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這兩個字對江澤民的殺傷力
 
陸文思
 
2002-6-6
 
【人民報消息】江澤民一向不說真話,喜歡說假話,連誰是自己的爹都是造假來的,歷史上它假話說得太多,多得俺都不想重覆。它的不誠實教我對它的話一定要反過來聽,它說最好那其實就是最糟糕,它說「緊密團結」其實是「嚴重分裂」,它說中國「市場潛力巨大」那就是「中國人民已經被榨乾」,它說「講正氣」其實是「邪惡橫流」,它說「講政治」那就是「不擇手段」,它說「98%法輪功被轉化」那就是「鎮壓法輪功徹底失敗」,它說對法輪功學員如「春風般的溫暖」那就是「狼心狗肺兇惡狠毒」,它說文明的轉化班那其實是「慘絕人寰的精神迫害」,它說「生命是可貴的」其實就是「草菅人命打死算白死」……

雖然江澤民天天說「我國正處在歷史上最佳人權狀況」,然而也是這個「最佳」才使它最怕,因為這個「最佳」其實就是最恐怖。它年年當選國際「人權惡棍」,名副其實!它明白,人民心裡都燃燒著一把憤怒的火,它正坐在冒煙的火山口上!

江澤民太脆弱,太恐懼。十幾年如一日地怕這個日子,怕到銘心刻骨,連「六四」這兩個子也不敢聽見。因為是它的一封告密信說學運將導致亡黨亡國而促使老鄧決定出兵血洗天安門,成千上萬的義士屍骨成了江澤民爬上總書記的臺階。所以,江澤民年年恐懼這個日子。年年到了這個日子就如臨大敵,坐臥不安。今年索性到國外「訪問」躲避這個日子。

今年,據說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理論變成了旗幟和馬列毛鄧的旗幟平起平坐擺在了一起,據說黨內外有「廣大」的群眾呼籲它「繼續為黨貢獻下去」,據說六四已經不是話題了,民運也不再是人物了。顯然形勢對它極其有利。它應該在今年能夠拋棄恐懼,公公開開地慶祝一番自己當年的英明果斷決策。沒有當年的密信,哪來今天的副部長中國第一巨富江太子?沒有當年的密信,哪來今天懷抱孫子(輩)宋祖英笑看大劇院正在把地而起?沒有當年的密信,哪來千億元的超豪華五十年國慶大典上「龍鳳呈祥」?沒有當年的密信,哪來今天的「空軍一號」俯視五千萬下崗工人八億貧困農民的「好日子」?有了當年的密信,多年的老寶貝「辦公室密友」才能變成如今的女部長和女書記!有了當年的密信,才有今天兒子妹子侄子婊子共同「開發」國庫的熱火朝天局面。

然而江澤民還是無可救藥地怕著,表現出來的仍然是一如既往的衰。雖然它跟美國高水平的記者表示六四與它無關,可是今年的大好形勢竟絲毫無助於緩解它內心的恐懼。別說在大陸公開搞慶祝,這歷史事件連提都不讓提,連攜帶《六四真相》一書都得判刑,盜版此書要人頭落地。你到人民日報的強國論壇或中國官方的其他論壇上去,就能試出「六四」這兩個字對江澤民的殺傷力。

向來愛出風頭,決不錯過任何機會無所不露的戲子江澤民,在自己的統治地盤上不能慶祝十三年前的偉大勝利,這真是中國歷史上從未沒有過的最大的諷刺。

這世界還有江澤民控制不住的地方,它沒有能夠掐住所有人喉嚨的能力,無法控制所有聲音,這就是江澤民心裡最害怕的事情,也是它惶惶不可終日的原因。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