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委主席江澤民的老底兒被這兩張圖片泄得精精光(多圖)
 
田恬
 
2003-2-27
 
【人民報消息】臺灣的《中國時報》2月23日引述大陸軍事網站的消息稱,在北京盛傳醞釀已久的新一輪裁軍即將開始,六大軍區遇到戰爭時轉變為「戰區司令部」,政變過的濟南軍區將被裁撤,改編為中央戰略總預備部隊。

也就是說無論仗打得多麼熱火朝天,和「戰略」方面的「預備」隊濟南軍區都沒有什麼關係,說痛快點兒,就是不讓他們摸到槍桿子,防止他們掉轉槍口對準軍委主席江澤民。

另一個重大調整是全軍的後勤系統,自從2002年12月26日至28日濟南軍區發生流血政變後,江澤民對後勤的重視就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政變需要武器,需要軍用物資,要是斷了這一切的來源,可想而知政變的難度有多大。

1月12日新華網「高層動態」欄發表了 《江澤民簽署命令 頒布施行解放軍武器裝備管理條例》,這篇文章說:「這部《條例》是在1990年中央軍委頒發的《中國人民解放軍武器裝備管理工作條例》基礎上,……需要重新制定」 ,重點是「強調武器裝備管理應當遵循「統一領導、統籌規劃、首長負責、分級管理」的原則。」

江更改了1990年頒布的解放軍武器裝備管理條例不能說明他手段高明,只能證明這是沒有自信和威望的江澤民的無奈之舉。

至於江澤民下令,在兩會期間,除駐守北京的部隊以外,所有的軍隊人員(包括武警)不得因私進入北京,就更暴露了江如驚弓之鳥的窘境,看似他手握的軍權很大,其實都是虛的空的。


下巴和雞蛋殼一樣光溜兒!
荊楚在線-楚天都市報2002年6月26日報導,湖北漢口寶豐路王先生的一盒雞蛋裡發現了幾個空雞蛋。據王先生介紹,這盒雞蛋是他的一位孝感朋友送的,一個月前炒菜時發現了一個,當時打破了,裡面沒有蛋黃和蛋清,只是在大頭部有一點很硬,當時沒在意就扔了。前幾天又發現了一個,就保留了下來了。

雞蛋是空的!這等怪事,就是百歲老人恐怕也沒聽說過。沒有蛋黃和蛋清只有雞蛋形狀的空殼能叫「雞蛋」嗎?看怎麼說了,擺在雞蛋盒子裡不拿不動,誰能不叫它「雞蛋」呢?只有動真格的,您拿起來要煎炒烹炸時才發現它不過是個擺設。

江澤民真幸運,當軍委主席十三年沒有碰上動槍動炮的戰爭,他最大的戰績是能給各國元首唱意大利名歌《我的太陽》,在法國突然拉著總統夫人的手跳舞,赴俄國硬勾住葉利欽的脖子耍嗲,到休斯頓能給老布什解悶兒,等等等等。難怪江澤民到了德國被贈送了一隻花瓶,原來老江和那個沒有蛋黃蛋清的空殼雞蛋一樣不過是個擺設。


後面的空雞蛋最高
更有趣的是,為了表示那是個空蛋,湖北記者拍攝了這張照片,一杯水裡放了兩個有蛋黃蛋清的貨真價實的雞蛋和一個既沒有蛋黃也沒有蛋清的濫竽充數的空蛋。空蛋腹中空空自然鋒芒畢露、「高高在上」,這和中共當今的政治局面和媒體報導不謀而合:誰最輕賤最弱智誰排在最上頭、走在最前頭!

2003年2月24日,《科技日報》的一個耐人尋味的消息更驚人,報導說前不久,濟南市新黃路12號、濟南新城汽車修理廠院內發現了一個形狀、大小極像花生的雞蛋!

報導說,發現花生蛋的是一個修理工的妻子名叫孫秀珍,住在修理廠院,而母雞是趙廠長家養的。據她講,當聽到母雞「咯嗒咯嗒」地叫,走過去就發現了這個「花生蛋」。大家都認為這只是偶然,誰知這隻母雞接著又下了一個同樣的「花生蛋」,接下來下的是兩個狀如鴿蛋的小雞蛋。記者發現「花生蛋」很輕,磕開看裡面只有蛋清。母雞長相沒有什麼不同,是去年春天買的小雞養的,今年第一次下蛋就下了個「花生蛋」。


占倆位子才有花生大!
雙黃雞蛋早就吃過見過了,但形狀、大小極像花生的雞蛋可是天下難尋,這不能不讓人聯想到江澤民十六大用霸王硬上弓的辦法留任了軍委主席,一人兼任黨的軍委主席和國家的軍委主席,這倆位子當然要連著了(花生形狀),不過雖然占據兩個位置,可是倆加起來還沒有一個正常的雞蛋大!

另外,江澤民沒有實權和威望,說話沒有重量,人賤言輕,所以「記者發現「花生蛋」很輕」;現在江澤民只是由幾個軍人(蛋清)撐著,他本人啥也不是,也就是說軍委主席應該有實權(是個雞蛋黃),可是「磕開看裡面只有蛋清」,實際上江澤民根本沒有實權,那麼江澤民在軍隊裡究竟有沒有自己人馬呢?報導說:兩個「狀如鴿蛋的小雞蛋」──只有兩個!慘!

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年凡是出現三條腿、六條腿的蛤蟆、兩頭三眼兩嘴豬、三條腿羊、一頭三眼四眼珠兩張嘴豬、七腿豬等等怪物時,媒體都有請專家分析,但這兩次空殼雞蛋卻沒見有任何專家做分析。

也許沒法兒分析,也許不敢分析,最好的辦法是把照片擺出來,讓大家根據中共政治的趨勢自己去分析判斷,再去檢驗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