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只是娛樂片嗎? (圖)
 
作者:胡平
 
2003-2-2
 
【人民報消息】
張藝謀執導的影片《英雄》上演,引發海內外一片責難。許多人發表文章,批評《英雄》歌頌暴政,取悅當局。為《英雄》辯護的人自然也有,耐人尋味的是,為《英雄》辯護者很少正面反駁批評者的論點論據。他們只是責怪批評者不該追究《英雄》的主題思想和政治傾向。

有人說,《英雄》是藝術片,不是政治片。我們看《英雄》,是為了獲得美的享受。 不錯,《英雄》是很美。可是,《英雄》的美,除開自然風光與武打功夫外,更多的表現為法西斯之美。《英雄》是極權主義美學的傑作:宏偉壯觀的大場面,整齊劃一的動作,高高在上的偉人和千千萬萬充當道具的群眾。在那裏,偉人是抽象的,被當作歷史規律的體現或集體意志的化身或人民利益的代表;群眾也是抽象的,無個性無面目,其存在的主要功用是烘托偉人及偉人代表的偉大事業。《英雄》的不少鏡頭,在美學上很容易使人聯想到當年納粹德國的名片《意志的凱旋》。

為《英雄》辯護者拒絕和回避針對故事主題的批評。他們反問批評者:《英雄》是部娛樂片,你們怎麼老批評它的什麼主題思想?

這句話剛好問倒了。你不應該用這話去反問批評者,你應該用這話去問導演:既然拍的是娛樂片,為什麼偏偏要選擇一部其主題思想會招致非議招致反感的劇本呢?

眾所周知,一般的娛樂片既然以取悅觀眾為原則,它總是力圖避免冒犯公眾的價值觀念,總是力圖讓各色人等皆大歡喜。這就是為什麼象《泰坦尼克》一類好萊塢娛樂大片能夠全球通吃的奧秘所在。我並不很欣賞《泰坦尼克》,我覺得在其中愛情故事喧賓奪主,比不上當年的《冰海沉船》。不過我必須承認,《泰坦尼克》中的這段愛情故事確實也容易讓人感動,起碼不會招人反感。畢竟,生死之戀總是人們共同珍視的一種價值。

《英雄》則不然。《英雄》不能不激起人們的反感。《英雄》宣揚的主題,既冒犯了傳統的儒家思想,又冒犯了現代的人權理念;不符合中國人的價值標準,也不符合洋人的價值標準。張藝謀如果事前沒想到《英雄》的主題會是對人們價值觀的挑釁,那是他無知;如果他明知故犯,那說明他要拍的並不是單純的娛樂片,而是「寓教於樂」片。

為《英雄》辯護者還說,《英雄》是商業片,圖的就是票房價值。這種辯護也有同樣的問題:商業片就商業片吧,拍什麼不行,為什麼偏偏選上《英雄》?好比一美貌少女,追求者如雲,她卻偏偏嫁給一位黑幫老大。她說她圖的是錢,可問題是,在眾多的追求者中,有錢人多的是,其中有的是正派,清白,社會地位高或廣受尊崇的,為什麼偏偏看上一個黑社會呢?

中國的武俠小說中,好作品多的是,絕大多數的主題都能投合大眾的價值標準,在細節上也不象《英雄》那般悖情逆理。如果選用別的武俠小說作劇本,憑著張藝謀的高超導技和眾明星的出色演出,再加上如詩如畫的景觀和巨額資金的投入,完全可以創造出同樣的或更高的票房價值。可是,張藝謀偏偏選中了《英雄》,這不能不讓人懷疑,除了金錢之外,導演是否還另有所圖。

如果你告訴我,不選拍《英雄》而改拍別的本子,中共當局雖然也能容忍,但不會鼎力相助;而沒有當局的鼎力相助,《英雄》不可能取得如此巨大的商業成功。倘若果真如此,張藝謀拍《英雄》取悅當局之說就落實了。

也有人說,《英雄》招來如潮倒彩,安知不是一種成功的行銷策略?我看不象。《英雄》沒能評上金象獎,估計也評不上奧斯卡,這就無助於提高票房價值。退一步講,用招人罵的方式招攬生意,其代價是自毀人格自毀形象,君子不為。

張藝謀拍過很多電影,不過,以後人們提起張藝謀,首先想到的會是這部《英雄》。

轉自觀察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