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治郅《心靈獨白》轟動美國 姚明「高掛一臉秋霜」 (圖)
 
2003-3-4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王治郅和姚明的籃球天賦使他們受到了世界籃球王國──NBA的青睞,也使他們不幸成為江澤民大肆宣揚其「乒乓外交」第二的政治御用品。他們被國家奉為「英雄」,他們被官方大小媒體大肆渲染,他們被投以無數羨慕的眼光,……。在一派「盛世榮景」下,人們不會想到他們還會有什麼痛苦,那就是他們無法擺脫一個龐大的陰影,他們不允許有自己的人格與自由,江澤民時代在他們心上劃上了一道深深的傷痕……)

現在美國NBA快艇隊打球的中國籃球明星王治郅的自傳《心靈獨白》最近剛剛面世,就在美國引起強烈轟動!書中揭示了「不歸」真相,以及從「天之驕子」到「國家罪人」的心路歷程。

以下是美國NBC電視臺的華裔記者斯蒂夫-陳對王治郅的專訪:

記者:為什麼想到要寫這本書?

王治郅:寫作是孤獨的分泌物。

記者:寫這本書用了很長的時間吧?

王治郅: 我不急著寫,關起門來寫東西只會完全離開現實生活,與社會脫節。只有有抑制不住的衝動時寫出來的才叫文學。

記者:你在洛杉磯的生活好嗎?

王治郅:詩人顧城說:我想在大地上/畫滿窗子/讓所有習慣黑暗的眼睛/都習慣光明。

我說:我想在窗子上/全蒙上帷幔/讓所有習慣光明的眼睛/都習慣黑暗。

正視黑暗的勇氣,是對光明唯一的呼喚。缺乏這種勇氣,光明只能像蠟燭一樣熄滅。缺乏這種勇氣的顧城,逃到了小島上,可恥地死去。而我生活著,掙扎著,艱辛且痛苦。

記者:那快艇隊呢?聽說你又上了傷病名單。

王治郅:我是一個上錯舞臺的演員。觀眾都是我所陌生且厭惡的,老板卻讓我逗他們笑。

記者:你好象很憂鬱,有借酒消愁嗎?

王治郅:在一個日暮窮途的時刻,最痛苦的是血氣方剛的青年。什麼都嘗試過了,只剩下墮落;片刻的歡悅,並不能根除分崩離析的恐懼。

現在喝酒的人,大抵都是因為快樂,官僚和商人們以上千元一瓶的人頭馬豪飲。然而,這僅僅是價格的高低而已,他們跟豬圈裡喝水的肥豬們沒有什麼區別。真正的飲者是「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是曹操、是劉伶、是李白、是東坡、是魯迅、是郁達夫、是金庸古龍小說中的大俠們。酒之誕生,是源於人感情的脆弱。真正喜歡喝酒的人,在喝酒之前就已經知道酒什麼也改變不了,對酒並不抱什麼希望,因此永遠不醉。

記者:你對中國籃協公布的「真相」有何看法?

王治郅:他們辯論的方法是以自己為中心,並不是客觀分出對錯真假,誰也休想辯得過他們。 對了,薩達姆又當選總統了。唯一的候選人,全票通過。 伊拉克外長阿齊茲說:「選舉是公正的。」

記者:這麼說,你對「真相」有異議?

王治郅:人們總是厭惡臭襪子,把它們扔到床底下去。其實,襪子有什麼過錯呢?臭的是自己的腳,襪子不明不白地充當了替罪羊。 歷史便是這樣寫成的。
記者:有人說,你本來是一個好人,只是一時糊塗犯了錯誤。

王治郅:歷來,中國人對「好人」的定義是:認認真真的生活在虛偽中的人。從這個角度來說,我不是「好人」。

記者:你從中國的「英雄」變成「叛徒」,是否很意外呢?

王治郅: 以前,我仰慕歷史上的英雄人物,現在我發現,他們被各種印刷物加工潤色過,已然不是真實的他們。他們在我的面前宛如現代廟裡的「神佛」,後來我發現「神佛」是泥塑的,心裡頓時涼了。

記者:你仰慕的英雄是?

王治郅:

上古我欣賞刑天,欣賞他斷首後舞劍的英姿;
中古我欣賞稽康,欣賞他刑場奏《廣陵散》的悲壯;
近古我欣賞李蟄,欣賞他天牢中揮刀自刎的豪邁;
近代我欣賞譚嗣同,欣賞他留下來為求一死的決絕;
現代我欣賞魯迅,欣賞他讓海嬰「忘了我,好好生活」的灑脫;
當代我欣賞李敖,欣賞他穩占五百年來漢語寫作前三名的驕傲。

有一天,我將欣賞我自己。

記者:姚明和你有聯繫嗎?


姚明「高掛一臉秋霜」
王治郅:我們經常通電話,他最近寫了首詩給我:

我希望你,和我一樣
滿腔熱血,心頭帶傷;
要狠,狠得象狼
敢叫萬夫莫當!
要傲,傲得象蘭
高掛一臉秋霜。

我想,只要有一份真摯的友情在我身邊,那麼我內心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壓抑,都可以得到釋放。


附:日前,姚明在接受《紐約時報》的專訪時,對王治郅「不歸」事件的評價:

「如果一個國家,不懂得尊重人才,甚至強迫人才跪下,最後就會失去人才,只剩下跪拜在地的蠢才。」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