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死不認罪 (圖)
 
作者:鄭貽春
 
2003-6-15
 

北京掀起學習「張文康」的新高潮
【人民報消息】5月30日,在北京一次SARS疫情發佈會上,衛生部副部長高強回答記者提問時說,因掩蓋SARS疫情真相而被撤職的前衛生部部長張文康沒有撒謊。他並且對指出SARS疫病事實真相的蔣彥永大夫廣受讚譽一事,表示了不以為然的驚異。他說他實在搞不明白為什麼國、內外媒體對這麼一個普通的醫生髮生這麼大的興趣。

中共高官為撒下彌天大謊的張文康、為這個漠視人民生命的前中華人民共和國衛生部部長鳴冤叫屈,惺惺相惜,大有揚幡招魂之勢。為社會欺詐的犯罪行為進行肆無忌憚的狡辯,並不一定出自於高強個人的狹隘思維,更有極大的可能來自於政權上海幫的總頭子,即現任軍委主席江澤民的幕後指使。正是江澤民這個所謂第三代領導核心,把持著至高無上的權力,從去年十一月中旬到今年四月中旬以來,一直是瞞騙詐騙,致使SARS疫病蔓延到全國、全世界,給全人類造成了巨大的災難。如果張文康沒有撒謊,那麼,他就應該在臺上。既然他已經被免職了,而又沒有正當理由,那麼,他就可以而且應當官復原職。但這樣一來,作出免去張文康衛生部部長職務的新一屆中央政府的領導人就要難辭其咎了。可見,高強的表態,顯然是江家上海幫準備反攻倒算的一個信號。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高強對指出事實真相的蔣彥永醫生漠視、否定與打壓,則充分顯示了江澤民穩定壓倒一切正義,也壓倒一切真實的陰謀詭計和政治欺騙的那一套殘暴本質。一個是對撒謊不臉紅的三品大員實行紅色王朝一以貫之的庇護政策;另一個是對敢於說真話的普通民眾採取漠然視之的態度,並極盡壓抑之能事。此種倒行逆施的無德、無恥、無道的三個代表的所作所為,業已引起了海內外的強烈指責與憤怒聲討。

從高強為張文康辯護到壓制蔣彥永醫生,可以看出共產極權的某些制度特徵:

一、撒謊已然成為共產極權長期執政的既定政策。為掩蓋一次撒謊,不惜用十次撒謊進行掩蓋。謊言上面覆蓋著更大的謊言,謊言自我疊加,謊言自我克隆與自我複製。不撒謊,不足以顯示專制極權欺騙人民的各種政績。為把這個謊撒得圓滿,什麼良心、正義,什麼人民的生命,統統地不在話下;為把這個謊撒得冠冕堂皇一些,哪怕動用整個社會的資源,也要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為撒謊保權,可以把人禍說成是天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終至於無形。明明是罪過,硬被指鹿為馬、顛倒黑白地說成是錯誤;錯誤又變成了失誤;失誤又變成了好心辦了錯事。在這種死不認罪的轉圈過程中,紅朝皇帝的偉大領袖還是一如繼往的偉大、與時俱進的偉大、毋須證明而不證自明的偉大。不但以前正確、現在正確、將來正確,而且永遠正確。

二、死不認罪,乃是專制極權主義者維護自身光輝形象的極為重要的特徵。要搞極權,就要把自己打扮成人人必須頂禮膜拜的神明。既然是神明,連錯誤都沒有,又怎麼能夠犯罪呢?即使犯了罪,也可以找一些替罪羊來承擔罪責。

找替罪羊,是專制極權主義者丟車保帥的拿手好戲,更是一切極權政體穩定寶座的頑固的制度特徵。在這一點上,他們甚至還不如下過罪已詔的某些古代皇帝。死不認罪,哪怕帶著花崗岩的腦袋見閻王,他們也不會為自己深重的罪惡作出哪怕一點點悔悟的表示,更不用說能否向被迫害的人民繳械投降了。既然他們總是自我感覺良好地永遠正確,又怎麼能夠承認自己就是罪惡累累的屠夫和殺人犯?有幾個殺人犯不為自己辯白的?希特勒臨死前向德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認罪了嗎?斯大林何曾向因為他及他代表的那個制度而無辜死亡的兩、三千萬蘇聯人作出過慚悔的表示?毛澤東何曾為自己所造成的八千多萬乃至一億中國人民非正常死亡的歷史悲劇作出過任何悔罪的說明?這些專制極權主義者,既然可以永遠正確地殺人,那麼,死不認罪就一定是他們反人類、反文明的必然立場。

三、罪都不能認,錯就更不能認了,錯了也得三七開。製造累累白骨的滔天大罪,竟在無關痛癢的錯誤下開了溜之大吉的小差。損失民脂民膏幾百萬、上千萬竟被輕描淡寫地說成是交了學費;欺騙世界輿論而掩蓋SARS疫病真象,竟被說成是信息渠道不暢,責任不在張文康。那麼,責任在誰呢?責任是不是在政權上海幫?責任是不是在江澤民?如果責任不在所有這些政治騙子的身上,也就是說,SARS疫病擴散全球的責任不在這些位高權重的權謀家身上,難道是在指出事實真相、敢講真話的蔣彥永醫生身上?看來,政權上海幫的所作所為,就是想把他們禍國殃民並給全人類造成巨大災難的責任,嫁禍於敢說真話的人身上。其心地之卑劣,業已昭然若揭;其權謀之醜惡,實在令人髮指。

四、永遠正確的極權專制主義者,不但漠視人民生命,而且利用天災或人禍為自己塗脂抹粉,恬不知恥地大搞虛假宣傳。不但死不認罪,而且還要大張旗鼓地自吹自擂,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明明給全人類造成了巨大的災禍,共產極權的黨中央及其政府卻聲稱,這是在他們的英明領導下,萬眾一心、眾志成城地取得了偉大的勝利。的確,在死不認罪的永遠正確的極權專制下,遭受迫害的成千上萬的無辜民眾與受到SARS疫病威脅的全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就只能在高強之流及其幕後指使者江澤民的胡攪蠻纏的輿論導向下,稀裡糊塗地喪失自己的權利,不明不白地染上極權主義所蒙蔽的SARS疫病甚或走向窮途末路且擴散開來的死亡。

二零零三年六月四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