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瘾!治腰痛差点儿治成神经病(下)
 
2003-12-23
 
【人民报消息】(接上)

一年半前她来治腰痛时,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是因为她那修长的身材像是芭蕾舞演员,加上一头美丽的头发,她只来了一次,就没有音讯了。这次见到她,如果不是病历的提醒,我已经完全认不出她了,不仅体形变了,头发也像鸡窝一样乱七八糟,加上浓浓的化妆,她看上去老了至少十岁,眼袋也有了,两眼发出暗淡痴滞的光。

给她针完后,我就仔细地检查她的腰部。当我第一眼看到她的背部如莽蛇一样的花纹时大吃一惊,天哪,身体后背的三分之二的皮肤深一块浅一块的有规律排布着白色和棕色的图案。

“你被烫伤过吗?”我问。

“没有。”

“怎么皮肤会变成这种颜色呢?”

“不知道,”她又说,“刚开始是少部份皮肤,后来蔓延开来,才越来越大,现在要占据整个背部了。”

这时,我有想起过去曾经治过一例这种病案,这是一种很特殊的隐藏很深的要发又发不出来的带状疱疹,从腰脊椎开始,人一疲劳抵抗力弱就发作,平时一直躲在脊椎骨的神经系统里,这是一种很难根治的毛病。

它的特点也是疼痛难熬,想到这里,我才开始将这“迷魂阵”弄清楚了。噢,原来她的腰痛并不是临床常见的腰肌扭伤及腰间盘的病,而是由带状疱疹引起的神经系统的疾病。当然由于不对症就无法下对药,致使疾病越来越猖狂,到今天这个地步。

也就是从这天起,她的病情才开始有转机。当然戒药也与戒毒一样,非常痛苦。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今天不服药就算了的,身体内会起反应,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焦虑烦躁,疼痛难熬,没有一分钟可以静的下来。就这样,我教她呼吸、打坐,将自己捆在椅子上,用尽了一切招数就是不吃药。开始时,她非常怀疑,这种诊断的正确性,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医生提过。但二、三天下来,不吃药虽然疼痛,但她的头脑是清醒模馐妒敲靼椎模颐恳恍∈惫螅加型梢徊闫さ母芯酢>驼庋鲋芷谙吕矗├站尤幻挥谐砸涣V雇匆┗蛘蚓惨?p>我与她谈到锻炼身体,注意饮食,又专门讲了修炼之道,让她先到图书馆借书,看完了再继续讨论。到此刻我写这篇医案时,她还是我的病人,还在继续与病痛抗争,但至少她不再陷入那令人绝望的困境中了,眼下是怎样生活的正常和自我管理的问题了。

后来我有机会遇到了泰勒的医生,那位将她转到我这儿来的西医。他告诉我:“泰勒非常信任我,她以为我有所有关于她的腰痛的答案。由于她的信赖,促成我过强的自信心有些远离现实。我是想帮助她解脱这痛苦的困境,不断地增加剂量。从一方面我也知道是在害她,但是我自己也陷在这内疚中无法自拔,看到她因为不满意药的剂量而不愉快失望的面孔时,听到她半夜里痛的睡不着觉打我的呼机求救时,我也在受折磨……无奈中只有从这个药换到那个药,虽然也在尽我的能力,却将她一步步领到更难解脱的深渊……”

从这个医案中,读者您会看到从患者到医者的一个治疗心理过程,疾病的发展过程。这仅是一个现象,更深的一层理却是切莫贪一时的舒服,忽视了有得必有失的道理。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