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向何處去?──胡溫面臨要承擔「三種可能」的歷史責任
 
作者:史觀雲
 
2003-8-31
 
【人民報消息】香港向何處去?香港「一國兩制」是否真的實行?對此問題,不但香港人民十分關注,中國人民十分關注,全世界人民也都在密切關注之中。

久仰香港「東方明珠」美名,我在香港回歸前夕,有緣登臨太平山頂,俯瞰這著名的國際港口城市,然而,恰遇連山遍野的大風雨,她那美麗的倩影消失在一片煙雨蒼茫之中,我心中甚是悵然。撫今追昔,思緒萬千。憶往昔,她是那麼美麗,自由,繁榮,舉世矚目。看而今,香港「回歸」才六年,在江「太後」「欽典」的董建華兩屆特區政府的治下,現在香港的政治、經濟狀況惡化,失業增加,民怨四起,香港政府對內對外的形象、聲譽猶如江河日下,香港整體的生存空間和環境正在進一步緊縮和惡化,其前途十分令人擔憂。為何如此?

答曰:這是董氏政府亦步亦趨江「太後」把中國政府對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承諾當作戲言所招來的惡果。

這次香港大遊行人多勢眾,人心所向,一路下來,竟使獨領「欽典」風騷的董特首建華及其班底的民望已降至最低點。「無可奈何花落去」。外表上驕橫不可一世,而素有「香港江青」之名的「警花」保安局長葉劉淑儀,不得已被換馬。剛下臺的葉太在感慨與無奈中,在歡送會上向其左派同志吐露了一句真話:她說自己在奉「上級之命」大力叫賣「二十三條」之時,內心實則「感到氣餒」、「勢孤力單」。哇!這可涉及「國家機密」、「國家安全」呀!這「二十三條」端的是厲害,內設「國家機密」、「國家安全」等地雷和陷阱,推銷叫賣者拼命賣力如葉太,官階高如保安局長,也觸了地雷,落了陷阱!「舍車馬」是為「保主帥」,其實,話說穿了,董氏並非是真正的「主帥」,他只不過是個一不願採納民意,二不願甘心下臺,三不願放棄向「過氣」的江「太後」表示愚忠的一個奴臣。

有識之士仗義直言道:反對香港「二十三條」立法,支持香港法輪功學員和香港人民維護其信仰、集會、言論自由等基本自由、民主、人權,這不但是香港、中國和世界人民的正義之舉,而且,是任何正派的個人與組織真正「立黨為公、執政為民」大有可為之機,說到底,此乃維護香港人民基本生存權利的正義、明智之舉!試問:香港「七一」百萬人大遊行,反對香港「二十三條」立法,難道這不正是體現了香港人民的意願,體現了香港人民的覺醒和力量麼?!這正義、明智之舉令世人刮目相看,鼓掌喝彩:循此繼進,這才是香港唯一的希望和美好的前途!

「人民是歷史的締造者」、「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中共歷來把這些作為其正宗的原則,堂皇的口號,但是,這「江澤之民」卻背棄黨的原則和口號,癩蛤蟆惡性自我膨脹,「君臨天下」,死活要扮演「空前絕代」大領袖,大肆叫賣盜版的「三個代表」、「與時俱進」等假貨。不但中國人民,連中共的許多黨員都已覺察到江氏已給全黨造成了空前嚴重的大危機和大災難,紛紛揭露「江澤之民」背棄本黨原則和路線,揭露其政治歷史不清,來路不明,屬於「另類異物」,更有的黨員憤怒直指江氏為叛徒。

