庸俗的技術官僚逐漸地接了「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班。勃列日涅夫主政的十八年裡,特權階層全面形成了。這是新階級的雛形。按馬列的「原教旨主義「共產主義理論講,他們根本沒有「革命理想」,是一群不擇手段的既得利益者。

「六。四」以後,東歐、蘇聯等社會主義國家相繼解體,「鐵幕整個倒下了」。社會主義陣營共產主義作為一種意識形態徹底破產了,世人不再相信共產主義。民主與共產主義的對抗結束。但是在中國,中共為了自保,進一步以專制推行私有化改革,使中共變成了集專制暴政與經濟上的腐敗於一身的怪物。鄧的改革開放事實上加速了這個新階級的成長。

西方曾寄希望於所謂中產階級。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認為中產階級的形成會推動民主化的發展。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初這一理論在中國一度很流行,期待中國變革的人天真的在期待中產階級的壯大。然而這些外資合資養大的中產階級「邊緣」人根本不成氣候。有人曾開玩笑說中產階級不管是日本人、國民黨還是共產黨誰當政,都能過好小日子。貧富兩極分化的進一步加劇使這一理論破產。

江的「三個代表」標誌新階級在中國正式登場了。今天的中共雖然披著共產黨一層皮,已徹底爛透了。具有諷刺意義的是今天已實現了當年一些自由派知識分子所倡導的「精英」統治:年輕化,知識化,專業化。但是這些人道德敗壞。報導稱北京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兼反貪局局長王雙披露當前官員職務犯罪出現三大趨勢,其中最嚴重的就是貪官的層次向高學歷、年輕化發展。這是道德敗壞的典型寫照。雨果有句名言:知識是良心的重擔。可惜只說對了一半。知識分子要是真壞起來,那就成了張春橋所說的「知識越多越反動」了。你看看江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這手段是不是太陰毒了?

左派指責江澤民提出「三個代表」理論是要改變中共的無產階級性質,把中共徹底變成一個名副其實的社會民主黨性質的資產階級政黨。

體制內的自由派經濟學家事實上在為腐敗有理論辯護。他們甚至認為腐敗是把中共變成社會民主黨的必經之路,他們也為自己大撈一票辯護。

關於中共變成社會民主黨的說法,這些年來頗為流行。海內外的「精英們」覺得江的「三個代表」理論和允許資本家入黨,從而淡化了象共的階級性而轉為全民性,認定中共正在變成社會民主黨。海內外的精英們可能高興得太早了。不錯,前蘇聯東歐各國共產黨在民主轉型後大多變成了社會民主黨。而中共是用坦克機槍鎮壓了民主運動,然後又在專制的鐵腕下推行私有化改革,這就使中共變成了集政治上的專制暴虐與經濟上的貪婪於一身的怪物。著名人士胡平認為社會民主黨有兩大特點:一是堅持社會主義,一是堅持民主。社會民主黨始終堅持民主,堅持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堅持分權制衡,堅持開放選舉。而中國共產黨則始終反對民主,不但在實踐中反,而且在理論上也反;不但過去反,而且現在反,甚至賭咒發誓在將來也要反。再說社會主義。社會民主黨堅持社會主義,今天的中國共產黨,最不關懷勞工權益,最不保護弱勢群體,最不強調公共福利。中國弱勢群體在中國體制中的聲音問題,工人農民在目前的政治體制當中是沒有任何人替他們的利益說話。所以不是社會民主黨。

中共是在轉型,江是在改變中共,從內部拆中共臺的。但結果不是社會民主黨。江是在用一個帶有黑社會性質的流氓集團代替了傳統意義的中共。中共體制內學者康曉光倒是老實承認:「今天的中共「不代表任何階級,他們淩駕於一切階級之上,對所有的階級實行『權威主義』統治。他們僅僅對自己的利益負責」。嚴格地說,這個黑社會性質的流氓集團也對普通黨員進行掠奪統治。國家政權黑社會化可不是什麼進步。


周正毅──「新階級」的附庸和權錢交易的幫兇
所謂「紅色資本家」等等,皆為這個集團的附庸和權錢交易的幫兇。以「悶聲」為代價發大財。然而中國真正的富豪是以權力為代表的。附庸是不好當的,隨時都可能是替罪羊和擋箭牌。昨天的大富豪,可能是今天的階下囚。楊斌和上海富豪周正毅都是活生生的例子;中共查處電影明星劉曉慶並將其關進監獄是在轉移視線,因為劉曉慶根本算不上是中國富豪的代表。劉曉慶有能力造成國有資產的大量流失和億萬美元資產轉移海外嗎?
 
