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慶越喊不要一棍子打死我,江澤民打得越兇(多圖)
 
姜青
 
2003-8-23
 

只給劉曉慶留一條命!
【人民報消息】中國內地媒體8月20日披露,劉曉慶在被拘前曾給北京市地稅局寫過一封信,稱自己對公司的財務帳務沒有看過一次,並稱願意承擔相應責任。

香港商報消息,《21世紀經濟報導》稱,這封信寫於劉曉慶被拘留前的2002年6月3日。「在這封信中,劉曉慶明確表達了自己的態度並就自己和公司的納稅情況第一次進行了詳細說明。」一位知情官員說。

據這位官員透露,劉曉慶寫的信的開頭大致如下:當接到稅務處理決定書時,我深感震驚。公司在稅務上存在嚴重問題,我也非常悔恨。尤其是通過與稅務部門接觸、聆聽稅務人員講解稅法,更加認識到了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在公司經營上的嚴重失職。平時我主管藝術和大方向,財務上都由別人管。在公司運作上我只知道公司不虧本就行了。我知道公司每年上繳的國家稅收近百萬,占朝陽區3萬家私人企業納稅的1%,是朝陽區納稅重點戶。我聽到這樣的匯報心裡還十分自豪。既然是公司老板就應該負起責任來,但我沒有看過財務帳務,哪怕是一次!

隨後,劉曉慶表示公司在稅務方面出現這麼大問題,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必須承擔相應責任。她說自己通過信函通知律師向稅務機關表達了願意以個人的財產為公司提供擔保的想法,並且已通知將公司帳上的196萬元由她申請作為稅款交納國庫。這也就是第一筆補繳的稅款。

但是劉曉慶的良好表現和配合沒有任何效果,她的處境反而越來越壞。

劉曉慶越喊不要一棍子打死我,江澤民打得越兇

大家肯定還記得,新華社宣布「查實」偷逃稅金額196萬元五天以後,劉曉慶的偷逃稅金額由196萬元猛增至1458.3萬。因為江澤民不甘心,認為偷逃稅196萬元太便宜劉曉慶了。

大家還記得,劉曉慶被抓起來後,新華網12月22日在《劉曉慶待拍房產估價555萬 無法完全償還偷逃稅款》的文章中有一段令人尋味的話:雖然相關評估部門對劉曉慶19套房產的評估總價在555萬,但是北京市拍賣行在和委託部門協商後,在實際拍賣中定出的起拍價十分之低。謝先生拿出即將發佈的拍賣公告草樣告訴記者:「劉曉慶在北京市安慧北裡秀園小區的幾套住宅平均起拍價只有2000多元,這個價格還不到正規途徑價格的三分之一。」


江越拉皮越年輕
19棟房產被當破爛給賣了,南京的一個別墅也被推倒了,只有一棟房產因為價錢緣故沒有售出。而這一切都是在劉曉慶案剛剛開始調查的時候就發生了。從法律角度來講這是違法的。誰有這麼大膽子敢這麼做呢?是誰要把劉曉慶置於死地呢?

新聞報導中有一段值得關注的話:「雖然北京市拍賣行是在前天才收到相關稅務部門的正式授權委託書,但是對於委託拍賣的房產考察工作卻已經開展了很長一段時間。」這已經說明問題了──這是一起有預謀的打擊報復案。

據《江南時報》2002年報導,劉曉慶的妹夫靖軍說:「我只知道其實劉曉慶公司的賬在1993年就開始被查了,現在又有人在中間作梗,很多東西對劉曉慶不利。其實劉曉慶只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公司具體的事情她是不管的。」

既然從1993年就開始搜集劉曉慶的材料,為什麼查帳的結果是從1996年開始有問題的?既然1993年的帳沒有問題,為什麼從1993年就開始查呢?動用了這麼多稅務專家都查不出差錯,可見劉曉慶的問題沒有出在稅務上。而為什麼公司進去幾個稅務人員之後,從1996年開始公司帳目就出了問題呢?劉曉慶公司的主管不可能越是被查,越是往槍口上撞。那麼會不會有一種可能,檢舉劉曉慶的人就是被派進來做手腳的人?

劉曉慶在1993年說,她發現,自己在出行時,遭到了陌生人的跟蹤,最多時有三輛車同時跟蹤,最近的時候和她的車距離只有五米。而且每天都在換人。有一次一個跟蹤她的人還在和劉曉慶對話時問道:「你可真夠擰的,到底得罪什麼人了?」

被捕前,關於眾人關注的海外經營收入涉嫌偷稅問題,劉曉慶在信中表示,她正在和開設海外帳號的銀行聯繫,請它們開出對帳單,配合有關部門檢查。她正面解釋了這個帳戶的設立和用途:該海外帳戶是以她個人名義開設的(劉本人為法國永久居民),因為公司有海外業務但沒有資格在海外開設帳戶,而該帳戶也就一直由公司管理和運行。該帳戶主要用於海外發行、支出海外報酬、香港辦事處等。

「許多時候是由財務打印好一份詢問單,給劉曉慶簽字後發至海外銀行。」一位曾經在北京曉慶公司工作過的員工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回憶說,「劉曉慶不懂稅法,更別說是海外稅法了。」

劉曉慶還在信中表述了自己的態度:一、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二、相信執法者的水平;三、相信自己能正確對待和處理好自己的問題。

對公司偷漏稅的行為,劉表示無話可說。「就是砸鍋賣鐵我也要將稅款補上,任繳任罰,而且我本人也做好了認罪伏法的準備。懇請有關部門在處理上不要一棍子打死,考慮我們公司成立7年以來腳踏實地地經營,沒有做過非法買賣的事實。」

「我一生中再沒有比這次教訓更深刻的了,我意識到我是一個好藝術家,但不是一個好的經營者。」劉在信中說。其實不是她的經營有問題,是她曾經拿鼠肚雞腸的江澤民當猴兒耍。


2002年4月21日江會見伊朗宗教領袖哈梅內伊
時,嘴巴的關閉功能失控。
藝術家,尤其是表演藝術家需要保持形象,年近半百的女表演藝術家更需要保持形象。 但江澤民恰恰不讓她如願以償,要讓她肉松皮弛。而江澤民自己不間斷地拉皮植毛化妝,他還居然對英國首相布萊爾說,人家都說他顯得很年輕,他可沒透露自己臉上的皮割下去了多少寸寬,剛做完手術時,臉皮緊得連嘴都閉不上。

快八十的軍委主席整治一個四十多歲的手無寸鐵的女人,老軍頭都說替他臊得慌,江澤民也就這麼大點兒本事──整女人和給女人的丈夫戴綠帽子。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