前一陣子,「SARS」「薩爾斯」(「非典」肺炎)病毒攻進中南海,軍委主席江澤之民嚇得倉惶逃離北京城,餘下的上海幫也逃的逃,躲的躲,其貪生怕死、極端自私的醜惡嘴臉暴露無遺,大失民心。而胡、溫與吳儀等站在抗「薩」第一線,則大得民心。然而疫情稍緩,江氏則迫不及待地指揮江家幫曾慶紅等進行反撲,摘桃搶權。但是,江家幫由於自身的貪腐,其發跡的老巢上海灘,發生了大地震,奸商與貪官勾結的周正毅、劉金寶等案情被初步揭發,只不過是巨大冰山露出水面的一個小尖角,就不但涉及到江家幫現任的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等,而且還牽扯出已調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員的黃菊以及江大公子江綿恒,甚至牽扯到「江澤之民」本人。按理講,這本來是清除和削剪江家幫的大好機會。但是,非常遺憾的是,胡、溫或者由於軟弱,或者由於缺乏智慧和膽識,在此非常重要的「戰略要地」上,「胡哥沒有挺住!」換用中共黨的語言從積極的方面講,就是:胡、溫兩同志必須以無產階級革命家和戰略家的膽識和決斷,中流砥柱,力挽狂瀾,扶持中共大廈於將倒與未倒之際,必須充分運用政策和策略,動員一切資源和可能,把腐蝕、挖空大廈基礎的江幫主及曾「攝政」等江家幫除掉!否則,會危害黨、國、人民,包括胡哥自己!胡、溫對此切切不可等閑視之啊!此為事情主要的一方面。

另一方面,「江澤之民」驚恐萬狀,為求自保,使出渾身解術。江幫主通過操控中共中央書記處來操控中央政治局及其政治局常委會。江氏以退為進,使用權謀,讓江家幫裡外呼應,讓他「當上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特別顧問」。江幫主為保自己及江家幫,要求胡、溫同意讓黃菊負責上海周、劉等貪腐大案,而周、劉等作案時期,正是黃菊擔任上海市委書記之時,特別是黃菊本身涉案其中,根本沒有任何這種資格。然而,胡、溫竟然屈服於江氏的無理要求和壓力之下,此等行為令很多「二老」(「老百姓」和「老幹部」)深為不滿。胡、溫作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在此事件中顯露出缺乏骨氣,沒能堅持住原則,此乃干系重大,不但個人形象受損,而且亦涉及到中共是否「立黨為公」、「施政為民」的原則大問題,也就是中共執政到底是不是合法、合理這一根本大問題。

據披露,江澤民這個「貪腐代表」不但在瑞士有個人存款多達3.5億美元,而且,在南美加勒比海地區還有20多億美元。江「貪腐」為了掩蓋江氏家族的貪腐罪行被進一步揭露曝光,為了掩護江氏家族進一步從國庫中肆無忌憚地竊掠外匯,為了掩蓋「江家王朝」統治中國十三年已經使中國金融、經濟頻臨破產邊緣的真相,江「貪腐」通過其不正當的「特別顧問」「職權」的操控,於8月5日任命江綿恒為中國外匯管理局局長。

胡、溫上述這些軟弱表現,使許多「二老」深感痛心,認為這些行為已經超出了「韜光養晦」的策略範圍,是不明智的決策行為。因此,人們都在密切關注:胡、溫二位在關鍵時刻,到底是施展出無私無畏的革命家、戰略家的卓越膽識和決斷呢,還是挺不直腰板,骨氣不足,腎虛怯場,敗下陣來呢?人們進一步憂慮的是:胡、溫如果再這樣優柔寡斷,軟弱下去,錯失良機,喪失戰略要地,不但會影響整體士氣和形勢,而且還要大傷自身元氣,乃至丟掉了自家性命。

那末,今後胡、溫還有可能挺直腰板嗎?或者,若另有賢德、見義勇為之士出來甘當歷史大任,可有輔佐良方?答曰:「機會均等,公平競爭。吾願獻一良方,輔佐仁德善良之執政、施政者:執政與統軍,最重戰略,上應天時,下順民心,中得地利,善德仁政,得道多助,天樂人助,否則,棄善德,行暴政,淫智奸計,權謀迫眾,喪失民心,天怒人怨,絕無勝利可能;心正智謀出,無私能無畏,否則,心歪生毒計,害人又害己,謀私結幫亂黨,膽小如過街之鼠;當忍則忍,『貿鍪質本統鍪幀俗勻紓扇踝浚だ諭裨潁桓萌倘慈蹋桓貿鍪質比闖鍪鄭宋蘧藎硎然ナд鉸砸兀雎┓復磯徊咕齲踔粒骱銜郟埃虬芡黿櫻 ?p>最近,北京中南海風起雲湧,江「太後」身體狀況惡化,為身後事急忙布局,專門為其心腹曾慶紅出籠了一個新的指示:「讓慶紅過問一下軍隊。」並且,江「太後」還讓他這位詭計多端的曾「攝政」插手香港事務。據聞,香港甚至已有超「左派」密謀建議中共「出兵」香港。總之,從江、曾勾結的歷史看,他們「立黨不為公,執政不為民」,只固執其不良居心,仍然企圖伺機強行通過「二十三條」立法,世人切不可掉以輕心!

