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被告上日內瓦國際法庭 萬國宮前民眾反應強烈 (多圖)
 
2003-3-19
 
【人民報消息】



今天是3月18日,第59屆聯合國世界人權會議在瑞士日內瓦召開的第二天。我們採訪了在聯合國萬國宮廣場前進行和平請願的法輪功學員。



左:Przemek Bereza,20 歲,助理攝影師, 來自波蘭的 Skierniewice。 右:Martin,24 歲, Przemek 的表兄。 他們開了24小時車來到這裏請願。

記者:你們為什麼來這裏抗議?

Przemek : 我們希望幫助停止在中國發生的這場殘酷鎮壓。如果我自己不修練,我不會站出來幫助其他人。 修練後,我整個人都發生了變化,我每一天都在試圖按照真善忍努力做個好人。我不想好人被這樣對待。以前我曾有過重病,我很容易得感冒,我非常害怕外界氣候的急劇變化。現在這一切擔憂都不存在了。大法挽救了我們的生命,我不希望,其他的生命因此失去得救的機會。

Martin: 我不希望人們被殺,我來不是對抗中國政府,我不恨中國政府,我來只是想來幫助。這些法輪功的修煉者們並不是象中國政府宣傳的那樣愚昧,他們是各行各業的專業人員,律師,醫生和工程師等等。 在我們國家的首都有一個中國人他不斷收集我們的情況,我不擔心,我們沒有可以隱藏的,一切都是公開的。甚至這可以幫助他們了解我們的真相。

有一次,我碰到一位中國人,他見到我很高興。 可當我告訴他我是法輪功學員時,他立刻變得很害怕。我想人們應該有自己做事的自由,每個人都有一顆心,我們不能欺騙自己的心。一個政府強制的讓自己的人們不做什麼是不對的。

一位來自非洲聯合國的工作人員

記者:你怎麼看待法輪功請願,他們這樣做能起什麼作用?
工作人員:他們能用這樣和平的方式,為不公進行抗議,是很難得的。 可是聯合國是首先為其成員國服務的, 解決不了什麼實質問題。

這時擴音器中傳來,瑞士律師宣布起訴江澤民 ,全球起訴網啟動的消息。

記者:您怎麼看這個消息?
工作人員:看來他們的努力還能起一些作用。

一位來自日本的法輪功女學員

記者:您怎麼看這個消息?
日本女學員:善惡終有報。江澤民操縱的這場迫害已經打死了600多位法輪功學員。3萬多人沒有經任何法律手續就送入勞教所。

記者: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日本女學員:我現在沒工作。

記者:那誰負擔你來這的費用哪?
日本女學員:我靠打工掙錢來支付旅費,我們都是自費來的,也沒有任何人請我來。我就是覺得該講句真話就來了。有時我們是借朋友的錢,掙錢了在還上。

一位德國心理醫師,法輪功學員

記者:你聽到廣播裡的消息有何想法?
心理醫師:我覺得太好了,這體現了我們整體正義的力量。當人們與這個騙子再打交道或是做買賣是就會三思而行。

兩位來自大陸青島的婦女

記者:剛才我採訪到,他們有從日本、俄羅斯等各個國家來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給我講了許多中國政府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例子,據說有600多人被打死,3萬多人沒任何法律程序被送入勞教所,你們怎麼看待這件事?

青島婦女:我們在中國沒有聽說過,如果他們真是修煉真善忍的話,真不應該受到這種迫害。據政府說,他們是有一些政治目的的,反對政府。

記者:剛才我採訪了法輪功學員,他們看上去很樸實,沒有一個象政客。目前連中共的領導人都公開承認民眾對政府的極大不滿,很多中國人對政府都有意見。那你覺得他們都在搞政治嗎?

青島婦女:也許沒有吧......

一位美麗的金髮女士

記者又回到兩位波蘭青年站立的地方。

記者:你聽到廣播裡的消息有何想法?很高興嗎?
Martin:這並不讓我吃驚。 他當然應該承擔他自己所做的一切。真實是不可能總被謊言掩蓋的。我不為他的未來而高興,但是我為人們將可以想做自己能做的事而高興。

這時一位金髮碧眼的美麗女士走來,
記者:你也修練法輪功嗎?
女士:是的
記者:是什麼讓你修練法輪功呢?
女士:(笑著對我說)她使我獲得內心的寧靜和健康的身體。我不再生病......
記者:是誰介紹你練的呢?
女士:我的朋友
記者:那麼是誰介紹你朋友練的呢?
女士:我朋友的朋友。

(大紀元)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