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挨轟聚餐會餓肚皮逃離 萬里宋平掄大棒緊追不捨(多圖)
 
林淩
 
2003-3-23
 
【人民報消息】在十六大時,江澤民給自己掌權的十三年總結為:做出了「舉世公認」的輝煌成就。

中央政治局在2003年元旦前夕開了個以「迎新、回顧」為主題的組織生活會議。上屆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都出席、列席。會議炮聲隆隆,一邊倒地轟向江澤民。李瑞環等指江五年來從來不聽不同意見和反對意見。會上各位對江提出了六個方面近四十條意見。

對於江澤民十六大後仍名列總書記之前的質詢

會上都提出:當前政治生活中極不正常的情況,有關黨、政方面的重大決策,都要送江辦(即江澤民辦公室)審閱;在黨內文件、通報及中央、地方黨政機關報都把江澤民列在總書記和其他政治局常委名字之前,這是哪一條決議,哪一條規則?會上,胡錦濤朱熔基為江澤民做了開脫。

最後一致決定,從2003年1月1日起,以後江胡在黨內文件、通報上,都改為由胡錦濤放首位,江澤民居次位。

但是1月1日起,黨的喉舌在新聞報導上、參加會議的出場順序依然是江前胡後。

今年三月三日、五日是政協、人大的召開之日,國家主席和政府內閣要大換血,第四代接班人要掌權。萬里、宋平等元老為了讓江澤民全退,為了不讓江在會前再搞出什麼花招來,就建議在三月一日借「兩會」交接班前夕來一次歡聚。

歡聚會作了三個程序的安排:1、新老同志值此歡聚交流,以消除往日在工作上的爭議、誤會,增進感情,保持聯繫;2、請了京、川、揚菜的名廚,搞次聚餐;3、特邀了中央、總政等文藝團體的演員表演助興。

聽到這個消息,中共十四、十五、十六屆的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委員五十多人都心領神會,無不認為機不可失、失不再來,一定要借中南海舉行的這個新老同志歡聚會噁心噁心江澤民,讓他知道點兒好歹。

歡聚會上重點話題── 江澤民霸權不放


無家可歸,街頭睡覺
在歡聚會上,江澤民談笑風聲,儼然是會議的「核心」,元老們很快就都把話題集中到當前的黨風,社會上民怨民憤,黨、政府和群眾的關係等問題,這些問題一扯,想和江澤民挨不上邊兒,根本就不可能,由此又自然而然地引伸到江澤民留任軍委主席在黨內、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的問題。

這個話匣子一打開,萬里在會上首先提到,八十年代初,鄧小平和陳雲、李先念、葉劍英、彭真等,在總結、反思所走過的曲折道路,曾發生文革浩劫一事時,指出:一是黨的生活不正常,二是搞人治、家長式封建的一套,強調唯有政治改革,走法治建國之路。但,二十多年了,政治改革還是很遲緩。我們在座的老二屆是有責任的。最後萬里提出了一個問題:當然有各種客觀原因和因素,但這也很難解釋為什麼以法治國這麼艱難,邁不開大步?

喬石、宋平等也都滔滔不絕地講到當年參加革命,就是為了建立一個民主、自由、法治的新中國,以此為己任,但到了今天好象離目標反而越來越遙遠了。所有在場的人都七嘴八舌,紛紛指責國家越搞越糟、軍隊越來越爛、貪官越貪越大、百姓越來越窮。

胡錦濤做了一件不該做的事


胡錦濤的臉拉下來了!
大家的話題都圍繞著數落江澤民的不是,再接下去就要接觸實質問題了,就是要江澤民在人大上卸下中央軍委主席之職,這本來是件眾望所歸的好事,也是不少老傢伙們克服身體的不便,來參加聚會的原因。但關鍵時刻,好象有人控制著胡錦濤一樣,他出來打圓場說:江澤民同志在十六大前夕,曾多次表態:一切由黨來決定。十六大後,他在政治局會議上也表示:做好隨時交班的準備。當時是黨內、軍內的主流意見和要求,鑒於國際形勢變幻莫測,兩岸關係也正處於「和」與「戰」的關鍵時期,需要江澤民同志留任軍委主席,有利於軍隊建設、軍心穩定和戰備工作,有利於新任軍委領導同志有個較快熟悉、掌握的過程。