香港問題之產生,有其歷史原因,並經過了歷史的演變,再者,香港在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有著重要地位,加之,香港處於敏感的地域位置,所以,香港在世界上有著特殊的國際地位和國際影響。因此,香港問題之解決,必須考慮到歷史及其演變,必須考慮到現實狀況和將來長遠之發展,而其中最根本的是必須尊重香港人民的意願,必須符合香港人民的利益,同時,還必須充分考慮到國際影響。

中共將鄧小平尊奉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將鄧小平理論奉為黨、政方針的理論基礎,美其名曰「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本文姑且不評論鄧小平全面的歷史功過及其歷史的和個人的侷限性,僅就他關於以「一國兩制」解決這一歷史上遺留下來的、在現實中涉及諸多方面的香港問題的構想和初衷而言,應該說還是具有相當的開明色彩和政治智慧的。

如果,中共和中國政府真的說話算話,那末,現在,作為鄧小平的隔代「接班人」和中國現任國家主席和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就應當真的遵循「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的方針並「與時俱進」,真正維護和執行香港「基本法」的根本,善待香港人民,維護香港人民的自由、民主和人權,這樣,不但香港,而且中國乃至全世界都會因此大為受益。這是事情正的、積極的、最根本的一方面。最近,香港「七一」多達百萬人大遊行反對「二十三條」立法,就是香港人民決心要割掉這一「致命毒瘤」,此乃香港「內因所決定」,這正是香港人民的民心所在,意願所在,不但維護法輪功修煉者信仰和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的正當權利,而且,實際上同時是在維護香港、中國以及全世界人民正當的自由、民主和人權。按照中共正宗哲學來解釋,這是由香港和中國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內因所決定」,而非由「外因所決定」。

眾所周知,中國改革開放已經過了四分之一個世紀,中國已經是世界貿易組織(WTO)和世界衛生組織(WHO)等的成員國,中國簽署了「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與「公民權力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多個國際公約,不但已經從大量的外資、外貿和海外資源及海外渠道中得到了種種好處,這是舉世公認,有目共睹,那麼,順理成章的是,中國因而本來就應當遵循國際標準,承擔起應盡的國際義務。然而,中共江「幫」主之流卻不時揮舞起所謂的「外國勢力」、「海外勢力」的大棒來鎮壓學生和人民!目前,江「幫」又揮舞起所謂的「外國勢力」、「海外敵對勢力」的大棒,虎視眈眈!

當今,胡錦濤作為中國現任的國家主席和中共現任的黨總書記,溫家寶作為中國現任的總理,既然已經處在執政黨和當政者的最高職位上,既然已經「在其位」,那麼,就應當「謀其政」,就應當從香港人民「七一」百萬人大遊行中獲得正確的信息和真正的民情、民意,並從中得到正確的啟示和作出正確的決斷,否則,就會錯失良機,誤黨、誤國,愧對歷史和人民!

而且,任何執政者都必須以史為鏡,正確地總結國內、外的歷史經驗,正面吸取教訓。請看近代,滿清王朝敗亡的根本原因是什麼?是由於自身的腐敗,是由於「內因所決定」,而不是由於「外因所決定」。難道採取消極的「閉關鎖國」的國策,就挽救了滿清王朝的敗亡和覆滅了嗎?沒有!再看現代,蘇聯的解體,東歐各社會主義國家的垮臺,難道不是由於其自身的敗亡,由於「內因所決定」的嗎?!難道遵命江「太後」及曾「攝政」的「再加大鎮壓和控制的力度」就能挽救中共中國現在這場衰敗滅亡的趨勢和命運嗎?!