新階級的四大特點

1、對中國人民實行流氓獨裁統治

新階級繼承了共產黨的專制獨裁統治。當年中共打著無產階級先鋒隊旗號時,對工人階級不敢太過份。今天的新階級正在使政府黑社會化,對社會各階級和階層也包括對一般的中共黨員實行專制獨裁統治。黑社會化反映在中國當前「政匪一家」魚肉百姓的種種現狀。


新階級的頭子心黑手狠
新階級的頭子毫無領袖魅力,用老百姓話講一副「癟三兒」樣兒。所以在統治方法上只能以威脅利誘,連座法,軍警特務統治,可是在心黑手狠方面,則毫不遜色。江為了「莫須有」的利益,效仿納粹成立的610辦迫害死多少無辜的法輪功百姓。300多個勞改營裝滿了幾十萬人。與中共形成鮮明的對比的是:法輪功信眾在被殘酷迫害中所表現出的人格的偉大和道德力量,絕不遜於共產黨早期的理想主義者。而他們的非暴力和平的抗爭令整個世界矚目。

2、經濟上對中國人民進行掠奪,明目張膽地全面瓜分國有財產,使貧富兩極分化超出國際警戒線。

中共中央研究室、國務院研究室和中國社會科學院共同完成的《當前社會各階層經濟狀況》調查研究報告披露:至二OO一年,中國大陸十三億人口,私有財富八十五萬億元。五億城市人口,占中國大陸私有財富的百分之九十六至百分之九十六點五;五億城市人口中的百分之零點九至百分之一,即四百八十萬至五百萬人(0。4%),持有千萬元以上財富。(50萬億)其中有一萬八千五百至二萬人,持有一億元以上的財富,一共持有超過十萬億的財富。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高幹子女及其親屬。

八億農村人口,僅占私有財富的百分之三點五至百分之四(3.4萬億)。貧富兩極分化比例太懸殊,超出資本主義社會。有人說憑權力進行資本原始積累的。太客氣了。這個新階級的財富實質是靠特權「搶」來的。


江氏之子、中國「電訊大王」江綿恒
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江氏之子江綿恒占據的則是最為前沿的網絡通信領域,是這個領域在中國的最大公司,江綿恒手上掌握的有電信網路公司和中國三大電信公司之一的中國網通。他們瓜分那些原來屬於全民所有的國家財產,把錢拿回到自己的家裡,這就是所謂的社會發展的硬道理。

3、完全沒有道德底線。

任何穩定的社會都有其主流意識形態,道德理念。中共建政後用馬列「洋教」摧毀傳統中華文化。而「洋教」的意識形態最終破產又導致社會道德的混亂。依靠連坐法,特務,腐蝕拉攏的手段來統治的結果是進一步破壞了社會的道德和秩序。九十年代中共開始打民族主義牌,但這把雙刃劍可不好用,當江氏集團1999年底江和葉利欽簽訂了秘密的《中俄全面勘分邊界條約,以黑箱作業出賣領土給俄國的醜聞開始暴光後,引發的強烈反彈使江氏集團極為驚恐,以至想靠篡改歷史來彌補。

新階級沒有意識形態。除了極端自私和貪婪外,只有小心眼加實用主義。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姿態。他們把馬基亞維裡那一套權術視為「秘訣」,玩弄權術樂此不疲。有一流行歌曲唱的貼切:「吃的都是良心,拉的全是思想」。江居然把「三個代表」這種簡單口號說成是「理論」。據稱晃荒曷醯鬧泄怖弦槐怖礪奐宜擔溉齟懟溝比皇嵌緣模上輝謚泄齟碓諉攔綣選溉齟懟雇約毫成鹹恰負裱瘴蕹堋埂U饢煥礪奐宜擔綣鎩溉齟懟梗蠣攔鬧湊呤恰溉齟懟溝牡湫汀!叭齟懟筆導噬鮮恰耙桓齟懟保創斫閑陸準訂ぉね持瘟髏ゼ諾睦妗?p>4、靠外國投資「輸血」過日子和準備外逃

從九十年代中期起,每年外商實際投資三百五十億美元;自九八年以來,每年外商實際投資約四百五十億美元。2002年達五百四十億美元。當中國人正在為「輸血」保持的「繁榮」慶幸時,大量資金正在逃離中國。例如有報導說,每年外匯非正常流失到海外高達四百億至五百五十億美元。黃金外流年達五十噸至六十噸,占年產黃金的百分之四十(大陸年產黃金約一百二十至一百五十噸)。2000年外逃資金達480億美元,超過當年外商對華總投資407億美元,中國已成為第四大資金外逃國。「闊少」留學買名車豪宅。「二奶村」搬到了國外。新階級們在國外用開辦公司、賭場等大肆洗錢。為自己的「退路」做準備。

所以,今天的中共不是向什麼社會民主黨演變。而是變為由」一小撮「所謂知識「精英」流氓集團為核心的新階級。套用毛澤東的話可能說得更貼切一些:今天中國社會的主要矛盾就是廣大中國人民包括普通黨員和江氏新階級流氓集團的矛盾。

胡錦濤曾在中共中央部委負責人會議上說:「在社會上、黨形成了權貴階層、特權階層、官僚階層,這已經是黨和人民群眾關係日益緊張對立的根本原因。如果不從體制上著手,並結合實際措施來解決矛盾,政局會震蕩和混亂」。

很不幸,這不僅僅是「階層」,而是階級。

胡溫有沒有勇氣和這個流氓集團決裂?還有沒機會改變這種現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