胡還表態,他是堅持這樣的觀點的。參加聚會的老同志看胡錦濤這樣說,以為他和江澤民的關係並不象外界傳的那樣不可調和,大家想只要江胡能夠團結合作也就別那麼較真兒了,也就容忍江再留任一屆軍委主席。

其實事實正好相反,胡錦濤並不希望江澤民留任,他恨不得江澤民當天就下臺,但是他卻痛苦地做著違背自己和全中國人民願望的事情。如果胡錦濤能多從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著想,多從自己肩上的重大責任著眼,他當時會有勇氣做出正確的決定。

不可推卸的過失

《動向》3月刊透露,尉健行是原政治局七常委之一,他對江澤民是非常了解的,他對江繼續擔任軍委主席所能造成的危害也了如指掌。尉在會上提出:十五屆中央政治局黨內生活不正常。黨內同志出於以大局、中心工作,以維護江澤民核心第三代領導集體為重,對江搞個人崇拜、搞宗派活動、搞政治權術手腕等嚴重違反黨的決議、黨的組織原則時,大多數同志都以附和、讓步、沉默,或違心接受了。現在總結,付出代價太沉重了。對此,我們是有不可推卸的過失的。

尉健行的這一番話非常值得每個現任和依然握有實權的高層領導人深思。不要往遠了說,就說十六大和政協人大兩會,就是因為「大多數同志都以附和、讓步、沉默,或違心接受了」禍國殃民的江澤民,而讓十幾億人繼續付出著沉重的血與淚的代價!人民的公僕們,你們說,這個賬怎麼算呢?

專出壞點子的薄一波協助江澤民度難關


專出壞點子的薄一波
會上,尉健行、丁關根、楊白冰等翻出了江澤民玩弄權術手腕的事例。

一九九七年六月下旬,通過了中央政治局第一O七號決議,決議通過了十五屆政治局、九屆「兩會」領導班子候選人名單:喬石任政治局委員、國家主席,江澤民任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

一九九七年八月初,為了一己私利,專給江澤民出壞點子的薄一波提出了「加速建立健全的中央領導班子機制」的建議:凡年齡七十歲或以上的同志,「原則上」從黨、政領導崗位上退下,不搞特殊。這就是推翻了第一O七號決議案的中央政治局第一一五號決議。老實的喬石被逼按照「組織決議」離開了政壇,而江澤民當年雖然也表了態,卻搞了特殊,算在「原則上」之外的,又續任了五年。這就是江澤民與薄一波狼狽為奸的醜行。

江澤民利用李鐵映再玩兒花招

2002年七月初,在江澤民的指使下,由1936年9月出生的尚不滿66歲的李鐵映充當槍桿子,提出「要進一步提高中央領導班子年輕化」的建議,凡在中央政治局任期屆滿六十五歲的同志,「原則上」退下,不再擔任黨、政府、人大、政協領導工作。


江澤民的藉口
去年七月,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李鐵映以自己退下為條件,要逼李瑞環、羅幹也退下。最後,1934年9月出生的68歲的李瑞環提出:「凡年齡六十八歲,在中央、政府、人大、政協已任二屆領導職務者,在十六屆退下」的提議。很明顯,李瑞環知道江澤民要幹什麼,但他為了讓江澤民一起下就同意自己下臺,看來他見識還不夠,不知道真正的流氓無賴是什麼狀態。政治局表決時,尉健行、丁關根、田紀雲三票反對,通過了十五屆政治局第一三三號決議。

江澤民私下是如何向李鐵映許願的,看今年的人大安排就一目了然。

新華網北京1月20日電,國務院最近任免一批國家工作人員。免去李鐵映的中國社會科學院院長職務。

新華網北京3月15日電,李鐵映當上了第十屆全國人大副委員長。

十六大前夕,由張萬年等軍方20人出面「逼宮」擁江為中央軍委主席。江澤民當上軍委主席後,立即讓張解甲歸田,幹得乾淨利索,決不拖泥帶水。

江在歡聚會上一度成為靶子

雖然江澤民總是拿別人當槍使,可他自己卻常常當靶子。在3月1日的歡聚會上,江澤民曾一度成了被指責的靶子。

李瑞環指責:我黨的歷史經驗值得反思。凡是黨內生活不正常時期,帶來的後果必然是禍國殃民,個人崇拜、個人迷信充斥黨內、社會上。好在社會在發展、時代在進步,否則不可設想。