眼下,再回看中華大地,中共政權正在加速敗亡之中,這也是由於「內因所決定」,而不是由於「外因所決定」。如果中共再這樣不清除其自身腐敗的因素和腐敗的根源,只消極地總結歷史和外國的經驗,那有什麼用呢?江「太後」消極甚至反面總結國內外歷史經驗,殺氣騰騰,高喊什末「穩定壓倒一切」,「把一切不穩定的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曾「攝政」立馬給江「太後」獻毒計,要把中國的老百姓鎮壓、控制到「萬馬齊□」、敢怒而不敢言的地步,剝奪到只剩一口飯吃的悲慘境地。這是奴顏婢膝的家奴與惡主之間骯髒的狼狽為奸。什麼「三個代表」,他們把這些拼湊出來的貨色掛在嘴邊,只不過是企圖騙騙無知或不肯用腦思考的人而已。他們對現任國家主席、中共黨總書記胡錦濤的「立黨為公,執政為民」、「三個為民」(「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的政策宣示,根本不於理睬。江澤民「假惡暴」竊據「三位一體」之職權,對法輪功施行惡毒的「三光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江氏邪惡之極,親自下令:「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還下令:「不查身源,直接火花。」這真是:「無法無天」,「比黑社會還黑」!現在,江氏已經失去「三位一體」中的「兩位」,已經沒有了豁免權,已經被國際上多個法庭起訴其犯有「群體滅絕罪」和「酷刑罪」等多宗罪狀,更在香港、中國和全世界被廣大人民的人心法庭、道德法庭公審其大量滔天罪行。

最近,已年過77歲的江「太後」的身體狀況加速惡化,「樹倒猢猻散」之日很快就會到來。本來,江幫主與江家幫為其各自私利拉幫結派,各懷鬼胎,各作打算,互相利用。眼下,江氏為了自己及江家幫的私利,以防散夥,企圖把黨、政、軍的大權私自交給曾「管家」,這樣,就必然加劇了江家幫與中共全黨、全國政府、全軍的矛盾,也加劇了江家幫內部的矛盾。江、曾二人雖有臭味相投的一面,其陰險、殘暴互為表裡。但江、曾二人各自的野心和權欲都極大,都想利用、控制對方,抓住對方的把柄,扣住對方的命脈和死穴,在關鍵時刻,可決個我勝你負,在危急時刻,拚個你死我活。這個曾大「管家」,專橫自負,得罪的人很多,表面上很威風,自認為可「呼風喚雨」,實際上,也是「孤家寡人」一個,也是「勢孤力弱」,但是,曾還沒有下臺,他不會認帳。他還不如剛下臺的葉太,葉太在感慨與無奈中還是向左派同志們吐露了一句真話,她「感到氣餒」、「勢孤力單」。但是,曾不把胡、溫放在眼裡,在內心深處也不把江某放在眼裡,他酒後對親信失言露真機,說自己是江的「攝政」,是江某離不開他,而他暫時屈居江氏門下,是為了目前的利用和今後的發展,一旦有機會,就另外自立門戶。「惺惺悟惺惺」,雙方通過各自的親信「耳目」迅速「領教」了對方,把個靠玩弄陰謀詭計起家的江「太後」氣得直罵曾是「野心家」。但是,江已見自己時日無多,還需要利用曾,也暫且對曾睜支眼閉支眼,不過,仍然把關鍵時刻和危急時刻對曾生殺予奪的處置絕招掌控在自己手心裡。

不過,也有廉價的轎夫給曾「攝政」抬轎子,說曾自幼聰敏,會背誦「礎潤而雨」、「防微杜漸」,現在長大了,是「戰略家」,會出「奇謀妙策」。問之是何謀何策,答曰:一是曾「攝政」給江「假惡暴」獻「惡毒之策」:「以鎮壓法輪功為解放臺灣鋪路!」二是給江「假惡暴」獻「赤貧之策」:為在中國建設成功「三個代表」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惜以全中國的一代人甚至兩代人的「赤貧」為代價!如此「奇謀妙策」!江與曾既是惡主與奴婢間之勾結亂倫,又是狼與狽之可恥為奸。他們若一致起來並行惡得層,就會把中國整個兒推向專制獨裁的國家恐怖主義和社會帝國主義的道路上面並迅速滑落下去,這會給中國和全世界造成遠比希特勒國家社會主義更大的危害和災難!

