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这两个字对江泽民的杀伤力
 
陆文思
 
2002-6-6
 
【人民报消息】江泽民一向不说真话,喜欢说假话,连谁是自己的爹都是造假来的,历史上它假话说得太多,多得俺都不想重复。它的不诚实教我对它的话一定要反过来听,它说最好那其实就是最糟糕,它说“紧密团结”其实是“严重分裂”,它说中国“市场潜力巨大”那就是“中国人民已经被榨干”,它说“讲正气”其实是“邪恶横流”,它说“讲政治”那就是“不择手段”,它说“98%法轮功被转化”那就是“镇压法轮功彻底失败”,它说对法轮功学员如“春风般的温暖”那就是“狼心狗肺凶恶狠毒”,它说文明的转化班那其实是“惨绝人寰的精神迫害”,它说“生命是可贵的”其实就是“草菅人命打死算白死”……

虽然江泽民天天说“我国正处在历史上最佳人权状况”,然而也是这个“最佳”才使它最怕,因为这个“最佳”其实就是最恐怖。它年年当选国际“人权恶棍”,名副其实!它明白,人民心里都燃烧着一把愤怒的火,它正坐在冒烟的火山口上!

江泽民太脆弱,太恐惧。十几年如一日地怕这个日子,怕到铭心刻骨,连“六四”这两个子也不敢听见。因为是它的一封告密信说学运将导致亡党亡国而促使老邓决定出兵血洗天安门,成千上万的义士尸骨成了江泽民爬上总书记的台阶。所以,江泽民年年恐惧这个日子。年年到了这个日子就如临大敌,坐卧不安。今年索性到国外“访问”躲避这个日子。

今年,据说江泽民的“三个代表”理论变成了旗帜和马列毛邓的旗帜平起平坐摆在了一起,据说党内外有“广大”的群众呼吁它“继续为党贡献下去”,据说六四已经不是话题了,民运也不再是人物了。显然形势对它极其有利。它应该在今年能够抛弃恐惧,公公开开地庆祝一番自己当年的英明果断决策。没有当年的密信,哪来今天的副部长中国第一巨富江太子?没有当年的密信,哪来今天怀抱孙子(辈)宋祖英笑看大剧院正在把地而起?没有当年的密信,哪来千亿元的超豪华五十年国庆大典上“龙凤呈祥”?没有当年的密信,哪来今天的“空军一号”俯视五千万下岗工人八亿贫困农民的“好日子”?有了当年的密信,多年的老宝贝“办公室密友”才能变成如今的女部长和女书记!有了当年的密信,才有今天儿子妹子侄子婊子共同“开发”国库的热火朝天局面。

然而江泽民还是无可救药地怕着,表现出来的仍然是一如既往的衰。虽然它跟美国高水平的记者表示六四与它无关,可是今年的大好形势竟丝毫无助于缓解它内心的恐惧。别说在大陆公开搞庆祝,这历史事件连提都不让提,连携带《六四真相》一书都得判刑,盗版此书要人头落地。你到人民日报的强国论坛或中国官方的其他论坛上去,就能试出“六四”这两个字对江泽民的杀伤力。

向来爱出风头,决不错过任何机会无所不露的戏子江泽民,在自己的统治地盘上不能庆祝十三年前的伟大胜利,这真是中国历史上从未没有过的最大的讽刺。

这世界还有江泽民控制不住的地方,它没有能够掐住所有人喉咙的能力,无法控制所有声音,这就是江泽民心里最害怕的事情,也是它惶惶不可终日的原因。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