還有人指出:黨內腐敗十三年時間得不到改變,社會上民怨民憤,造成政治危機、社會危機,作為黨的總書記,是要負主要責任的。身為總書記,把時間、精力,不是放在以法治國、政治體制改革,以適應經濟改革、與時俱進上,而是放在不斷提出新政治口號、新的思想理論上了。

如果這些人能不光停留在指責和批判上,而能真正採取抵制的行為,那才是真正讓江澤民懼怕的。如果李瑞環根本不在乎留任和退休,又知道江澤民就是想留任和怕下臺,那麼就好辦了,李瑞環根本不需要提出多少歲退下,而是江退我就退,江不退我就為人民多幹幾年,你看看結果會怎樣?到那時騎虎難下的是誰?

江戲子大搞個人崇拜


樹個人權威
會上還有人指責.江澤民從九七年鄧小平逝世後,就開始在黨內、社會上樹個人權威,在國際上搞突出個人形象超越國家形象。

據悉,被江澤民控制的中共北京市委宣傳部在中共十六大後,曾製作了一本《江主席來到人民中間》的題名畫冊,後被中央書記處下令暫停出版,要注意效果。該畫冊中,收有江澤民的題詞七百多條幅,僅中央到省、市紀念館、博物館、紀念碑、科研單位、大學校名,就有三百多件。有的宣傳部門做過統計,如包括民間各界,江澤民的題詞不會少於一千多件。

十五屆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九八年曾否決在黨政機關禮堂、場所掛江澤民主席肖像。2001年也曾否決出版《江澤民選集》。去年八月,在北戴河會議上,通過在修改黨章時,將三個代表寫入黨章中,在三個代表前面冠以「江澤民」三個字,但被擱置了。

光動嘴不動手只會給江澤民撓癢癢

宋平在歡聚會上指出.中央政治局有必要重申一下黨的組織原則和黨紀,軍隊、軍委領導對黨的工作如有干預,那是不正常的、危險的,要阻止、批評。要注意不能出現兩個中心,這條是國法、黨的最高原則,否則要亂黨、亂國。

會上還有人提出:新屆國家主席產生後,中央會議和見報排名,要按組織原則,不能再搞無章法的「尊重某同志」。對此,歡聚會上無人提出異議,包括江澤民。

這一決定是否執行?新屆國家領導人產生後的第二天見報時,還是軍委主席江澤民在前,總書記兼國家主席胡錦濤在後!

這是江澤民對元老、實力派們的嘲諷,對胡錦濤要走以法治國、樹憲法權威的挑戰。

我看了不少關於元老們對江澤民的批判和抵制的消息,這些都很鼓舞人心。現在我在思考一個問題,就是對於江澤民這種無賴一定要針鋒相對,光動嘴不動手,沒有讓他懼怕的具體措施,就等於給他撓癢癢。

江澤民離開會場時的話引人深思


江澤民得票結果
江澤民在會上一度成了被指責的靶子。一些與會者當面指責他玩弄權術、搞個人崇拜。江澤民氣得兩手發抖,臉色灰白,連豐盛的聚餐都未參加,也沒有興致看精采的演出,就一個人灰溜溜地提前退席了。他在臨離開會場時說:是我的責任,我會承擔,是集體作出的決議,我保留。

元老們、新屆國家領導人們、中央政治局的成員們、十六大及政協、人大的所有代表們,尤其是國家主席胡錦濤,你們聽到了嗎?

江澤民說,是在「集體作出的決議」中,他才一次次地得逞,一次次地胡作非為。你們能說自己沒有賦予他權力嗎?你們能說自己沒有責任嗎?

我向那些投票反對江澤民留任的人民代表致敬!

我向那些投票反對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報告的人民代表致敬!

你們敢於說真話而且敢於付諸於行動,你們不愧是人民的代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