當此歷史的關鍵時刻,作為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及軍委副主席的胡錦濤與中國總理的溫家寶,你們肩負著刻不容緩、義不容辭的重大歷史使命:你們對於歷史和現實不可不察,對民心、民情不可不察,對黨心、黨情不可不察,對軍心、軍情不可不察,對全世界廣大人民之心不可不察;你們應當迅速抓住歷史機遇,團結起最廣大的民心、政心和軍心,爭取全世界廣大人民的同情和理解,「以內因為變化的依據,以外因為變化的條件」,「得道多助」,去腐除惡,方可挽救危亡;否則,機緣一失,一切盡失,悔之晚矣!如是前者,那是大功大德。如是後者,你們負得起這麼巨大的歷史責任嗎?!

有鑒於此,胡錦濤與溫家寶等應該再度聯手起來,在香港問題上抓住歷史機遇,上應天時,下順民心,中據地利,從中獲得支持和力量,終止居心不良的香港「二十三條」立法,在歷史舞臺上,一展政治家大腕的身手,大集功德,一如胡、溫等聯手突破了江氏等的封鎖牽制,在對付「非典」肺炎「殺爾死」(「SARS」)中,使江家幫貪生怕死、爭權謀私的醜態暴露無遺,而在這其中保持自身正確堅強的心態是至關重要的。相反,如果滿足於長期「寄人籬下」,消極等待,以保求自,美其名曰「無為而治」,或者自我安慰曰「韜光養晦」,那是自私狹隘的,自欺欺人的,甚至同流合污,再如果助紂為虐,那就是作案犯罪的問題了。

否則,如果胡、溫領導的中國政府和中共再這樣拖延下去,不但貽誤時機,還要承擔歷史責任:一是可能自身垮臺或自行解體,二是最可能會中了江「太後」及曾「攝政」的計謀而被驅趕出局,甚至遭致殺身之禍,三是可能被人民推倒或請走下歷史舞臺。吾乃「局外之人」,以史為鏡,言之在先,主旨是慈悲於眾生,但亦或是為了結某世之緣。此為實情箴言。

從另一方面講,中共自89年「64」鎮壓「天安門」民主運動以來,尤其是政治流氓小丑江澤民竊據中共黨、政、軍「三位一體」大權十三年,貪污腐敗空前,經濟、政治、社會危機險象環生,中共統治的合法性已受到空前的嚴重質疑,中共「偉(大)、光(榮)、正(確)」的三大光環已經暗然無光,中共統治的基礎已經在加速瓦解之中,如不抓緊時機搶救補臺,清除貪腐,懲治邪惡,尤其是如不懲治、解決江幫主及江家幫問題,中共的自我垮臺必將加速到來,胡、溫自己也會隨之倒臺,而且,也必然會給中共龐大的黨、政、軍系統帶來巨大災難,會給香港、中國和全世界帶來巨大災難。

話說回來,想當初,鄧小平及其一干人眾,信誓旦旦,承諾香港「回歸」以後保證香港既有制度「五十年不變」,並且,為解除人們的疑慮,說什麼香港「回歸」後「馬照跑,舞照跳」,前景比原來還要美妙,硬要使人們相信,「一國兩制」不但是解決香港問題的靈丹妙策,更是解決臺灣問題的「樣板」。「放長線釣大魚」嘛,原來,讓臺灣「臣服」和就範才是放長線要釣的真正大魚呢。然而,海峽對岸卻把球踢了回來,說問題正出在大陸中共本身。臺北市長馬英九先生說:中共若不先平反解決法輪功問題,而硬要先解決統一問題,那根本沒門兒!(大意)陳水扁總統先生在江澤之民還是「三位一體」之時,陳水扁就說:他若有機會遇到江澤民他會問江:在臺灣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為什麼在中國大陸修煉法輪功就不合法?現在臺灣已經實行真正的民主選舉,包括一人選一票的總統直接選舉,那麼大陸何時才能進行這種真正的民主選舉,包括一人一票的國家領道人直接選舉?(大意)而今江「太後」「三位一體」成了「缺二殘一之體」了,肌肉萎縮,衰老之相畢露,卻仍然以77歲的高齡之體賴在黨、國軍委主席的位置上死活不下來。其實,若不是曾「攝政」出鬼「點子」耍了點鬼「花招」,「發明」了所謂有「中共特色」的、實則非民主的「等額」選舉,否則,江「太後」早就被「差額」選舉差選下來了,那麼,許多事情也都早已大變樣了。

然而,「物極必反」。香港、中國乃至世界形勢的發展畢竟並非全由江某或曾某來安排,他們的如意算盤終究是「南柯一夢」。現在,「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拔地而起,全世界公審江犯澤民案在法律、人心、道德三個層面以空前的深度和廣度展開,江的罪行和醜惡已無可遁形。香港向何處去?中國向何處去?世界向何處去?人們從上述全球公審江邪惡「三代表」空前的正義壯舉的思考中總結了經驗,得到了啟示,吸取了力量,看到了希望。

附帶說明一下,本文對「江澤」之「民」用了多個代名詞,如江「太後」,江「三代表」等,按照「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的定義,江「三代表」,那就是:「法西斯主義群體滅絕罪代表,出賣中國領土主權賣國賊代表,中國最大貪污犯代表。」

「江澤民」即「江澤」之「民」,按照其本來之義,即江湖、沼澤之中的生眾,包括江湖人士,江湖大盜,癩蛤蟆,鱷魚等。我有朋友眼功了得,他的眼睛能透過江氏衰老、醜陋的皮囊而看到江氏的精神實質主為癩蛤蟆、副為鱷魚。說來還真是,江澤民自我惡性膨脹,生起氣來,全身毒性發作,肚皮都快爆炸,形象更加醜陋,江澤民在死海的游泳照,活象一隻大肚皮朝天的癩蛤蟆。江澤民心狠手毒,置中國廣大法輪功學員和中國人民於死地,其殘暴與吃肉不吐骨頭的鱷魚多麼相似,而且,鱷魚有時還會掉幾滴眼淚下來,這和偽善的、極盡演戲之能事的江戲子何其相似乃爾!

在本文結束之前,筆者願與讀者們共同思考並簡答與本文有關的如下幾個問題:

貪腐賣國並以「假惡暴」見稱的江「貪腐」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嗎?
答曰:極難。

二 . 野心勃勃的曾「攝政」會懸崖勒馬、改弦易張嗎?「鳥擇佳木而棲」、「人選正道而行」的格言,曾「攝政」讀過嗎?
答曰:很難。曾氏可能讀過「鳥擇佳木而棲」,但未讀過「人選正道而行」,所以他的知識結構和人品有嚴重缺陷,他有嚴重誤區,他目前處於微妙境地,因為形勢複雜而且變化極快,他雖然野心很大而且喜歡冒險,但他仍然不失為一個「聰明人」,他會有些個觀望,不會完全把自己捆死在江「太後」即將奔赴黃泉的靈柩上而作個活的殉葬品。

三.宣誓「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國家主席、胡總書記,真的「無私無畏」,真能擔當起歷史大任嗎?
答曰:依我之見,目前,最大的問題是,胡、溫未能充分體現人民的意願和利益,因此,也就未能充分從人民群眾中取得巨大的力量和支持,所以,胡、溫面對江、曾的巨大挑戰,目前腰板還不硬;由於胡、溫腰板不硬,反過來,又影響民心、支持和力量的凝聚。應該改惡性循環為良性循環,一盤棋就活了。

四.胡錦濤的「新三民主義」即「權為民所用,情為民所系,利為民所謀」,其中最重要的是什麼?
答曰:首先,必須讓人民有說話權,並保護人民的說話權,與此相關的就是,讓人民有知情權和監督權,然後才談得上如何落實「為民」而「用權」、「系情」、「謀利」的細則。

五.中共的出路何在?
答曰:一途為「脫胎換骨」,自我『革命』,昇華提高,二途為自動解散,三途為被強迫解散。

六.中國的出路何在?
答曰:中國傳統醫學即中醫講「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現在,只有「標本兼治」為宜。中共執政黨已病入膏肓,國、民大受感染,先治標以盡量防出大亂,但必須治本才能除根。

七.建立在上海沙灘之上的高危大廈,其基礎已經腐敗,其上層已經傾斜,各界、各位當如何因應?
答曰:有偈詩一首雲:「江礎淫腐,危廈傾覆。上救眾生,下謀己福。」

回頭再看本文題目「香港向何處去?」實際上,其更深層的問題是

「中國向何處去?」而此問題實際上影響到

「世界向何處去?」全世界人民應該如何因應?

「行路難!」但是,可有出路?出路在何方?

答曰:出路就在每個人的腳下,就在於全世界人民的積極參與:「全球公審江澤民大聯盟」!

有道是:「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摘自大紀元(原題:香港何處去?)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